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紧紧抿着唇,“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要的是什么。”

    朱丽叶握住她的双臂,“浅浅,不要陆宸喊你一声‘老婆’,说几句煽情的话,你就忘记了一切,你是骄傲的公主,不是任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高级妓女。”

    “在你眼里,如果我跟陆宸有什么,就是高级妓女吗?”林浅浅蓦地瞪大了眼睛,有些难堪。

    朱丽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道:“浅浅,你千万别多想,我只是……”

    林浅浅情绪有些激动,“是不是在别人的眼中也这样看待我?”

    “都是我这张嘴没把门,你别伤心,是我错了,要不你打我一顿,骂我一顿。”朱丽叶快要急哭了。

    林浅浅摇头,“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朱丽叶懊恼无比,什么话不好说,非要说的那么严重!她使劲儿拍了几下自己这欠欠的嘴巴。

    林浅浅坐在马桶上,仔细回忆着她与陆宸这些年的一幕幕,从奶奶将她第一次带到陆家,之后两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再之后是这三年的,这几天的……

    她靠在墙壁上,奶奶,我应该怎么做?

    依稀听到手机铃声,自从去了陆氏,林浅浅对手机铃声异常敏感,她快速开了卫浴间的门,朱丽叶看到她出来了,吁了口气,挂断了手机。

    林浅浅有些嗔怪的看她眼,“以后别再这样了。”

    朱丽叶努努嘴,“不是怕你伤心吗?”

    话音堪堪落下,手机铃声再度没命的响起,林浅浅板下脸,“还想要故伎重施?”

    朱丽叶摇头,“不是我。”

    林浅浅皱眉,快速拿过手机,是安娜。

    与陆氏有重要合作的一个合作商打来电话,想要见见陆宸,可是陆宸已经上了飞机去了外地。

    林浅浅沉着冷静,“你约好时间以后,直接过去吧。”

    朱丽叶开车送林浅浅去了见面的云海酒店。

    安娜看到她走路还有些不利索,一脸关切,“林总,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林浅浅只是冲她弯了下嘴角,“只是小伤。”

    两人走进去,到了包间门口,一个英俊的男人冲林浅浅颔首,“您是林总?”

    林浅浅点了下头,“这位是我的助理。”

    男人笑容浅浅,“麻烦您的助理先在外面等候一下。”

    安娜一脸不悦,“你什么意思?”

    “我们总裁有几句话要单独跟林总说。”男人依旧面带微笑,可是态度坚决。

    林浅浅皱了下眉,冷声道:“看样子,你们总裁真正想要见的并不是陆总。”

    男人淡淡一笑。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开门走了进去。

    窗口处,站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背影有些熟悉,林浅浅一时想不起来,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处,面上一片平静,但是心里却是升起了戒备。

    “你是?”林浅浅淡声问。

    男人慢慢转过身来,“浅浅,还好吗?”

    “景阳?”林浅浅蓦然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

    景阳挑了下嘴角,“觉得惊讶?还是觉得当年那个穷困潦倒,想要给你买个礼物都要从牙缝儿里省出来的穷小子不配出现在这里?”

    林浅浅看着他,“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的,以前我就没有瞧不起你。”

    景阳淡淡一笑,“是吗?”

    林浅浅皱眉,当年陆宸跟白馨交往,她为了彻底忘记陆宸,也为了赌一口气,正好景阳追求她,于是她请求景阳跟她演一场戏。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景阳竟然将一切都当真了。

    “坐吧。”景阳帮她拉开椅子。

    “你这些年去了哪里?”林浅浅坐下,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纯手工西装,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只他腕上的那块表,就是全球限量版的。

    景阳在她身边坐下,“你知道后来我为什么没有念完就离开了学校吗?”

    林浅浅怔了一下,“你不是因为老家出事了,所以才办理的休学吗?”

    景阳眸眼一眯,陆宸编了这样一个理由吗?不过如果林浅浅对他真的有心,如同他对她那样对他,只要稍稍打听一下,就能够知道他并不是回了老家,而是被陆宸打断了三根肋骨住在医院。

    “你今天故意约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林浅浅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悸的气息,不禁想要快点儿结束这一切。

    “浅浅……”景阳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林浅浅脸色蓦然一变,就要挣开,可是景阳攥的很紧,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林浅浅心慌无措,“景阳,请你放开我。”

    景阳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浅浅,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并不幸福,陆宸的那些绯闻,每一次看到,我都觉得他真的是过分,是个混蛋!”

    每一次,他都有一种想要杀了陆宸的冲动。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声色俱厉的说道:“不管他是怎样的人,他是我丈夫。”

    “是吗?”景阳眼神有些受伤,可那哀伤转瞬即逝,他很快便恢复了一脸严肃,“浅浅,鼎盛集团在昨天已经被LK集团收购,我今天代表LK集团来这里,就是要通知陆氏,鼎盛与陆氏之前的合作终止!”

    林浅浅一脸讶然,随即冷笑一声,“景阳,当年我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只是演戏,你现在这是准备要报复吗?”

    景阳挑了下嘴角,那嘴角的弧度有些诡异,“你觉得以我的能力,我有权利决定LK集团的任何决策?”

    林浅浅微微颦眉,“如果是终止合作,完全可以电话通知一声,毕竟鼎盛与陆氏的合同也不过是草签,并不具备什么法律效应。”

    景阳抚掌,包间的门打开,穿着红色旗袍的服务员端着精致的菜品走了进来,他对门外的男子说道:“托尼,你带着这位美丽的小姐先去楼下吃点儿东西,我与浅浅还有好多话要说,可能要久一点儿下去。”

    林浅浅冷冷的看着景阳,“你觉得我的助理会给陆宸通风报信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