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让司机掉头,并且以最快速度开往陆氏。

    安娜跟刘强都等在门口,看到她下了车,匆忙迎了上来。

    “究竟怎么回事?”林浅浅沉着冷静,“是否通知了陆总?”

    安娜看到林浅浅穿着一身运动服,愣了下,并没有很快速的回答林浅浅的问题。

    林浅浅神色严肃,目光沉沉的看她眼,“你在恍神?”

    安娜快速收回神思,简单扼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原来陆氏的一个珠宝工厂工人因为不满福利待遇,集体罢工了。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这件事从陆氏成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虽然有几次福利改革,可是都是站在工人们的立场进行的修改,并不会出现罢工事件。

    很明显,这事有什么人在从中挑唆。

    林浅浅冷静的分析了所有之后,对安娜和刘强说道:“你们跟我先去工厂,安娜你继续给陆总打电话,一直到他接电话为止。”

    她此时对陆宸十分失望,以前不管他的花边新闻传的多么凶猛,他都会准时去陆氏,兢兢业业,始终保持着沉着冷静。

    但是,仅仅因为刚刚在车上发生了一点点的不快,他竟然连电话都不接了。

    幼稚!无聊!

    上了车之后,她脸色异常肃凛,脑子快速转动,想着应该如何安抚工人,解决麻烦。

    “还不接?”林浅浅从后视镜看了眼安娜,安娜一脸难色的摇了下头。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有那么一刻,真的很想索性她也不管了,可是想到视她如亲人的奶奶,她不能!

    车子即将驶入工厂,刘强提醒她,“林总,刚刚电话里,厂长说事态好像很严重,您真的要下去?”

    林浅浅皱眉,“既然来了,自然要下去看看的。”说着,她开了车门下车。

    形势真的很紧张,工人们听说她来了,呼啦啦的冲出来,将她围拢。

    林浅浅心里咯噔一下,一点儿也不明白这些工人究竟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以至于会如此的愤怒。

    “林总,我们不同意修改福利!”一个工人一脸的愤怒,应该是这些工人中的领头,盯着林浅浅的目光恨不能可以将林浅浅撕碎了。

    紧跟着,所有的工人都握拳振臂高呼,“我们不同意修改福利!”

    林浅浅目光平静的看向众人,扬手,“大家听我说。”

    领头的工人见众人气势渐渐弱了下去,又继续说道:“听什么听?陆氏现在做大了,就拿我们这些累死累活的工人不当回事了,对不对?修改福利,所有的都是为你们考虑,你们竟然还说是站在工人的立场,你们当我们是三岁的小孩儿吗?”

    经他这样一番挑唆,原本已经静下来的众人,又开始跟着闹腾起来。

    林浅浅目光锐利的盯着领头那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被她那种目光盯着,心里一骇,他快速稳下神思,“林总不用管我叫什么名字,也不要觉得我这是在从中故意挑唆,这是事实!”

    厂长听到吵嚷声,快速挤入人群,“王德仁,你不要再继续闹下去了,新福利究竟哪里不好?”

    王德仁瞪着厂长,“你就是陆氏的一条狗,当然会为陆氏说话了,可是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你让我们怎么办?接受新福利的话,如果哪天手头慢了,那不是一个月都要喝西北风吗?”

    林浅浅挑了下眉尾,刚刚她还在想应该怎么安抚住所有工人的情绪,现在她已经想到了对策,所谓擒贼先擒王,王德仁就是这群人中的主心骨。

    她若是想要平息这件事,就必须拿王德仁开刀!

    如此想着,她目光平静的看向王德仁,“王德仁,三个数,如果你还一直这样说个不停,从中激化矛盾的话,安娜……”林浅浅看向安娜,“报警。”

    王德仁脸色骤然一变,抿了下嘴角,眼睛快速转动着。

    林浅浅见震慑住了王德仁,又看到不远处有一处高台,大步走过去,双手一撑,上了高台。

    “大家听我说,陆氏创建三十年,也有过数次福利改革,每次都会听到大家的抱怨,但是,你们拍着良心问问自己,每一次福利改革之后,你们的薪水是不是比之前有所提高?”林浅浅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众人喊话。

    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王德仁神色骤然变得很难看,他想要继续煽风点火,可是对上林浅浅那充满警告意味的目光,便是犹豫了。

    “可是,林总,这次福利改革,真的一点儿都没有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有人大声提出质疑。

    “对啊,什么多劳多得,你也知道陆氏珠宝讲究的是高端精品,不是别的工厂的那种大批量生产,这种情况下,我们一个月也生产不出几样珠宝,而且每一道工序也都不一样,如果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我们这些人岂不是都要受到影响?”又有人附和着。

    ……

    林浅浅很有耐心的听着工人们提出的质疑,“你们所说的这些,我会耐心的解释给你们听。”

    众人见林浅浅态度真诚,便也没有过多的难为她。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这个福利虽然看似不尽人意,可是正是站在你们的立场上提出来的。

    不管是哪一个环节,我们的工人都是固定的,而考勤制度也是针对每个环节单独设定的,绝对不会出现因为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而致使另一个环节的工人受累的情况。

    即便你们不相信我,不相信陆总,总应该相信老董事长吧?”

    人群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四五百米远的位置,一个英俊的男人手里拿着高倍望远镜,看到林浅浅站在高台之上,已经成功安抚了工人们的情绪,眉头一点点拧紧。

    “浅浅,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竟然如此的美丽动人,如此的让我意外!”他翘着嘴角,兀自呢喃,之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王德仁的电话。

    王德仁的手机震动了三下,之后停歇,他大声说道:“不要相信她说的话,她就是个不受宠的正宫娘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