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朱丽叶先将行李箱放到车里,接着重新返回,扶着林浅浅下楼。

    这时候,一个女佣模样的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两人同时一怔,“你是?”

    女人垂首说道:“我叫刘萍,是陆先生叫我过来的。”

    林浅浅皱了下眉,这时候,手机响起,她看了眼,竟然是陆宸。

    “林浅浅,女佣应该到了吧?”陆宸到了陆氏后,担心朱丽叶那大大咧咧的性子照顾不好林浅浅,于是让刘强帮他去劳务市场找个女佣。

    老宅那边,他不想调人过来,唯怕自己妈唠叨个不停。

    刘强或许被扣了奖金,急于表现自己,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陆总,用这款APP,租房,找家政,找工作什么都行。”

    陆宸对这些还觉得很陌生,他挑了下眉,“你看着找一个,最好能够现在就立即过去的。”

    刘强速度很快,发布了找女佣的帖子之后,很快就有人联系了他,陆宸看着女佣的资料,觉得还挺靠谱,于是告诉了刘萍地址。

    林浅浅轻“嗯”了声,“不过,我不需要。”

    陆宸用力攥紧手机,林浅浅这个女人简直太讨厌了,好心好意竟然也能被她当成驴肝肺!

    “我不管,反正人我已经派过去了,会好好照顾你,每隔一个小时,会跟我报告你的情况。”陆宸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林浅浅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愣了一下,感觉自己此刻就跟坐牢差不多。

    反复深呼吸,她看向刘萍,“你走吧。”

    刘萍怔了一下,“可是……”

    林浅浅以为她是觉得白来一趟,赶忙让朱丽叶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刘萍。

    刘萍推拒着不要,林浅浅脸色蓦地一沉,“你若是不拿着,我也不可能再多给你了,我这里真的用不了你,走吧。”

    刘萍捏着钱,“那我就走了,太太。”

    林浅浅吁了口气,对朱丽叶说道:“我们走吧。”

    刘萍离开后,越发觉得拿着这些钱有点儿受之有愧,看到林浅浅上了车,离开了别墅,她赶忙给陆宸的办公室打了通电话。

    听说林浅浅辞退了刘萍,并且还坐车离开,陆宸心下漫上一抹不悦,这该死的女人让她好好休息,她竟然还敢乱跑!

    “你先在别墅外面等着。”陆宸沉声说完,直接拿着车钥匙离开。

    “刘强,帮我定位一下林浅浅的车子。”陆宸上车后,吩咐刘强。

    刘强觉得自己老板最近有点儿怪,似乎对自己太太上了点儿心,“好的,陆总。”

    很快陆宸便拿到了林浅浅的定位,他皱了下眉,似乎是一处老住宅区,她不去逛街,跑到这里干什么?

    朱丽叶扶着她上楼,林浅浅环视了一圈,很满意的点了下头,朱丽叶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你真的要搬出别墅?”

    林浅浅正站在阳台上,闻言,回眸看她眼,“这里的风景还真的不错。”

    朱丽叶知道她这就是在故意避开话题,也让她越发肯定昨晚她与陆宸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林浅浅感觉此刻的空气无比的清新,她展开双臂,深吸了口,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一刻起,她不用再守着那个别墅,陪伴着她的只有自己孤独的影子,不用再揣测着陆宸的心思。

    陆宸将车停下,抬头打量了一下这栋老旧的楼房,正好就看到女人嘴角微勾,站在阳台上,展开双臂深呼吸。

    林浅浅睁开了眼睛,突然对上陆宸那张英俊的脸,虽然彼此隔着很远,可是她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那是陆宸。

    但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朱丽叶连续跟她说了好几句话都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不禁疑惑,走到阳台上向下看了眼,并没有看到什么,“浅浅,你究竟怎么了?”

    这时候,对门的房门被拍的砰砰响,朱丽叶狐疑的就要去开门看看,林浅浅脸色蓦然一变,“不要去。”

    朱丽叶只觉得奇怪,正想要开口问问,却听到陆宸气急败坏的声音,“林浅浅,你特么的快点儿开门!跑到这里来私会哪个奸夫?”

    话,说的很难听。

    朱丽叶的暴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她不顾林浅浅的劝阻,开了房门就开始骂了起来,“陆宸,你凭什么这么说浅浅?”

    陆宸挑了下眉尾,原来敲错门了。他铁青着脸拨开朱丽叶直接就进了房间,看到林浅浅还站在阳台上,皱眉,“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林浅浅声音平静的说道:“这里是我的住所,不欢迎你。”

    陆宸微诧了一下,“你说什么?”

    林浅浅看向朱丽叶,“叶子,麻烦你帮我送送他。”

    陆宸一张脸彻底沉了下来,“林浅浅,三个数,你如果乖乖跟我回去,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陆宸,你难道听不懂我说的话吗?这里是我的住所,不欢迎你,请你立即出去。”

    确定了林浅浅不是说着玩的,陆宸呼吸沉了沉,“林浅浅,你这是准备跟我闹分居吗?”

    林浅浅皱了下眉,三年之中,他们跟分居有什么区别吗?

    见她抿着唇不发一语,他抓着她的手腕准备离开,正好碰到的是林浅浅那只受伤的手。

    “嘶——”

    林浅浅痛苦的皱眉,陆宸忽然就有些心疼她,松开了手。

    “陆宸,你能不能不要闹了?”林浅浅说的有气无力,“我不管你跟我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我都不稀罕。”

    陆宸眸光乍然一沉,“你说什么?”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别墅是你名下的产业,但这里不是,所以,请你立即离开,如果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林浅浅,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陆宸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这么不识抬举,“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究竟跟不跟我走?”

    林浅浅目光平静,“不走。”甩了话,她直接向着主卧走去。

    陆宸眼睛眯了一下,“好,林浅浅,算你厉害。”

    林浅浅脚步一顿,论及厉害,他才是那个最厉害的人,让她爱到骨髓,却也痛彻心扉。

    “慢走,不送。”林浅浅回眸笑望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