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陆宸的话没有说完,电话已经挂断,他看着慢慢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恨的咬牙切齿,林浅浅这个该死的女人,简直就是个喜怒无常的巫婆!

    “刘强,订今天晚上的机票。”陆宸没好气的将手机丢在桌子上,烦躁的揉着额角。

    刘强懵了一下,撇撇嘴,“好的,陆总。”

    此刻,他觉得心情无比的烦躁,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女人能够如此左右他的心情了。

    而此时的林浅浅脑子里也是一团乱,原本她来了陆氏解决完拍摄问题之后就要回去的,但是她觉得即便回去了,也还是会胡思乱想,便按了内线,让安娜将最近一段时间积压的文件都抱上来。

    安娜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林总,您脸色不太好。”

    林浅浅头眼未抬,“放下,你出去吧。”

    忙碌了一天,林浅浅中午饭也没有吃,临近下班,安娜推门进来,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口没动的盒饭,摇了下头,“林总,晚上有个饭局,您要去吗?还是推掉?”

    林浅浅抬眸,“是谈什么事情?”

    “就是之前那块地的事情,孙耀民手里攥着那块地,咱们陆氏想要买过来建高尔夫休闲中心的那块地。”

    听到孙耀民,林浅浅莫名的有些抵触不想去,“推了吧。”

    安娜欲言又止,一脸的难色。

    “怎么了?”

    “就是之前陆总一直都想要那块地,孙总的秘书刚刚打来电话,说是如果今天晚上陆氏不派人过去,那这块地他就转手卖给别人了。”

    林浅浅眉头一拧,地皮这件事一直是陆宸亲自跟进,不过林浅浅多少知道一点儿,原本孙耀民已经答应将地卖给陆氏了,但是可能因为上回去参加商会会长夫人的宴会,孙耀民失了面子,所以,孙耀民一直有意难为陆宸。

    “孙耀民要将地卖给谁,帮我查一下。”林浅浅揉了揉额角。

    安娜很快便回来,“林总,是LK集团。”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时间,地点,还有晚上你跟我一块去。”

    安娜点头,很快就打电话通知了孙耀民的秘书。

    晚上,林浅浅跟安娜去了锦明楼,这是孙耀民手里的一个酒店。

    进去之前,林浅浅深吸了口气,上回孙耀民看着她的目光让她非常不喜欢,可是如今陆宸不在,也只能她冲上去了。

    刚刚踏进去,迎宾小姐便引着她们二人去了顶层的最大的VIP包间。

    孙耀民看到林浅浅的时候,双眼冒光,如同看到了猎物的猛兽,林浅浅有些嫌恶的皱了下眉。

    “林总。”孙耀民伸出手,林浅浅目光在他那肥厚的大手上停了一瞬,伸手快速的与他碰了一下。

    孙耀民原本想要握一握那只纤纤玉手,奈何林浅浅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不禁有些讪讪。

    “林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都是我公司的股东,那块地究竟卖给谁,不是我能决定的,你得问他们。”孙耀民指着这些人,一一介绍。

    林浅浅抿着嘴角,微微颔首,全程笑容很淡。

    她觉得这些人都是一群没有什么素质的暴发户,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真心不愿意去应付,可就是这群人,手里握着那块地,是陆宸一直都想要得到的地。

    “孙总,不管最后这块地卖给谁,我觉得都要讲究一个诚信,你觉得呢?”林浅浅笑道。

    孙耀民没吭声,而是帮林浅浅倒了三杯度数极高的白酒,“林总是女中豪杰,我先敬你一杯。”

    林浅浅眉头皱的更深,“抱歉,我手上有伤。”

    孙耀民脸色沉了几分,“林总,你这似乎没什么诚意啊。”他话音一落,其他的股东也都跟着纷纷附和。

    林浅浅心生戒备,“孙总,你给我一句痛快话,这酒如果我喝了,你是不是就一定会跟我签卖地合同?”

    孙耀民怔了一下,“当然。”

    林浅浅挑了下眉,看向安娜,安娜快速取出两份合同,“那么希望孙总说话算话。”

    话落,她拿起一杯酒,猛地灌了下去,灼辣的酒液顺着喉管灌进去,火辣辣的,她几乎辣出了眼泪。

    “林总好酒量。”孙耀民笑的阴邪。

    安娜担心林浅浅会喝多了,扯了下林浅浅的衣袖。

    林浅浅又拿起一杯,酒刚喝了一半,便见其余的股东拿着酒杯灌安娜,安娜挣扎着。林浅浅拍了下桌子,“孙总,大家都是生意人,总要讲点儿德吧?”

    孙耀民冲众人递了个眼色,众人有所收敛。

    林浅浅喝干了第二杯酒,看着孙耀民,“孙总,希望你能像个正人君子。”

    孙耀民小眼睛转了转,拿起签字笔,刷刷签了一份合同,“林总好酒量,只要你干了这第三杯酒,我保证签字。”

    林浅浅觉得眼前都在晃,孙耀民一会儿变成一个,一会儿又变成了两个,她甩了甩头,觉得应该快点儿离开这里。

    拿起第三杯酒,她深吸了口气。

    孙耀民一脸邪恶的看着她,“林总如果喝不下去,我也不勉强,你的助理可以帮你,不过要加倍。”

    安娜此时正被这群股东纠缠,林浅浅突然觉得今天这就是孙耀民趁着陆宸不在而故意设的局,而她一时急功近利,竟然就那么钻了进去。

    凝眉快速想了想,她放下酒杯,“我先去下洗手间。”

    她与安娜总要有一个人先出去通知人过来,刚刚走向包间,手便被孙耀民一把抓住,“林总,这里有内置卫生间,你何苦去外面呢?”

    林浅浅心绪快速转动,笑笑,“谢谢孙总提醒。”

    她进了卫生间,掏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却意外发现手机信号被屏蔽,心登时咯噔了一下。

    “林总,你好没好?”孙耀民拍着卫生间的门。

    林浅浅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很是后悔把安娜也给卷进来了,她开了卫生间的门,对上孙耀民那双冒着幽光的脸时,狠狠一脚踹向孙耀民的要害,沉声对安娜喊道:“安娜,跑出去。”

    孙耀民捂着裆部嘶嚎一声,一脸恨意的瞪着林浅浅,咬牙,“谁特么的今天也别想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