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么惊讶,嘴巴张得这么大做什么。”陆宸几乎与她鼻尖贴着鼻尖说道。

    他温热的呼吸拂在林浅浅的脸上,让她心跳越发快速。有些不自在的将目光别开,“那个,我该做饭了。”

    陆宸挑了下眉,“今晚我下厨,你安心待着。”

    林浅浅讶然,随即干干的挤出一抹笑,“还是不要了。”

    他长这么大,根本就没有下过厨,能做出一顿饭的可能性绝对在负数以下,但是他一个没有下过厨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要下厨呢?

    林浅浅目光充满探寻的看着他,他挑了下眉,“如果我能做出一顿还算是能下咽的饭,今晚别拒绝我。”

    “无聊。”林浅浅很是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陆宸脸色蓦然一沉,恶狠狠的问:“你不相信是不是?”

    又不是没有看过她做饭,也不是没有看过别人做饭,似乎并不难,只要注意火候,别糊了就好。

    林浅浅观察着他的神色,心里嘀咕了几句,就他这个样儿,真的是把做饭想的太简单了。

    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好,如果你能吃进去的话,我晚上任你处置。”

    这话大大鼓舞了陆宸,他又确认了一下,得到了林浅浅的肯定,他挽起了袖子,走进厨房。

    想着林浅浅昨晚的时候身上会围着一个围裙,他展开双臂,挑眉看着林浅浅。

    林浅浅颦眉。

    “围裙。”他见她不为所动,僵着一张脸,斥道。

    林浅浅无奈的叹了口气,开了橱柜的门,拿出一条碎花围裙。

    陆宸有些嫌恶的皱眉,“换一条。”

    “只有这一条,你如果嫌弃的话,那就不要做了。”

    “做什么?”陆宸一脸恶趣味,“爱吗?”

    林浅浅脸上一阵烧烫,“你!”

    “帮我系上吧。”他展开双臂,依旧与她脸对脸。

    林浅浅没好气的说道:“转过去。”

    “就这样帮我系。”

    林浅浅瞪着他,真的很想将围裙摔到他身上,可是想着两人才开始试着相处,自己这么做很可能会引发一场争吵,所以还是伸手环住他的腰身帮他系好了围裙。

    “那我要吃糖醋鲤鱼,你能做出来吗?”她仰头看着他。

    “能。”她就要离开的时候,他想要亲一下她的唇,但是被她灵巧的避开了,那吻落在她的嘴角,他有些悻悻然。

    林浅浅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陆宸站在琉璃台前,手里举着一把菜刀,正对着一条鲤鱼左右比划着。

    他的动作很是僵硬,左手用力按着鱼身子,右手举着菜刀,嘴角紧绷着,一眨不眨的盯着砧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林浅浅不禁翘了下嘴角,从小就过着宛若帝王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的他,根本就不可能会做出一顿饭,更别说糖醋鱼了。

    看着他宛若半身不遂的病人,林浅浅实在是绷不住,笑出了声。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狠狠瞪了她一眼,“保持安静。”

    林浅浅敛下笑意,不去看他,可那肩膀却耸动的越发厉害。

    他盯着手里的那条鱼,深吸了口气,菜刀又一次落下,鱼再次从手里钻出去。

    感觉这么让他继续折腾下去,不是砧板被剁烂,或许就是菜刀被甩出去,林浅浅不禁走进了厨房。

    “你去那边等着。”陆宸有些嫌恶的说道。

    “你鱼鳞都没有刮干净,你就给我做鱼?”林浅浅指着那条鱼,亦是一脸的嫌恶。

    陆宸有些尴尬,挑了下眉尾,“网络上说了,吃点儿鱼鳞对身体好。”

    林浅浅是真的绷不住了,笑的花枝乱颤。

    他一时看直了眼睛,这才是鲜活的她,笑的这么风情万种,面对他时,不再是那种让他恨到咬牙的淡然。

    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林浅浅一点点敛下笑意,“还是算了吧,我来吧。”

    “你闭嘴!”陆宸瞪了她一眼,“出去等着。”

    林浅浅无奈的摇了下头,走出厨房。

    他想到刚刚她说鱼鳞没有刮,看着锃亮的鱼鳞,他凝眉想了想,抬眸看向林浅浅,“鱼鳞怎么刮?”

    林浅浅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你刚刚不是也说吃鱼鳞对身体好吗?”

    陆宸不悦的甩了一记眼刀子,“你若不愿意告诉我的话,我百度了。”

    林浅浅忍俊不禁的笑笑。

    陆宸直接举刀剁向那条鱼,因为力气太大,鱼肉剁的四处乱飞,林浅浅抬手挡着脸,“我要吃的是糖醋鲤鱼,你剁成鱼段干什么?”

    “我要做的是糖醋鱼段。”陆宸阴沉着一张脸,懊恼不已的开口,“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添乱?”

    林浅浅很是无奈的摇了下头,明明就不会做鱼,竟然还死鸭子嘴硬,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你真的确定能做出糖醋鱼段?”林浅浅几乎憋笑憋出了内伤。

    陆宸抿了下嘴角,“要不进来给我打个下手。”

    林浅浅正好含了一口水,闻言,她几乎笑喷出一口水。

    就他这样的手艺,让她去给他打下手?!

    有没有搞错!

    “你到底帮不帮?”陆宸没好气的又问了一遍。

    林浅浅咳了一会儿,放下杯子,走进厨房,“我相信你应该可以做出糖醋鱼段的,因为你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但是你这么折腾下去,真的做的太慢了,饿死了。”

    “你也确定我可以做出一顿像样的饭是吗?”陆宸借梯下台,却又不失时机的想要将自己的权利放大到最大。

    林浅浅抬眼看着他,这个男人也真的是太会算计了。

    “你还有脸吗?”林浅浅丝毫不客气的反问。

    陆宸抿了下嘴角,“那你就出去。”

    林浅浅轻哼一声,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转身就要出去,陆宸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虽然隔着薄薄的布料,可是林浅浅还是觉得被他抓着的地方,如同被什么烫到一般。

    “好吧,你来。”陆宸声音低低的。

    林浅浅感觉被他看着,都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她缓了下呼吸,挽起袖子上前去收拾那条惨不忍睹的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