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8章 我们试着相处吧
    大夫帮林浅浅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虽然很疼,可是应该没有伤及骨头。

    陆宸闻言,脸色彻底沉了下去,“什么叫做应该?开个片子。”

    他就不应该挑这么个破医院,这大夫根本就是个蒙古大夫。

    大夫脸上有点儿不自然,“这位先生,这位小姐的手……”

    陆宸眼睛危险的一眯,什么叫先生,什么叫小姐?那明明是他老婆!

    “快点儿开片子,如果我老婆的这只手废了,我平了你这医院!”他恶狠狠的瞪着大夫,一双眸中满是杀意。

    大夫只将他这凶狠当成是因为紧张过度,开了片子,林浅浅就要走着去X光室,陆宸再次将她抱起。

    照过片子,林浅浅的手的确没有伤到骨头,陆宸稍稍舒了口气,莫名的紧张和担忧也跟着散去。

    他带着她去了楼下门诊,护士看着她这手,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已经尽量轻一点儿了,但因为伤口里混着泥污,必须清理干净,所以当双氧水接触到伤口的时候,林浅浅还是不由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陆宸在一边看着她这样,突然就想起之前她脚受伤时那隐忍痛苦的样子。

    手握住她那只完好的手,很用力,想要像小时候那样告诉她有他在,别怕,可是喉间如同堵着一块棉花,试了几次,愣是一个音儿没发出来。

    林浅浅有些怔忪,目光在他的手上停留了一瞬。

    护士帮她包扎好之后,嘱咐了不可以碰水,要记得换药,之后,陆宸抱着林浅浅就要离开。

    他突然的柔情让林浅浅很不安,她看着他,目光有些恍惚,最后想了想,淡声说道:“不要你抱。”

    陆宸心里的火气登时就烧了起来,冷梆梆的甩了四个字,“不知好歹!”

    林浅浅抿唇,虽然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都让她心若刀绞,可这样能让她觉得少许安心。

    陆宸大步走出诊室,见她久久都没有跟上来,不禁顿下脚步,回眸看去,她正皱着眉头,蹒跚着向门口走去,每走出一步,就好像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正想冷嘲热讽几句,诸如什么装病美人云云,可是他浑然就想起她之前脚被玻璃碎片扎伤。

    匆匆进了诊室,将她抱起,“护士,麻烦你帮她给脚换下药。”

    护士愣了下,这手上受了伤,难不成脚上也有伤?

    陆宸见护士懵在那里,心里升起一丝不耐,匆忙帮林浅浅脱下一只鞋。

    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脱下的是林浅浅那只没有受伤的脚的鞋子。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不管他有没有记错,总之,他还记得她的脚上有伤。

    陆宸有些尴尬的皱眉,帮她脱下另外一只鞋。

    运动鞋里,已经被鲜血染红,他真的很生气,很想说不过就是一个闺蜜,又不能当饭吃,你逞能去机场接什么机,可他看着那沾着血的鞋袜,这些话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护士倒吸了口气,帮林浅浅重新包扎了一下脚,对陆宸说道:“一定要注意营养,没事不要随便下来走动,也不要穿着这样的运动鞋,会滋生细菌,容易感染。还有,要记得换药。”

    陆宸一一记下,看着她仍然红肿的脸颊,心揪痛的难受。

    林浅浅被陆宸抱着上了车,刘强打来电话,带头闹事的王德仁已经被警察带走,手机警察也拿去技术科调取电话号码,工人们的情绪也已经安抚住。至于记者,大部分已经同意不将这件事报道出去,但也不敢完全肯定是否有人还会报道出去。

    陆宸很冷静的听着刘强的回禀,“帮我承办一次慈善宴会,消息尽早公布出去。”

    林浅浅的担忧彻底散去,不管工人罢工这件事是否会被报道出去,慈善宴会可以很好的维护陆氏的形象,陆宸不愧是陆宸。

    陆宸发现林浅浅正在看他,挑了下眉,“你是不是个傻子?”

    林浅浅呼吸一滞,他每次跟她说话要么恶言恶语,要么冷嘲热讽,没有一次跟她好好说话。

    抬手揉了揉额角,“我不认为我傻,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

    陆宸皱了下眉,不阴不阳的说道:“难怪这么多年,你能把陆太太的身份扮演的这么好。”

    林浅浅的表情一点点变得僵硬,她看着他,久久,嘴巴张了张,“是啊,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陆宸在心里低咒了一句,特么的他都已经准备听从裴若离的建议了,还这么损她干什么?

    “林浅浅。”

    只是刚开口唤出这个名字,她便淡笑着说道:“你不必多说,我有自知之明。”

    这是什么话!

    陆宸真的想要撬开林浅浅的脑袋,看看她此刻究竟想了什么,明明心里是酸苦的,却总要维持着这种风轻云淡,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影后吗?

    林浅浅感受到他的愤怒,目光落到车窗外。

    “我们试着相处吧。”陆宸突然说道。

    林浅浅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的回眸看着他,一双美眸瞪得很大。

    陆宸抿着嘴角,她此刻不应该心花怒放吗?一直不受宠的妻子突然听到老公这么说,可她这是什么表情?

    “你没听到?耳朵聋了?”陆宸又是习惯性的冷嘲热讽。

    林浅浅看着他,忽然就笑出了声,那笑透着自嘲,透着悲凉,还有一种是陆宸看不分明的情绪。

    “陆宸,今天不是愚人节,而且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一件事,如今应该想着怎么处理解决工厂的事情,真的不适合开玩笑。”林浅浅笑容淡淡的提醒。

    陆宸眼眸一眯,眉头也皱的越发的深,“林浅浅,你特么的真的脑子有病!”

    林浅浅眼神涣散了一下,她的确有病,否则的话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听着他的冷嘲热讽,为陆氏做牛做马?

    “对,我的确应该回去好好检查一下脑子是不是真的病了。”林浅浅冲他弯了弯唇,看上去好像是在跟他开玩笑,可是她自己知道,那不过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嘲罢了。

    陆宸猛地握住了她的双肩,“林浅浅,你特么的给我听好了,我说,我们试着相处吧!你到底同不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