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灵发现林浅浅在看她,冲她盈盈一笑。

    林浅浅恍惚一下,快速敛下心里的所有纷乱情绪,大步向着白灵走去,“白馨?”

    “你认识我姐姐?”白灵看着林浅浅。

    姐姐?!

    林浅浅怔了下,她似乎没有听说白馨有一个妹妹的,“白馨是你姐姐?”

    白灵看了眼时间,“抱歉了,我还有约,如果你认识我姐姐的话,我们改天再约。”

    林浅浅怔怔的看着白灵匆匆的背影,又看了眼陆氏大楼,心里隐隐浮上一个想法,或许白灵来这里是为了约陆宸的。

    她只觉得心口一阵闷疼,抚着胸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给陆宸办公室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数声,无人接听。

    她凄然一笑,或许白灵来这里真的是约了陆宸!

    上回慈善晚宴上,陆宸只是因为一道与白馨很像的背影就丢下了自己,那么这一次,看到与白馨如此相像的白灵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脑子里一时乱糟糟,她仰头看了眼天空,脚步有些艰难的向着药房走去。

    按着朱丽叶说的,买了几样东西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有些心绪难宁,有些坐立难安,她最后来到了窗口,仰头看着陆宸的办公室窗口,那里空无一人,她很想阻止自己那越来越乱的思绪,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到了下班时间,林浅浅没有见到陆宸来接她,皱眉,给刘强打了通电话。

    刘强只说陆宸今天突然有点儿急事,可能一会儿会回来,林浅浅扯了扯嘴角,“我先回去了。”

    她一个人有些心绪复杂的去了地库,这才想起,自己的保时捷还好好的停在机场。

    打了辆车,去了机场,付了停车费之后,开车回了别墅。

    陆宸早已经回来,看到她失魂落魄的,不禁皱眉,“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在陆氏等着我。”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只是有点儿累而已,突然想起我的车还在机场,那里停车费还真的是贵的离谱。”

    陆宸看着她兀自唠唠叨叨,不禁心中更加疑惑,“你过来。”

    “我先上楼去换下衣裳。”林浅浅没有看他,上了楼。

    陆宸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觉得好像在躲着他。

    林浅浅贴着门,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至少他还知道回来。

    敲门声传入耳中,林浅浅已然调整好了心情,她开门,看着眉头紧拧成疙瘩的陆宸,“你今天下午似乎很忙。”

    “嗯。”陆宸倚靠在门边,看着她脱下外边的小西装,“下午去见了一个人。”

    林浅浅拿居家服的手突然一僵,见了一个人,是白灵吗?

    咬唇,将几乎就要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不要说,不要问,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我饿了,我们晚上吃什么?”陆宸扬眉看着她,“我还记得某人跟我说晚上要好好陪着我的。”

    “我下去看看。”林浅浅换上居家服,就要下楼去,一把被陆宸抓住了手腕,抵在了墙上。

    四目相对,林浅浅的呼吸有些急促。

    “你今天有些反常,是不是朱丽叶那个男人婆又教唆你什么了?”陆宸几乎贴着她的鼻尖问。

    “没有,她只是跟我说要好好保重,别的没有说。”

    林浅浅的眼神有些慌乱,甚至于不敢与他对视,唯怕被他发现自己已经知道了白灵的存在。

    “没有最好。”陆宸笑了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下去做饭,我真的饿了。”

    林浅浅今天总是恍神,不是错将糖当盐,就是将老醋当成了酱油。

    陆宸又吐出一口菜,满脸的无奈,“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能做出这么难吃的菜?”

    林浅浅咬唇,“我也不是有意的。”

    “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猛地握住了她的手。

    “什么也没有。”林浅浅如同逃避一般,抽开了被他握住的手。

    陆宸凝眉看着她,“林浅浅,你最好不要试图隐瞒什么。”

    “我从没有想要跟你隐瞒什么。”

    从始至终,那个想要隐瞒的,是你。

    陆宸又盯着她看了会儿,“现在怎么办?”

    “我重新做。”

    林浅浅去了厨房,看上去有些慌乱,有些抱歉,可是她自己最清楚,那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以一种平常心面对陆宸。

    她的动作很快,做了一碗汤出来,加盐的时候,特地仔细看了看。

    “你将就一下。”

    陆宸越发觉得她太古怪了,“我说林浅浅,你大姨妈都过去几天了,你怎么还这么奇奇怪怪的?”

    林浅浅看他眼,“我先上去了。”

    “你不吃饭?”

    “我……没有胃口。”

    “又没有怀孕,坐下来,陪我一块吃。”陆宸沉下脸色。

    “我说了,我没有胃口。”林浅浅甩了话,上了楼。

    陆宸僵在原地,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追去了主卧的时候,她正在卫浴间洗澡。

    他无意间瞥见床头柜上放着的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好奇之下打开来看,脸色一点点阴沉了下去。

    目光幽淡的看了眼卫浴间的方向,一言不发,薄唇紧抿成刃的离开。

    林浅浅自然不知道自己洗澡的时候,陆宸曾经进过主卧,也曾打开过那个袋子。

    她在主卧里等了一会儿,陆宸还没有上来,她想或许没有人在的时候,他会怀念一下跟白馨曾经经历的一切。

    有些懊恼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浅浅,你敢爱敢恨,你不需要去患得患失,不是说了要洒脱,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她终于听到了脚步声,心没来由的跟着跳了一下,掀了被子上了床。

    陆宸原本想要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可是他越想越生气,汤也只是喝了两口,便如何也喝不下去了。

    他开了主卧的门,看到她没有等他,只是将一个后背留给自己,心里的那股邪火越发的烈了几分。

    大步走过去。

    哒哒的脚步声如同一把锤子在林浅浅的心头敲出重重的一下,两下……

    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她脊背紧绷成一线,两人却是有默契的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变得异常诡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