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帮林浅浅擦着腿的时候,目光落到她小腿的那道浅浅的疤痕上,动作顿了一下,这还是小时候他非要骑车带着她,害她摔倒时弄的。

    似乎他们之间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一起骑车,一起爬树,他也会为了她对别的男生挥拳头……但他似乎已经将这些美好的回忆如同丢掉垃圾一般丢到了一旁。

    林浅浅从镜子里看到他正盯着她的小腿看,抿了下唇,“安娜说有办法可以除掉这个疤,但是我迟迟没有去。”

    有些人,有些事,一辈子会镌刻在心头,时间长了,那也是一个疤,不过却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陆宸只觉得喉间如同闷堵着什么东西,上不去下不来,他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了下那道疤痕。

    林浅浅浑身颤抖了一下。

    “还疼吗?”他轻声问。

    “一开始的确很疼,不过现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会疼?”

    只是每每看到这个疤,心会疼罢了。

    陆宸先是帮她重新换了药,包扎,之后拿着干毛巾以及吹风帮她擦着头发,林浅浅靠在他的怀中,看着梳妆镜里的男人跟女人。

    她幻想了无数次,男人可以帮她温柔的擦着头发的情景此时如此真实的出现在眼前,她翘了一下嘴角。

    陆宸从小就知道林浅浅有一头漂亮的长发,如同黑色的瀑布,小时候他就总喜欢去揪她的辫子,每每都会换来她的追打。

    但是,那时候她跑不过他,所以,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他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想起很多久远的回忆,只是回忆起来觉得很开心。

    终于擦干了她这一头长发,他淡声说道:“睡觉。”

    林浅浅贴着床边,陆宸看着她的背影,以及中间隔着的极宽的距离,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怒意,绷着嘴角,“我有传染病吗?”

    林浅浅怔了一下,回眸看他眼。

    陆宸一脸不耐,直接将她拽到自己怀中,她的鼻尖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微酸,可是很快就被心跳淹没。

    她大气不敢出,只闭紧双眼。

    陆宸低眉看她眼,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很快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林浅浅眯着眼睛看着他,觉得他好像真的睡了,抬手轻轻的触碰着他长长的睫毛。

    陆宸其实是在装睡,发现林浅浅不但偷偷的看着他,并且还伸手在他的睫毛上轻轻触碰,嘴角轻轻勾了一下。

    林浅浅无意间捕捉到他嘴角的那抹笑容,怔了下,难道他没有睡?!

    陆宸倏然睁开了眼睛,“亲爱的老婆,你还不睡是想要我跟你来点儿什么吗?”

    林浅浅脸颊一阵烧烫,赶忙闭紧双眼,一动也不敢动,陆宸凝着她,突然在她唇上快速碰了一下。

    自从那天他无意间品尝过她的唇,他就难忘那种柔软的宛若棉花糖一般的感觉。

    林浅浅呼吸一滞,心先是停跳了一下,紧跟着飞速跳动好像随时会跳出胸腔。

    以为陆宸还会戏耍她,不想陆宸只是将她往怀中带了带,闭上了眼睛。

    好久,林浅浅都没有一点儿睡意,她总是觉得最近的一切太不真实,直到天边泛白,她才迷糊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陆宸早已经不在,她摸着身边尚能感觉到的余温,鬼使神差的躺在陆宸昨晚趟过的地方,脸贴着他枕过的枕头,感受着他曾经存在过的气息。

    手机响起,她拿过,陆宸告诉她临时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差,等他回来,希望能够得到答案。

    林浅浅看着手机,眼神有些涣散。

    门锁转动声传来,林浅浅倏然收回神思,如同做贼一般将手机塞到枕头下,看向走进来的朱丽叶。

    朱丽叶重重叹了口气,昨天被突然叫回到旅行社,累成了狗,来这里的这一路,她想了N多理由劝林浅浅搬离这里,可是每一个似乎都不可信。

    “浅浅,亲爱的,今天可能要委屈你了。”朱丽叶坐到床上,一脸的抱歉。

    林浅浅颦眉。

    她深吸了口气,“我同学突然要卖房子,昨天签了卖房合同,所以今天你先搬到我那儿吧,委屈你了。”

    “买房子的是陆宸。”

    朱丽叶嘴巴张得很大,“你……你说什么?”

    林浅浅冲她笑笑,目光落到自己的手脚上,“叶子,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陆宸在我心中占据的是什么地位吧?”

    朱丽叶眉头皱紧了几分。

    “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我跟他试试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林浅浅想着昨晚他拥着自己沉沉睡去的一幕,嘴角微微勾起。

    朱丽叶用力握紧她的手,“浅浅,你难道忘记了他这些年是怎么对待你的吗?可以对你这般无情的男人,你真的能够忘记一切跟他好好相处吗?”

    林浅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咬着唇。

    “浅浅,你别傻了,陆宸那种男人,说不定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我敢说,如果你将一切都给了他,他不会珍惜,而你肯定会更加的生不如死!”

    林浅浅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良久,她一眨不眨的看着朱丽叶,“我会好好考虑的,你别担心我。”

    朱丽叶吁了口气,“我给你带来了生煎包,昨天突然被社长叫回去,简直累死……”

    林浅浅笑望着她,去刷牙洗脸,当她走进卫浴间的时候,陆宸帮她仔细体贴的擦着身子的一幕快速闪过脑海,之后她突然想起凉水兜头浇下的时候,她完全是不假思索的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浅浅,你在想什么?”朱丽叶靠着门框。

    林浅浅对着镜子扯了下嘴角,“没想什么。”

    “你老实交代,昨天晚上陆宸是不是睡在这里?”

    林浅浅眼底快速闪过一抹慌色,“你胡说什么。”

    朱丽叶捏着一根短发,“你私生活很检点,除了陆宸,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男人能够留宿在这里。”

    林浅浅没好气的抢过那根短发,真心觉得朱丽叶可以去当侦探了。

    “他昨晚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朱丽叶脸上没有八卦,只有担忧。

    “没有。”

    “不对,他肯定做了什么扰乱你心神的事情。”朱丽叶说的很肯定,“你快点儿告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