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急匆匆的进了别墅,直接拿起林浅浅的行李箱塞到了路虎的后备箱里。

    唐奕在远处看着这一幕,眉头皱的更深,难道浅浅真的不在别墅?

    陆宸直接去了公寓,听到门铃声,林浅浅皱了下眉,怎么今天他回来的这么早。

    陆宸将行李箱放在门口,一把抱住了林浅浅。

    那种力道……

    林浅浅感觉腰都好像要断了,“陆宸,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他将下巴抵在她的颈窝,深深的吸了口气。

    林浅浅愣了愣,心里隐约升起一丝不安。

    由着他抱了一会儿,她瞄到自己的行李箱,“只是让你帮我拿一套衣裳,你怎么把行李箱都拿来了?”

    陆宸握着她的肩,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林浅浅……”

    他欲言又止,林浅浅心里的那种不安越发浓烈了几分,“你究竟怎么了?”

    “没什么。”陆宸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进了主卧,林浅浅勾着他的脖子,“陆宸,你告诉我,是不是收购孙氏出了什么问题?”

    陆宸亲吻着她的脸颊,在她耳边啄吻着,林浅浅突然意识到什么,浑身绷紧,“你回来这么早,应该不会只是想着这件事……吧?”

    “是。”陆宸看着她。

    林浅浅浑身紧绷成一线,“可是我……”

    “我会轻一些。”他此刻觉得,只有切实的与林浅浅连接在一起,才能将他脑子里关于白灵的所有一切都摒除出去,“给我。”

    林浅浅抿着嘴角,脑子里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陆宸目光越发幽深,“老婆,给我。”

    她如同受到了蛊惑,竟是由着他的手一点点的覆上她的肌肤,一点点的褪下了她身上的所有遮蔽。

    当他看着她如瓷般白皙的肌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人是他的,狠狠的要她!

    林浅浅察觉出陆宸今天很反常,可是她不想问,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如果打定主意不想说,即便你磨破了嘴皮子,他也一定不会告诉你。

    退去了生涩,加上这次有了吻以及前戏,林浅浅没有了昨天那种被撕裂的痛,她的热情让陆宸忘记了一切,只想永远的跟她连在一起。

    “老婆,说你爱我,大声的说。”陆宸喘息着。

    林浅浅脸颊绯红,“我爱你……老……公。”

    陆宸满意的勾了下嘴角,“有多爱?”

    “……嗯,很爱……爱死了。”

    “你老公威猛吗?”

    “嗯。”

    ……

    陆宸问一句,林浅浅脑子几乎当机的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一句,每一句都让陆宸满意的翘下嘴角。

    当激情褪去,暧昧的气息一点点的消散下去时,林浅浅感觉全身好像散架一般,“陆宸,你都不累吗?”

    陆宸皱眉,“这么快你就忘记了称呼?”

    林浅浅颦眉。

    “叫老公,我是你老公。”陆宸捏着她的下巴,皱眉纠正。

    林浅浅抿着嘴角,其实她觉得自己骨子里是一个有些别扭的人,明明刚刚疯狂的时候,自己喊了不知多少遍的“老公”,可是此时被他抱在怀中,自己竟然有些羞于去喊这个再正常不过的称谓。

    陆宸见她眼神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心里升起一丝躁意,“你如果不叫,也行,我们就只能再做一次,那样,你就不会喊得这么艰难了。”

    林浅浅一慌,“别。”

    陆宸饶有兴味的欣赏着怀中这个小女人的羞涩,所有的那些淤积在心头的愁思烦恼暂时的都消散了。

    “不回别墅了吗?”林浅浅见陆宸迟迟没有起来的打算,问。

    “你就这么不愿意住在这里?”

    即便,他已经将所有以前为白馨准备的一切都收了起来,她还是在意,还是不想住在这里吗?

    林浅浅怅然的笑笑,“我的家就是那个别墅。”

    守了三年,也有这三年自己费心思准备的东西,或许那个别墅有太多的心酸和眼泪,但那是她的家,而这里,不是!

    陆宸眼神黯了黯,随即挑了下眉,“好,去洗澡,洗完了,我们回家。”

    林浅浅眸子一瞠,心里因为那个“家”字而生起一股暖流,她看着他,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两人洗完了澡之后,陆宸将行李箱拿进来,“其实你还是穿我的衬衣最性|感。”

    林浅浅抬眸看他眼,挑了件衣裳,“性|感是留给你的,不是让外人看的。”

    陆宸怔忪了一下,随即一脸暧昧笑意的来到她的面前,在她还恍神的时候,快速的亲了下她的唇,“这话我爱听。”

    林浅浅脸上飞窜上一抹红晕,不再看他,只是拿出一件衣裳,背对着他,换上。

    她背着手穿bra的时候,陆宸抬手帮了她一下,这让林浅浅的心再次飞速跳动起来,脸上的红晕快速的蔓延到脖颈。

    陆宸抿着嘴角,这女人是这样的美好,他拥有了,就不能再伤害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统统见鬼去吧!

    白灵不是白馨!

    两人离开公寓,陆宸敏锐的发现了唐奕,他皱了下眉,随即嘴角诡诈的一勾,握住林浅浅的肩,在林浅浅的颊边亲了一下。

    林浅浅慌乱的四下看了看,嗔他眼,“这里有监控。”

    “监控怎么了,你是我老婆,我亲我老婆还怕什么人看吗?”

    空旷的地库,将他这话给扩的声音很大,可以清楚的让唐奕听到。

    唐奕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看样子,他的确误会了什么,浅浅似乎很幸福。

    她独守空房三年,是应该拥有本就应该属于她的幸福了。

    他垂眼,再次抬头的时候,陆宸与林浅浅已经上了车,他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如此甚好。

    陆宸的路虎驶出地库,唐奕则久久都停在原地,陆宸从后视镜里看着唐奕的那辆车,感受着他的落寞,心里无声一笑。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没有跟上来,否则的话,一定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万箭穿心。

    林浅浅捕捉到他嘴角的那抹笑,皱眉,“今天收购孙氏的最后一次会议还顺利吗?”

    “不顺利。”陆宸绷着嘴角说道。

    林浅浅怔了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