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反复深呼吸,才接通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

    陆母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林浅浅不自觉的就哆嗦了一下。

    “妈。”林浅浅声若蚊蚋的唤了一声。

    陆母冷哼一声,“现在几点了,你知不知道?”

    林浅浅暗暗猜测着自己婆婆给她打这个电话,应该是为了早上新闻的事情,但是就算她对自己有意见,可唐奕是她的亲外甥,她总不至于连唐奕的为人也不相信吧?

    “妈,现在才下班一个小时。”

    “那么你现在在哪里?”陆母沉声质问,不及林浅浅回答,又道:“给你二十分钟,马上回别墅。”

    林浅浅懵了一下,难道陆母去别墅了?

    看了眼时间,她马上开始发动车子,一路上倒也还算顺利,车子刚刚驶进去,远远的便看到陆母的车。

    听到车声,陆母让司机开了车门。

    林浅浅虽然跟陆母共同生活过十几年,但是陆母天生高冷,且心里对林浅浅一直存有芥蒂,对林浅浅那真的是比后妈还要后妈。

    林浅浅赶忙下车,“妈,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母目光将她自上而下的看了看,浓妆艳抹,也难怪会传出那样的新闻。

    “去开门。”陆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几近命令的让她去开门。

    林浅浅不敢有丝毫怠慢,快速按了密码,让陆母进去。

    陆母示意她先进去,而她则接过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照顾的王妈手中的一块黑布包裹的东西,也走了进去。

    林浅浅颦眉,目光在那个东西上边停留了一瞬,心里有些惴惴。

    陆母坐在沙发里,动作优雅的一点点揭开那块黑布,奶奶慈祥的样子映入林浅浅的眼睛,她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陆母拿着奶奶照片过来是什么意思?

    “跪下!”陆母声音冰冷的如同数九的寒冬,林浅浅僵着没动。

    她眉头皱的更深,“林浅浅,奶奶面前,你难道也不跪吗?”

    林浅浅咬唇,陆母将照片放到茶几上,红唇轻启,却是更加冰冷的一声,“跪下!”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即便明知道陆母今天来就是来教训她,让她难堪的,面对奶奶,她也必须跪。

    “咚——”

    双膝跪在波斯羊毛地毯上,陆母不悦的皱了下眉,“谁让你跪在这上边的。”

    林浅浅愕然抬眸。

    即便陆母不喜欢她,可也没有必要这样对自己吧,难道当初她发高烧的时候,全心全意照顾着她的自己还是无法换回她的一颗心吗?

    陆宸对她如此,陆母对她亦是如此,这陆家冰冷的让她止不住发抖。

    陆母冷睨着她,“你做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难道我这个婆婆当着奶奶面儿教训你两句也不行吗?”

    林浅浅没说一句话,慢慢挪向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陆母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地面冰冷,林浅浅只是跪了一小会儿,便觉得双膝麻疼的厉害,双腿受寒,小腹绞痛更甚。

    她稍稍一动,陆母便是不耐的皱了下眉,“林浅浅,你能嫁给阿宸,是你高攀了,你不知道感恩,竟然还背着阿宸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知不知道错?”

    林浅浅抿着唇,不发一语。

    她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在陆母眼中,她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得了机会她还能不好好教训自己?

    不管她现在说什么,解释什么,在陆母眼中都是错错错!

    她双手死死掐着大腿,面上一副受教的模样。

    陆母没有想到她竟然不反驳,还真的是好忍力。

    “林浅浅,当初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一定会坚持到底,一定不会嫁给阿宸,你倒好,恬不知耻的嫁了,还害死了馨馨!”提到白馨,陆母心口便是一阵闷疼,看着林浅浅的目光恨不能将她活剐了。

    林浅浅的手攥的越发的紧,她没有害过任何人,是奶奶那样告诉她,她才会打电话通知白馨过来,如果知道是这种结果,她不会打那通电话。

    也曾问过奶奶为什么要让她打这通电话,那时候奶奶什么都没有说,只问她是否喜欢陆宸。

    她是喜欢,不,是爱,可是这样的一场婚姻,却让白馨付出了生命,她曾经抵触过,抗争过,但是奶奶说,如果她不嫁给陆宸,那么陆氏的继承权就不可能会到陆宸的手中。

    她懵了,那时候,感觉全世界都是灰暗的,时至今日,她都不清楚奶奶究竟为什么要让她做一个恶人。

    目光落在奶奶那张笑容慈祥的照片上,明明是爱着她的人,却逼着她成了一个人人恨之入骨的恶人。

    她的眼眶有些酸涩,却倔强的微抬下巴,不让眼泪滚出来。

    陆母看着她,有些烦躁,“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跟奶奶好好认错。”

    林浅浅抬眸看向陆母,说的倒是好听,其实不过就是想要她多跪一个小时罢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张照片,心里的确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奶奶说,可说了,却没有人回应,所以此刻,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张照片,不发一语。

    “你哑巴了吗?”陆母没好气的喝问。

    林浅浅目光平静的看着她,“妈,这三年,我扪心自问,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陆宸,对不起陆家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跟奶奶认错,我实在不知道。”

    闻言,陆母恼羞成怒,她用力一拍茶几,“林浅浅,你非要我当着奶奶面儿说出你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吗?”

    龌龊?!

    林浅浅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如果她昨天晚上的无心之举是龌龊,那么陆宸这三年是什么?

    陆母凝着她嘴角的那抹充满了嘲讽的淡笑,妆容精致的脸孔,双手越收越紧,尖长的指甲刺入掌心,让她快速回过了神。

    “林浅浅,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结婚三年都没有给陆家生下一儿半女,你竟然还好意思跟我说你没有错?”

    林浅浅嘴巴大张着,一脸的惊诧。

    随即,她轻轻的笑了。

    她也想要孩子,也想给自己爱的人生孩子,可是她爱的那个人,三年中都没有碰她一下,如果她生了孩子,那是什么,是野种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