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没有想到刚刚安抚下来的工人情绪竟然又因为王德仁的这句话而躁动起来,而更让她难堪的是,王德仁的那句话。

    她脸色一点点的变得惨白,喉间如同哽咽着什么东西,感觉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远处,男子目光中快速漫上一抹歉意,“浅浅,很快我就会带你脱离水深火热。”

    刘强也没有想到王德仁竟然会拿林浅浅不受宠这件事来说事,一个不受宠的正宫娘娘说的话,等于空话。

    他冲安娜递了个眼色,安娜也是一脸焦急,终于……

    她眉间涌上一股喜色,陆宸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嘈杂声顺着听筒灌入耳中,陆宸原本稍许平静的心情又开始乱了起来,他语气不耐,“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娜还没有开口,林浅浅终于压下了心头的那种酸苦,大声说道:“我的确是个不受宠的正宫娘娘,可是却是陆总明媒正娶的陆太太,我手里还有陆氏5%的股份,不管如何,如我刚刚说的,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不相信陆总,但请相信老董事长!”

    陆宸眉头一拧,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娜去了一旁,跟他简单说了一下发生了什么,话还没有说完,陆宸便挂断了电话,车速飞快的向着工厂驶去。

    人群中渐渐分化成了两派,一派认为林浅浅态度真诚,而且这几次福利改革的确使他们获利很大,相信这一次应该也会如此。

    另外一派认为林浅浅不过就是在空口说白话,不管她说的多么好听,也不管她手里是否握有陆氏5%的股份,终究她不是他们,所以,就算她说的天花乱坠,也只是在敷衍他们。

    林浅浅扯着嗓子说话,感觉喉间如同烧了一把火,王德仁在中间不忘添油加醋,纵然林浅浅已经示意安娜打电话报警,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在等待警察来的这段时间,两派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而那些如同苍蝇一般的记者也不知道从何处得到了消息,竟然一股脑的都冲了上来。

    镜头对准了这混乱的一幕,林浅浅越发焦急,如果这样的新闻被报道出去,肯定会影响陆氏形象,一旦形象被抹黑,再想要重新树立起来,很难。

    争执中,厂长被推倒,额角撞破,安娜的高跟鞋被踩掉一只,刘强也没有好到哪里,眼镜被碰掉在地上。

    林浅浅一面要保持冷静,让记者们不要乱拍,一面又要想办法怎么安抚这些情绪激动的工人,真的是精疲力竭。

    王德仁成功激化了矛盾,舒了口气,慢慢退出人群。

    林浅浅发现王德仁想要逃跑,赶忙追上去,王德仁被她抓住了袖子,恼羞成怒,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他以为自己可以成功逃脱,可是双腿被林浅浅用力抱住,他死死瞪着她,“林总,你还是放开比较好,别等着我若是伤了你,会有人怪罪我。”

    林浅浅心下一凛,“什么人?”

    王德仁发现自己说溜了嘴,越发狠命的挣着。

    林浅浅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绝对不能让王德仁跑了,抓住了他,那么就可以知道后边指使他的是什么人。

    王德仁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这么执拗,无论他怎么挣脱,她双手都死死的抱着他的腿。

    “你快点儿放开!”王德仁握着手里的手机向着林浅浅的后脑用力击去。

    远处,男子的脸色骤然一变,赶忙拨出王德仁的号码。

    手机响起,王德仁面色一变。

    林浅浅直觉这个电话一定跟身后的那个指使者有关,猛地站起来,去抢王德仁手中的手机。

    王德仁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林浅浅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嘴里也有腥甜漫上。

    可是她就是一个认准了,就不会放弃的人。

    王德仁发现她是铁了心的要抢手机了,将手机摔在地上,林浅浅想要伸手去抢,王德仁正好抬脚想要踩碎手机,于是那只脚重重落在林浅浅的手上。

    “啊!”林浅浅只觉得手指关节好像要断了,她嘶声尖叫,那声音异常凄厉。

    正好陆宸开了车门下车,声音刺入耳膜,他看到纤瘦的女人趴在地上,去抢一只手机,手被男人的脚用力踩着……

    他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猛地冲上去,脑子如同当机一般,唯有一个念头,狠狠的教训这个敢欺辱林浅浅的人。

    一拳重重落在王德仁的脸上,王德仁生生受了他这一拳,直接跌在地上,陆宸看了眼林浅浅,冲上去,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林浅浅手很疼,可是她看着只是屏幕被摔碎的手机,脸上竟然漫上笑容。

    王德仁被陆宸狠狠修理,瘫在地上,陆宸一脸凶狠,双眸猩红,如同愤怒的猛兽,大步向着林浅浅走来,当他看到林浅浅那血淋淋的混着泥污的手背,心狠狠的揪痛在一起。

    林浅浅冲他笑笑,声音虚弱沙哑,“这个……应该能找到背后指使的那个人。”

    陆宸脸色铁青一片,就那么满是责备的死死盯着她。

    这个傻女人,就算这里边真的有背后指使的那个人的电话,可既然对方隐在暗处,那么又怎么可能会留着把柄让他们追查?

    林浅浅心里一骇,来不及她去想他究竟为什么而愤怒,警车呼啸着赶来。

    警察介入,镇压暴怒的工人们,很快一切便安静了下来,记者们手中的镜头赶忙落向陆宸跟林浅浅。

    刘强终于找到了已经被踩碎的眼镜,胡乱的戴上,对警察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林浅浅忍着痛意想要上前去请求记者不要乱报道,但是刚刚爬起来,双脚便突然悬空,整个人被陆宸打横抱起,径直向着他的路虎走去。

    林浅浅有些恍神,“如果不解释清楚,那些记者……”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陆宸阴沉着一张脸沉声呵斥:“闭嘴。”

    她咬唇,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些记者。

    陆宸也觉得自己刚刚的态度可能有点儿过了,“刘强跟安娜不是摆设。”

    “可……”林浅浅刚要张嘴,人便被他塞进了车里,跟着陆宸上车后,查了一下导航,找了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