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林浅浅连续问了三遍之后,陆宸才收回神思,看着她有些白的透明的脸色,他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怎么不上车?”

    林浅浅心下疑惑愈盛,目光充满探寻的又看了他一会儿,“你没有开锁,我怎么上去?”

    陆宸皱了下眉,好像刚刚他下车的时候,的确按了下车门锁。

    赶忙开锁,当手无意间碰到她露在外面的肩膀时,瑟缩了一下,好冰!应该等了有一会儿了,心里有些自责,他快速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林浅浅的身上。

    林浅浅一脸的惊讶,不,更准确的说是惊喜!

    她静静的看着他,自从白馨出现,他就再也没有为她披过一件衣裳,此刻这件西装已经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西装,更似乎是他对她的那份久违的,空白了三年的关爱。

    陆宸此刻还有些恍神,以至于他并没有留意到林浅浅那闪闪发光的目光。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嗅着他独有的味道,感受着他的温度,开了车门上了车。

    一路上,她不时回眸看看他,然而他的眉头始终紧紧蹙在一起,好像满腹心事。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林浅浅关切的问。

    陆宸摇头,“没有。”

    那道身影跟馨馨那么像,以前他也没有听说馨馨有什么姐妹,难道是魂魄?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一闪即逝?

    虽然不相信人死了之后会有灵魂这种事情,可是陆宸现在却不得不信。

    “红灯!”林浅浅赶忙出言提醒。

    陆宸惊了一下,一个急刹,林浅浅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你有事瞒着我。”

    对上她一双澄澈的眼睛,陆宸心里五味杂陈。

    或许是他眼花了!

    对,就是他眼花了。

    他突然握住了林浅浅的肩,趁着红灯这短短的时间,贴上她的唇。

    在唇瓣相贴的时候,林浅浅的心飞速跳动着,可是当她感受到陆宸的异样时,心跳骤然停了一下。

    他一定有事情瞒着她!

    红灯变成绿灯后,陆宸放开了她,紧拧在一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开,可依旧能够让人看清那紧拧过的褶皱痕迹。

    林浅浅没有再开口盘问,他如果想告诉她,想要她知道,会亲口告诉她。

    就这么一路无语的来到了慈善晚宴的现场,刘强跟安娜两人正在接待客人,看到陆宸的车,刘强走过来,“陆总,林总你们来了。”

    林浅浅冲他弯了弯唇,这时候,她突然看到了景阳也开了车门下车。

    他的目光久久停留在林浅浅的脸上,如他所说,他今晚果然没有带女伴。

    陆宸发现了景阳凝在林浅浅脸上的炽热目光时,心里的占有欲突然膨胀,他如同宣誓主权一般揽上林浅浅的肩膀。

    景阳目光暗淡了些许,可很快他便恢复如常,嘴角甚至还勾出一抹不屑的淡笑。

    陆宸眯了下眼睛,周身气压降低了些许,林浅浅偏头看他眼,小声提醒,“不用理会。”

    这短短的四个字,让陆宸心情异常愉悦。

    嘴角溢出一抹柔柔的笑容,“老婆,我们进去吧。”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足够让景阳听到,景阳只觉得心口突然一阵闷疼袭上,心里的不甘如同破土的种子,他手用力一攥,目光快速闪过一抹杀意。

    那种狠辣的目光被安娜捕捉到,不禁哆嗦了一下,有些担忧的看了眼已经走进了酒店的陆宸跟林浅浅。

    今日陆宸的女伴是林浅浅,这简直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众人看着欧黛,不禁暗暗猜测会不会欧黛也成了旧衣裳。

    欧黛咬唇,接着身姿摇曳的走到陆宸的面前,就要挽住陆宸的胳膊时,陆宸眉头一拧,“今晚我有女伴。”

    一句话,如同数九的寒冬,毫无一点儿感情。

    欧黛嘴巴张了张,对上林浅浅那散发着迷人笑容的脸孔时,心里的恨意被挑到了极致。

    林浅浅,我一定会让你再次成为众人的笑柄!

    退至角落,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后,正好侍者走过来,她顺手拿了一杯红酒,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盯着林浅浅。

    远远的看到景阳独自一人走进来,她深吸了口气,笑容深深的走到景阳面前,“景总,一个人,没有女伴?”

    景阳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抱歉,我不需要。”

    依旧是那种毫无温度的语气,欧黛接连两次碰壁,她的手一攥,长长的指甲深掐入掌心,可是她却感受不到一点儿的痛意。

    “欧小姐,您真的是一点儿素养都没有。”发现她依旧没有让开的意思,景阳有些不屑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毫不留情的继续说道:“你既然是个小三,就要有小三的职业素养,金主还在,你竟然就想要劈腿,这似乎不太好吧。”

    上流社会的人都是看着外表光鲜,内心里其实都是异常喜欢八卦的,此番看到景阳跟欧黛,不禁私下议论。

    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欧黛就好像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欧小姐,您是不是应该让开了?”景阳完全无视她的窘态,曼声道。

    不少记者的闪光灯都对准了她,她恼羞成怒的瞪着一众记者,“不要拍了!”

    欧黛咬唇,小跑着冲出宴会厅。

    这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慈善晚宴的进展,刘强担任司仪,他幽默风趣的谈吐,几次都惹来众人的笑声。

    陆宸上台致辞,说了一下之前的工厂工人罢工的事情,并称这件事已经成功解决。

    虽然工人们一开始不接受新福利,但是现在尝到了新福利的甜头,工人各个都很高兴,并且,他还称,只要带头闹事的王德仁能够说出那个背后指使的人,他就可以既往不咎。

    只不过,他说着这些的时候,目光总是若有似无的落向某一点,而那里站着的赫然便是景阳。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彼此对视一眼,竟是都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硝烟味道。

    林浅浅担心好不容易重新树立起来的形象会毁于一旦,频频冲陆宸递眼色。

    陆宸嘴角一勾,话锋一转,“这次陆氏承办的慈善晚宴,会将所有募集到的善款都捐助于贫困山区的改造以及留守儿童的救助行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