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久久凝着林浅浅的后背,那些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记忆也如同得到了召唤,疯狂的涌了出来。

    “林浅浅,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让人倒胃口。”

    “林浅浅,你别喊我老公,也不要再喊我宸哥哥,我甚至都不愿意听到你的声音,你给我滚!”

    “林浅浅,你说让我听你的解释,解释什么?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你就是个贱货!恶毒的女人!那天死的怎么不是你?”

    ……

    一句句,如今想起,连他都觉得心口闷闷的疼,是他当初不让她喊自己老公的,现在竟然还期望她可以饱含深情的喊他一声老公?

    陆宸啊陆宸,你特么的脑子进水了吧?

    陆宸重重叹了口气,直接下了床。

    林浅浅不想让陆宸看到自己的眼泪,在他走出主卧的时候,她也没有开口唤住他。

    这原本气氛极好的夜,如今生生变了味道,主卧之中,只有奶奶那张照片依旧笑的慈祥。

    陆宸随便套了件睡袍,在楼下客厅里吞云吐雾。

    某五星酒店高级总统套房里,男人站在窗口看着凉州的夜景,手指修长,晃着手里的红酒酒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沧桑落寞。

    这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起,男人看了眼,接起。

    “MR.景,你进展可还顺利?”说话的是LK集团的高层沈怡。

    在一个人静静回忆的时候,被人打搅,景阳不由皱紧了眉头。

    “我必须要提醒你,不要忘记了你的正事,如果不能在半年内达到高层的满意,所有的责任可都要由你承担。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沈怡虽然听似好意,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毫无温度。

    “沈总,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公私不会混为一谈。”景阳声音隐有不悦。

    “那就好。”沈怡轻轻的发出一阵笑声,“凉州那边应该已经入夜了,我就不打搅你了,好梦。”

    景阳有些不屑的看了眼已经暗下去的屏幕,将手机随意的丢在沙发中。

    他将一杯酒灌入口中,而后大步走进书房,拿出另外一只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有些慵懒的女声传入耳中,“喂?”

    “欧小姐,你就这么点儿能耐吗?”

    电话另一端,欧黛听着这有些阴冷的声音,睡意全无,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快速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声音发紧的问:“你到底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如果想要取代林浅浅,那么就要努力了,只是这么点儿能耐的话,可不行。”景阳说完了话,挂了电话。

    欧黛愣了愣,她一个被陆宸用钱捧红的模特能有什么能耐?

    慈善晚宴上,她按着邮件上说的,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模特公司里找了一个背影很像照片上那个背影的小妹,虽然搅了陆宸的心,可是似乎对林浅浅也没有太大的影响。那些网上盛传的新闻,也很快被洗白。

    烦躁的揉了揉额角,她倒在床上,原本想尽快入眠,可是睡意全无。

    她回拨回去,电话关机,不禁啐了一句,“活见鬼了!”

    别墅里。

    林浅浅终于平复好了自己的一颗心,不管以前陆宸怎样对待她,说了多少让人心寒的话,那是曾经,现在他在努力,她既然愿意给彼此一次机会,就要宽容。

    找出睡衣,下了楼。

    浓重的尼古丁味道扑鼻而至,她嫌恶的捂住口鼻,挥了挥手,看着烟雾缭绕中的男人,嗔道:“你能不能少抽点儿?抽多了肺都黑了。”

    陆宸怔忪了一下,从来没有觉得林浅浅的声音如此的动听,他缓缓抬头,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她一点点的向他走来。

    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将手中才刚吸了一口的烟掐灭。

    林浅浅走到窗前,开了窗,凉风涌进来,将房间里的烟味驱散了些许。

    “时间不早了,上去休息吧。”林浅浅声音平静,根本就看不出刚刚哭过。

    陆宸凝着她那张小脸,神思恍惚。

    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她的淡然之后,究竟是用多少泪水堆砌而成?

    “老婆——”陆宸哽着声音喊了出来,就好像“对不起”三个字,没有说过,从来不知道其实自己可以说出来,就如同“老婆”这两个字,他也可以饱含深情的喊出来。

    林浅浅闻言,一双眸子瞪得很大,这一声唤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饱含了深情,倾注了他的一颗心,虽然可能不是爱。

    “老、老……”她张了张嘴,很想喊出来,可喉间就好像梗塞着什么东西,那个“公”字如何也喊不出来。

    陆宸大步向她走去,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我不逼你,你什么时候能喊出来了,再喊。”

    林浅浅轻“嗯”了声。

    两人回了主卧,林浅浅贴着床边躺下,陆宸看了眼她的背影,想要将她拽进怀中,可又莫名的害怕她拒绝。

    这时候,林浅浅回眸,“你还不睡?”

    陆宸生硬的挤出一句,“马上。”

    他躺下,柔软的娇躯便主动偎进了他的怀中,他因为惊讶而大张着嘴巴,林浅浅弯着眉眼看他眼,闭上了眼睛。

    陆宸捂着自己的胸口,极力压下这越来越快的心跳,将她搂紧。

    第二天醒来,陆宸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早安,老婆!”

    林浅浅抿了下唇,“早安。”

    这是她期盼了多年的一幕,恩爱的夫妻一早醒来,互道早安。

    陆宸笑着起来,“路上吃?还是我做?”

    林浅浅想起他那天在厨房对着一条鱼挥刀的样子,笑笑,“还是我来吧。”

    陆宸洗漱之后,便来到楼下厨房,静静的倚在门边看着女人的背影,他拿过手机拍了一张后,觉得不是特别满意,正想要再拍一张的时候,铃声突兀的响起。

    陆宸皱眉,不耐的接通,“妈,有事?”

    另一端,陆宸的姐姐陆欣然没好气的数落道:“阿宸,你究竟是怎么当儿子的?妈昨天从你那儿回来就病了,我不管你有多忙,你今天晚上必须回老宅一趟,对了,带着林浅浅那个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