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电梯到了,陆宸抓着林浅浅的手腕,“就这样走了?”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

    “怎么也应该有点儿表示吧?”陆宸翘着嘴角,目光在她的红唇上停了一会儿。

    林浅浅抿着唇,深吸了口气,使劲儿掐了下陆宸的脸。

    陆宸吃疼皱眉,“你干什么?”

    “很疼?”林浅浅问。

    陆宸一脸费解,这女人真的跟一朵带刺的玫瑰似的,他越发搞不懂她究竟在想什么。

    “陆宸。”林浅浅神色异常凝肃,这让陆宸心里莫名有些紧张,“请你不要将你的温柔一下子全都给我。”

    陆宸懵了一下,她这话什么意思?

    林浅浅抿了下唇,“我很开心今天你能陪我一起吃午饭。”说完,她冲他弯了弯唇角,转身走出电梯,只留下陆宸一脸懵逼。

    林浅浅进了办公室,目光无意间瞥见镜子里的自己,眸子突然一瞠,她刚刚竟然没有放下头发?!

    有些慌乱的攥紧了双手,按了内线。

    好在安娜已经吃完了午饭。

    “林总,您有事?”安娜发现林浅浅已经将头发放了下来,大致猜到了林浅浅叫她进来是为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他们离开后,员工食堂的事情说给了林浅浅听。

    “你先出去吧。”林浅浅揉了揉额角,走到窗口位置看着陆宸的办公室窗口。

    陆宸今天是故意带着她去员工食堂的,她很肯定。

    下午时分,陆宸召集所有陆氏高层去会议室开会。

    林浅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脊背挺直,面色如常,虽然她能够感觉到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异样,可是依旧一脸平静。

    所有人都到齐后,会议正式开始。

    今日的议题是吞并孙耀民的孙氏。

    林浅浅突然就想起那天孙耀民的放肆之举,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宸,心里涌上一股暖流,他是想要为她出口恶气吗?

    陆宸此时面色冷峻,感受到林浅浅的目光,他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面上依旧没有一点儿表情。

    “陆总,目前我们手里只有孙氏不足20%的股份,想要吞并并不容易。”财务总监提醒。

    “我要的是完全将孙氏吞并,不是听你们在这里跟我说有多少可能,是否容易!”陆宸冷着一张脸,将手中的资料摔在会议桌上。

    林浅浅道:“目前陆氏刚好有新项目要上马,资金缺口很大,没有必要这时候吞并一个无足轻重的孙氏。”

    刚刚她发现在座的众人似乎都不太赞成吞并孙氏,虽然说陆氏一直都很想要购进孙氏手里的那块地,但是为了一块地就吞并孙氏,实在是没必要。

    陆宸眯了下眼睛,“林副总,这是我斟酌考虑了很久的事情,如今陆氏手上已经有20%的股份,我相信只要想,就没有办不到的。”

    “可是,如果要吞并,你手中20%的股份根本就不够,起码要达到45%,先不说收购股份的钱,就说你吞并孙氏这件事,孙氏这些年的财务状况你应该知道,如果吞并孙氏,只能加重陆氏的资金链负担。”林浅浅亦是脸色沉沉的提出反对意见。

    “这陆氏谁做主?”陆宸霍地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逼视着林浅浅。

    林浅浅也站了起来,毫无畏惧的与陆宸对视。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异常诡异,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唯怕被这夫妻二人的战火烧到。

    “滚!”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陆宸低吼了一声。

    会议进行到了这里,已经进行不下去,众人赶忙撤离,离开前,安娜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林浅浅。

    他们好不容易才缓和一些的关系,会不会因为吞并孙氏而毁于一旦?

    虽然陆总吞并孙氏是想要为林总出一口恶气,但是林总会不会不明白?

    林浅浅没有注意到安娜的目光,她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陆宸。

    “林浅浅,你这是想上天吗?”陆宸恶声恶气的质问。

    林浅浅声音平静,“我没有,我只是很冷静的分析利弊,明明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么也就没有做的必要。”

    陆宸呼吸突然沉了几分,他的手越攥越紧,这该死的女人究竟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吞并孙氏?

    林浅浅咬唇,她很清楚他一定要吞并孙氏的原因,可是她不敢说。

    “林浅浅!”陆宸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三个字之后,摔门离开会议室。

    林浅浅的心跟着那玻璃门颤了颤,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心里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她这么做难道错了?

    陆宸怒气冲冲的离开陆氏的事情很快便传开了,早上两人还是一片艳阳高照,下午就雷暴天气,所有的陆氏员工都觉得有点儿不适应。

    林浅浅回到办公室后,一直都站在窗口,纵然知道他此刻早就已经离开了陆氏,可是她还是习惯了通过窗口望着他的办公室。

    按下内线,让安娜将所有关于孙氏的资料都拿过来后,她开始翻看起资料来。

    “对了,林总,您让我查关于LK集团景总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安娜离开前,突然想起这件事。

    林浅浅呼吸一凝,“他什么时候回凉州的?”

    “是这样的,LK集团的随行人员是在孙耀民约见您的前一天到达凉州的,但是景总是一个星期前,他的行踪很隐秘,不过我还是查到了一些,他去过那块地做过实地考察,对了,好像还去过您的母校。”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一个星期前正好是陆氏工厂工人罢工的时候,难道景阳真的跟工人罢工有关?

    夜色一点点降临,陆宸抽掉了最后一根烟,看了眼时间,开回别墅。

    或许他真的有点儿急功近利吧,他老婆被欺负,这口恶气一日不出,他一日都会觉得心里不畅快,没有冷静的分析利弊。

    然而,当车到达别墅,他看着漆黑的窗口时,心里的怒火蹭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不过是意见不统一,她竟然就敢不回来!

    拿出手机,调出林浅浅的号码,电话关机。他心里的火气越烧越旺,又拨给了安娜,安娜称她离开的时候,林浅浅说还要再等一会儿,可能还在陆氏。

    陆宸紧拧在一起的眉微微展开,快速开着车回了陆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