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也觉得刚刚好像自己的态度有点儿太过了,他抿了下唇,擦干了手,“你拿卫生棉了吗?”

    林浅浅忽然自嘲的笑笑,“不用你!”

    陆宸眉头拢紧了几分,就想要发火,可是想想还是作罢,“在主卧的卫浴间?”

    她是一个整洁的女人,上回好像记得她放到了主卧的卫浴间。

    林浅浅看着他转身出去,如同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坐在马桶上。

    刚刚他一脸的嫌恶,那么用力的去搓着手,会不会他心里其实也异常嫌恶她,只不过他正好想要解决生理问题?

    陆宸拿着卫生棉重新进来,见她眼神有些木然的坐在那儿,周身都是浓重的哀伤的气息,心,莫名跟着重重拉扯了一下。

    “肚子疼不疼?”他轻声问。

    还记得她第一次来大姨妈,一脸的痛苦,那时候陆家没有人关心她,所有人都觉得她被带进陆家就是为了将来分陆氏的财产的,尤其他的妈妈视她如眼中钉。

    奶奶那时候掌管着整个陆氏,很忙,虽然喜欢她,但现在不允许奶奶分一点儿时间去关心她。

    她一脸绝望的找到他,告诉他自己很可能会死。

    那时候他一脸惊恐,也没有问清楚就拉着她去了医院,当大夫说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他异常无语。

    大夫之后详细告诉了他应该注意什么,保暖,不要受寒……

    林浅浅接过他手里的卫生棉,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你出去吧。”

    陆宸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她眼,走出去。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收拾妥当之后捂着小腹挪到了床上。

    他应该回主卧了,那么嫌弃自己……

    林浅浅看着天棚,苦涩的扯了下嘴角,眼眶有些酸,在泪水将要滚出来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

    陆宸端着一碗红糖姜汤上来,这或许是他做的最好的东西。

    听到声音,林浅浅没有睁开眼睛。

    陆宸皱眉,脸上隐有不悦,“别装了。”

    林浅浅颦眉,眯着眼睛看他眼。

    “起来把这个给喝了。”

    陆宸已经走到了床边,嗅着浓浓的姜味,林浅浅倏然睁开了眼睛。

    陆宸看到那发红的眼睛,怔忪了一下,“都来了多少年了,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林浅浅抿了下唇,接过他手里的碗,就好像喝着的是灵药般,一口一口……

    自从白馨出现后,他就再没有给她煮过红糖姜汤水,其实想想,他其实曾经对她真的极好!

    陆宸又递给她一杯水,在林浅浅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他掀了被子在她身边躺下,接着将脊背绷成一线的她圈入怀中。

    “我特殊情况,不能……”林浅浅很小声的说。

    陆宸皱眉,额角的青筋因为气怒而突跳的厉害,林浅浅清楚的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寒意,不由有些紧张。

    “你特么的以为我是一个性|饥渴严重的人吗?”陆宸真的被气着了,很大声的质问。

    声音震耳欲聋,林浅浅缩了缩脖子。

    陆宸粗喘了口气,将她拥紧,大掌轻柔的帮她揉着小腹,“睡觉。”

    林浅浅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的大掌就好像带着魔力,带着炙热的温暖,慢慢驱散小腹的痛感,困意袭来,她很快便睡得沉了。

    她睡了,陆宸却一点儿困意也无。

    他自身后拥着她,正好可以与她严丝合缝的贴合。怀中是她温软的身子,有着一股淡淡的很自然的馨香,他最近特别迷恋这种味道。

    某一处再次叫嚣起来,他低咒一声,正好怀里的人不安分的动了动。挺翘的屁股蹭着他的某一处……

    陆宸快要被折磨的疯了,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声音沙哑的轻轻唤了一声“林浅浅”,回答他的是女人绵长的呼吸声。

    陆宸轻轻抽出手臂,直奔卫浴间而去。

    冰凉的水兜头浇下,总算浇熄了他身体里的某种渴望。

    擦干了头发,刚刚打开卫浴间的门,便看到林浅浅一脸担忧的正准备抬手拍门。

    “你怎么醒了?”

    陆宸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禁欲多年的缘故,此时看着她瓷白的还能看到他昨晚故意留下的红草莓的脖颈,都能欲望膨胀。

    刚刚消下去的欲望又蹭的蹿起,以至于他此刻看着林浅浅,异常的懊恼。

    “我说你特么的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实在不明白他这无名火到底是从何烧起的。

    咬唇,“抱歉,我看我还是回主卧去吧。”

    甩了话,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手腕被陆宸一把抓住,“哪儿都不许去。”

    林浅浅心里非常委屈,她瞪着他,目光很复杂,让陆宸看着心里也莫名有些酸。

    “睡觉。”陆宸拉着她回到床上。

    林浅浅贴着床边,陆宸也贴着床边,不过一个人是因为不想莫名成了某人的发泄对象,一个人是因为不想让体内已经淡下去的欲望再膨胀起来。

    可是,就好像磁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一般,当太阳高高升起,两人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一怔。

    林浅浅涨红着一张脸就想要从他的怀中撤出去,却被陆宸更紧的拥在怀中。

    林浅浅呼吸如同凝滞,“要迟到了。”

    他粗喘了一口气,“林浅浅,你大姨妈结束,让我们成为真夫妻吧。”

    林浅浅愣怔了好久,就那么仰头看着他充满诚挚的眼睛,揣测着他说这话究竟有多少分真心。

    久也没有等到林浅浅的回答,陆宸莫名的心情烦躁,有一种丢了面子的感觉,“就这么说定了。”言罢,他起身去了卫浴间。

    林浅浅依旧愣愣的,虽然从她想明白了爱情要靠争取,爱就不能退却之后,她也曾想过两人或许会做那种事情,可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究竟陆宸的心里她是什么?

    这个问题纠结困扰了她一上午,开会的时候,安娜见她几次都恍神,算了一下,应该是她的生理期。

    会议结束,安娜给她准备了一杯益母草冲剂,“林总,我应该没有算错,您的生理期,不是第一天,就是第二天。”

    林浅浅很是感激的看着她,“安娜,谢谢你。”

    陆宸摸着下巴,安娜是怎么知道林浅浅的生理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