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66章 被堵卫生间
    林浅浅怔忪了下,她明明记得这个慈善晚宴一开始的主题并不是这个,什么时候改了?

    脑子里突然闪过虎子那张可爱的小脸,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还算他有良心。

    陆宸致辞结束后,慈善拍卖正式开始。

    身穿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陆续捧着各种名贵的物品走上台,名家字画,珠宝首饰,古董珍玩……陆宸的号召力不错,竟然短短时间里就能募集到这么多的东西。

    随着刘强宣布一声“竞拍开始”后,激烈的竞价声此起彼伏。

    陆宸见林浅浅笑的愉悦,皱了下眉,“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林浅浅抿了下唇,“是因为虎子吗?”

    陆宸微皱了下眉,“那个小鬼其实也……蛮可爱的。”

    林浅浅忍俊不禁的挑了下嘴角,就在这时候,礼仪小姐捧着一串蓝宝石项链款款走上台。

    刘强有些激动的说道:“这款蓝宝石项链的设计者是着名珠宝设计师Fiona,名为‘吾爱’,是商会会长夫人捐赠出来的,起拍价……”

    林浅浅目光有些僵直,她最喜欢的是那颗蓝宝石心形吊坠,以及这款项链的名字,想来商会会长当初送给会长夫人这条项链的时候,就是想要告诉会长夫人,她是他一辈子的爱吧!

    只不过,这么珍贵的项链,为什么要捐赠出来呢?

    陆宸微微皱了下眉,看样子,她似乎很喜欢这条项链。

    手中的号牌高高举起,报出价位。

    现场有一瞬的安静,所有人都猜测着他拍下这条项链会不会是想要送给林浅浅的。

    同样惊讶不已的还有林浅浅,她愕然的看着他,嘴巴张了张,却是一个音儿也没有发出来。

    “你很喜欢的对不对?”陆宸顺势捏了下她的下巴,这样亲昵的举动看在众人眼中,简直比看到火星撞地球还要劲爆。

    林浅浅咬唇,最后轻轻点了下头。

    陆宸嘴角勾出一抹愉悦的弧度,想想,两人长这么大,好像还真的没有送过她一件首饰。

    当初想要送给她一条手链庆祝她毕业,可是因为白馨的一句“好漂亮的手链啊”,他就直接转送给了白馨。

    忽然觉得有些抱歉。

    感受到他带着歉意的目光,林浅浅狐疑的抬眸看他眼。

    这时候,景阳也高高举起号牌,出价比陆宸直接高出一万。

    现场一片哗然,陆宸眸子危险的一眯,这个景阳还真的是不自量力,就他在LK集团的那点儿股份,凭什么跟他玩,跟他争?

    林浅浅扭头看了眼笑的云淡风轻的景阳,有些紧张的攥紧了双手。

    陆宸再次举起号牌,景阳紧随其后,两人看似是为了一条项链争来争去,其实,是为了林浅浅以及那份心里的不甘!

    就在这时候,又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缓缓响起,竟然又将价位拉高了5万。

    林浅浅眸子惊讶的瞪大,就那么看着唐奕,而景阳跟陆宸两人则不约而同的露出忿忿的神情。

    就在陆宸准备再次高举起号牌的时候,林浅浅按住了他的手,“那项链我不喜欢。”

    陆宸愕然看着她,她不喜欢还是她在维护唐奕?

    如果说景阳是他心里的一根刺,那么唐奕就是他心里的一块石头,因为唐奕对林浅浅实在是太关心了。有的时候,他都觉得如果当初奶奶让林浅浅嫁的是唐奕,或许她会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但,他娶了她,她是陆太太。

    景阳仍旧不甘心,竟然又跟唐奕开始竞拍,最终这条称之“吾爱”的蓝宝石项链拍出340万的高价,被景阳收入囊中。

    原本陆宸想要拍下那条项链送给林浅浅,可是现在听林浅浅说她不喜欢,所以也没有很失望。

    他低声问林浅浅是否喜欢其他的什么,林浅浅只说了一句,“还记得小时候的狗尾巴戒指吗?”

    陆宸怔忪了一下,记忆的闸门悄然打开。

    阳光下,男孩拽了一根狗尾巴草,胡乱的编了几下,觉得好像那是一个戒指,于是有些霸道的拉过女孩儿的手,将那枚戒指套在女孩儿的手指上。

    女孩儿惊讶的看着男孩儿,男孩儿说,“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个戒指!将来还会送你一个更好的。”

    时间过了那么久,如果不是她提起这件事,他几乎都将这个忘记了。

    目光落到她手指上的那个戒指,他眼神黯淡了些许。

    这戒指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奶奶帮他准备的,当时套在她的手指上时,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嫌恶以及愤恨。

    或许,应该送她一个最特别的礼物了!

    狗尾巴草……

    他在心里一遍遍呢喃着。

    最终,陆宸拍下了一个小小的钻石胸针,毕竟是陆氏承办,总不好他一件都没有入手。

    拍卖结束后,便是酒会,林浅浅大姨妈肚子痛,但一直都在坚持,中间休息的时候,她去了卫生间。

    就在她准备走出去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面色骤然一变,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冷声提醒,“这里是女卫生间。”

    景阳步步逼近,顺势关上了女卫生间的门。

    落锁的声音在林浅浅的心上狠狠敲击了一下,“景阳,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景阳将她逼至角落,“浅浅,我只能这个时候跟你说几句话,你不要怕。”

    林浅浅悬着的心稍稍落下,可随即又高高悬起,“有什么话可以去外面说,你这样不好。”

    如果被记者偷拍到,再大肆渲染胡乱写上一通,先不说陆宸会怎么想她,就是她婆婆……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浅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执意拍下‘吾爱’吗?”景阳微微一笑。

    林浅浅冷冷的看着他,“抱歉,我不关心,你可以送给你喜欢的女人。”

    想到工厂的事情很可能与他有关,她心里便生起戒备,以及嫌恶。

    “我爱的女人一直都是你啊!”景阳目光灼灼,突然握住了林浅浅的肩。

    林浅浅身子不由哆嗦了两下,有些惴惴的看着他,“你放开我。”

    景阳笑容加深,“不要喊得这么大声,我跟你说两句话就离开。”

    林浅浅目光充满审视的看着他,眉头越皱越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