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轰——

    林浅浅猛地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他刚刚说了什么?

    爱?

    他说他好像爱上她了!

    心,突然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起来,她凝望着他,不想眨眼,唯怕一眨眼,眼前的一切都如同泡沫一般消失不见。

    陆宸此时也有些懵,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爱林浅浅?

    两个人,四目相对,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

    林浅浅握住他的手,深呼吸,“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陆宸一脸黑色,绷着嘴角说道:“什么也没有说,让你分开双腿而已。”

    林浅浅抿了下唇,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别扭,不过如果他此刻可以风轻云淡的说出与刚刚一样的话,她或许不会如此的开心,甚至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悦和小幸福。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重新挤出一点软膏,绷着嘴角说道:“分开。”

    林浅浅凝着他,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胸口了,她抬手捂住心口,死死的压住那狂跳不止的心。

    陆宸嘴角微微翘起,帮她涂抹着药膏,最后还特别恶劣的说了句,“惨不忍睹啊,看来以后不能这么弄了。”

    林浅浅的脸上迅速漫上一抹红晕,快速的蔓延至脖颈,她咬唇,不去看他。

    陆宸拿过浴巾帮她擦着头发,这一刻,她神态安宁的享受着丈夫带给她的温暖,而陆宸也沉浸在这小小的平凡而简单的幸福之中。

    林浅浅穿着陆宸的衬衣,下边是他的运动裤,他看着她,说道:“我开了暖气,你还是不要穿那条运动裤了。”

    林浅浅脸上又快速漫上一抹红晕,垂首不语。

    “不要去美国了,嗯?”陆宸走过去,将她圈在怀中。

    林浅浅抬眸望入他写满了真挚的眼眸中,“我……会好好考虑的。”言罢,她推开他,去了厨房。

    公寓里的冰箱里并没有什么食材,林浅浅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用仅有的一点大米外加两枚鸡蛋做了一顿蛋包饭。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平时在陆宸看来入不了眼的蛋包饭,他却跟她一人一口的吃的很开心。

    雨越下越大,凉州的秋天,雨很多时候会缠缠绵绵的下个不停。

    两人吃完了蛋包饭后,林浅浅便坐在沙发里,手中捧着一杯热水静静的看着雨丝敲打着玻璃窗。

    陆宸走过来,将她抱在怀中,“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从小到大都这么喜欢看雨。”

    “我妈很喜欢雨,我至今还能回忆起来她每每看着雨时那专注的神情。”林浅浅眸光有些涣散,声音低低的说道。

    对于林浅浅的身世陆宸少许知道一些,她母亲是个未婚妈妈,好像当时是一个有名的画家,但是死于抑郁症。

    林浅浅后来便被送去了孤儿院,直到八岁的时候被奶奶带回到陆家。

    当时她的眼睛很美丽,陆宸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他以为能够拥有这样一双美丽眼睛的女孩儿,一定是开心快乐的,但是正是这双眼睛,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的死。

    他怜惜她,虽然那时候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儿未必会知道究竟什么是怜惜,但是他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逗她开心,去保护她。

    “你知道吗?”林浅浅突然看向他,“我妈死的那天,外面也下着雨,她跟我说她累了,想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陆宸心口骤然一缩,他紧紧的抱住她,“别说了。”

    “你知道吗?”林浅浅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当时我还很开心,以为妈妈真的能够去找寻自己的幸福,但是,直到她没了呼吸,我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幸福。”

    陆宸眼眶酸涩的厉害,他从来不知道亲眼目睹自己母亲死亡的人的感觉究竟是怎样的,但是这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了。

    “你还有我。”

    这低柔的四个字,让林浅浅呼吸凝滞,她看着他,很认真的看着,最后用力缠紧了他的脖颈。

    这个男人,是一个即便爱了也不会轻易说出口的男人,而她对他还没有完全失望,所以,她愿意给他时间,让他彻底的对自己展露心扉。

    夜晚很静,只有窗外的刷刷雨丝,林浅浅依偎在他的怀中,渐渐睡去。

    陆宸低眉看了眼怀中睡相恬美的女人,最后抱着她去了主卧,当目光落在那一排蒙奇奇身上的时候,他脚步顿了一下。

    第二天醒来,阳光很美,林浅浅昨天被陆宸折腾的狠了,竟然睡到八点才醒过来。

    陆宸早已经不在,她看着身边的位置,去了卫浴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翘了下嘴角,“林浅浅,他或许还值得你为他付出。”

    洗漱之后,她去了客厅,陆宸给她留了纸条,今天放她一天假,她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早饭已经买好了,吃之前要用微波炉热一下。

    林浅浅抿了下唇,看了眼大门方向,试着推了一下,竟然没有反锁!

    目光落到原本应该放着蒙奇奇的地方时,她怔忪不已,以他对白馨的在意程度,那些蒙奇奇应该不会被轻易丢掉,难道……

    她看向这间公寓的另外一处房间,深吸了口气,走过去。

    手几乎已经就要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她又收了回来。

    林浅浅,不要看,看了只会让你失去勇气,就算这间房间里放着的都是与白馨有关的东西,也要当做不知道。

    重又回了客厅,将早饭重新加热了一下后,便用座机给陆宸打了通电话。

    “我今天晚上要回别墅。”

    陆宸没有反驳,“下班后我去接你。”

    林浅浅放下电话,看了眼这客厅,那些曾经白馨喜欢的东西都已经被他给收走了。

    嘴角微微翘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他能够这样做,正说明他的心里,其实还是在意她的。

    她坐在沙发里,静静的感受着阳光的暖意,中午时分,公寓的门打开,陆宸拿着午饭回来,她愣了下,“你怎么过来了?”

    “想跟你一起吃午饭。”他笑着说,将盒饭放在桌子上,“涂药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