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话!”陆宸暴怒的盯着镜子里那面容姣好的女人,心里的无名火越来越盛。

    林浅浅经过短暂的噬骨锥心之痛后,淡淡的笑笑,“陆宸,我真的是瞎眼了!”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一颗心系在他的身上,可是他不是怀疑她跟哪个男人纠缠不清,就是如此暴虐的质问她究竟选择了谁!

    何其可笑,又何其让人心痛。

    陆宸……

    他总有许多种办法,让你的心痛不欲生,碎裂成片。

    又是这种淡然的笑!

    陆宸恶狠狠的盯着她,见她眼神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以为林浅浅这是在考虑权衡这两个人究竟谁更加好一些,眼底的暴虐戾气如同寒风席卷而至。

    该死的女人!

    该死的精致妆容!

    他拧开了水阀,将林浅浅的头狠命的往盥洗池按去,大掌不停的搓着林浅浅那细嫩如同蛋清的脸。

    “咳咳咳……陆宸……你……”她被呛,脸上也火辣辣的疼,心中涌上一股巨大的悲愤。

    这就是她爱到骨髓的男人啊!

    不相信她也就罢了,给了她柔情蜜意,却又再次将她踩踏成泥!

    越发挣扎的厉害,陆宸被彻底激怒,一双眼睛如同淬了火,他将林浅浅拽了起来,见她脸上的妆依旧完好,眸子危险的一眯。

    瞥见一旁的洗手液,他如同发疯一般,涂抹在林浅浅的脸上。

    洗手液终究不及卸妆油彻底,林浅浅此时很狼狈,头发湿了,贴在那张惨白无色如同小丑的脸上,可她嘴角却依旧是那弧度不变的淡笑。

    陆宸快要疯了,可是心里却又闷闷的。

    “你满意了?”林浅浅压着心里各种情绪,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陆宸嘴巴张了张,他承认,看着这样的她,他后悔刚刚那么对她,可是他给了她机会,让她解释,哪怕她告诉他,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敷衍他,就算是谎话,也好过她冷静自持的说什么会尽快解决!

    “如果你满意了,滚!”林浅浅感觉眼眶很酸,却倔强的瞪大眼睛,不让泪水滚出。

    陆宸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会让他滚,心里原本生出的那丝丝歉意也快速消失不见。

    他狠狠瞪了她一眼,开了卫生间的门大步走出去。

    不少人都探寻的看向卫生间方向,陆宸周身散发着骇人的低气压,“都不用工作了吗?”

    众人抿了下唇,谁都不敢去触他的霉头,纷纷退回到办公席位。

    陆宸进了电梯,用力一拳击在电梯壁上。

    林浅浅扶着盥洗台的双手在颤抖,身子也耸动的厉害,有液体滚出眼眶,溅落在盥洗台上。

    卫生间的门被轻轻敲响,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安娜?”

    “林总,我刚刚已经将人都支走了,您回办公室吧。”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安娜猜测林浅浅此时一定是狼狈的,否则不可能会迟迟不出来。

    安娜说完,便离开了。

    林浅浅擦掉脸上的泪水,可是那泪水刚刚擦掉,又再次滚出来,她抬眸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自嘲的笑笑。

    整个楼层没有一人,林浅浅心中感激安娜,进了办公室,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

    她坐在椅子里,拿出化妆包,对着化妆镜擦掉脸上那残留的化妆品时,她的手在颤抖,可是却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哭,林浅浅不哭……

    她倔强的又化了一个更加艳丽的妆容,吹干头发,换上备用的小西装,此时,外面所有员工已经坐在了席位上,当她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偷偷的看向她。

    她走出来,按了电梯,进去。

    面色平静,丝毫看不出一点儿除了“平静”之外的任何一点儿情绪。

    电梯门阖上,林浅浅所有的伪装轰然崩碎,她去了顶楼。

    风有些大,她抱紧双臂,看着远处。

    曾经,在奶奶离世前曾带着她来到这里,问她是否喜欢凉州的景色,还记得她当时惊叹于这优美辽阔的风景,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重重点头。

    奶奶告诉她,站在高处,虽然可以欣赏到最美的风景,可是注定是孤独的。外人看着一脸的羡慕,却无人可以体味到登高者的内心。

    此刻,当她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奶奶当时那话的意思。

    高处不胜寒!

    她是不是应该回到平地上了?

    陆宸静静的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烟雾缭绕,地上一片狼藉。

    敲门声响起,刘强一脸苦大仇深的进来。

    “什么事?”

    这声音好冷啊!

    刘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抿了下唇,“陆总,事情已经解决完了,新闻是一个娱乐杂志的记者放上去的。”

    “哪家杂志?”陆宸没有回头,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刘强依稀可以猜测出他此时的表情,必然眸中充满杀意。

    “我马上就让那家杂志社关门!”刘强心惊胆寒,小心翼翼,深怕会祸及自己。

    “让他们出一版新闻,不管怎么编,都要把昨晚这件事给我说明白了,解释清楚了,不可以让林浅浅成为别人非议的话题,你明白了吗?”

    刘强呼吸一滞,所以……陆总这是什么意思?

    见刘强还僵站在原地,陆宸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又冒了起来,目光阴鸷的看着他,那一眼相当冷冽,刘强赶忙离开。

    只是走出去的时候,他双腿发软,只觉得好像是刚刚从某个战场上死里逃生。

    回到助理办公室,刘强看了眼安娜,“林总没事吧?”

    安娜没好气的抬头看他眼,“假好心。”

    刘强无语了,他只是陆总的一个特助,安娜要不要将所有的气儿都撒在他的身上啊?

    再说了,让林总不高兴的,又不是他!

    因为这两人,整个陆氏这一上午都好像置身在一股低气压之中,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说笑,唯恐一个不慎,就会成了炮灰。

    中午时分,安娜敲响林浅浅的办公室门,秘书说她刚刚出去。

    安娜狐疑的皱了下眉,林总在陆氏的这三年,工作敬业,一开始虽然有人说她是因为老董事长的缘故才能当这个副总,可是她的能力,她清楚。

    像这样不发一语,手机也不接的就离开办公室,真的是头一遭。

    “去哪儿了,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