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目光在刚刚放着黑色塑料袋的床头柜上看了眼。

    没了!

    藏起来了?

    “今晚我还有个重要的邮件要收,你先睡。”

    林浅浅倏然睁开眼睛,心口如同被一把锤子重重的砸了一下,他是因为那个白灵吗?

    所以,他又想起了白馨!

    他,动摇了。

    会不会又收走了给予自己的这些微的柔情?

    一时间,脑子里一团乱。

    陆宸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心中暗暗说道:只要她拉住他的手,留他,撒个娇,他就将一切统统忘掉。

    两个人彼此各怀心思,气压似乎变得更加的低。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声音尽量平静的率先打破这诡异的寂静。

    “那你去吧。”

    陆宸的呼吸乍然一变,她竟然真的为了避孕而没有挽留自己。

    好啊,林浅浅,说自己如何如何爱我,却连个孩子都不肯为我生,这还算哪门子的爱!

    林浅浅清楚的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悸的气息,微不可察的用手按住了隐隐作痛的心口,闭上了眼睛。

    陆宸一眨不眨的盯着林浅浅的背影,手一点点的收紧,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来到了书房,他烦躁的点燃一支烟。

    他承认自己这三年来对她实在是太过分,太差劲,没有给她一点儿安全感。

    自从他从村子里将她找回来,怀疑当年并不是她故意那样告诉白馨的之后,他已经在努力的去改变自己,纵然给不了她爱,却也尽量给她柔情。

    直到,那天,他说自己好像爱上她了。

    可是,她却是这般回应他的!

    没良心的女人!

    “嘶……”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烟燃烧到了尽头,烫到了他的手指,他手一抖,烟蒂又正好掉在他平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背上。

    “特么的!”他愤怒的低咒了一句,一拳狠狠落在书桌上。

    主卧里,林浅浅抱膝坐在床上,似乎只有这种姿势,才能让她感觉不是那么的冷。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他说好像爱上她了,果然好像不是肯定。

    只是一个白灵,就轻易的让他乱了心。

    她对着天花板凄然笑笑,会不会明天早上醒来,他与她又变得水火不容了?

    他又是否会因为白馨,将一颗心又都给了白灵?

    手机突然传来微信提示音,她拿起手机,朱丽叶问她陆宸究竟选了什么。

    林浅浅嘴角那抹自嘲的弧度又加深了些许,她还没有来得及让他选,他便已经将自己重重推开,还有再选的必要吗?

    朱丽叶见林浅浅迟迟没有回复自己,不禁皱眉。

    “叶,你怎么了?”Boris吃了一串羊肉串,问朱丽叶。

    朱丽叶抿了下唇,“Boris,我怎么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好像浅浅出事了。”

    Boris看了眼时间,在朱丽叶就要站起来的时候,重新将她按坐下来,“夜晚是美妙的,说不定这个时间……”他露出一个“你懂”的眼神。

    朱丽叶凝眉想了想,会吗?

    或许!

    他们现在虽然结婚三年,可是却过着新婚夫妻的日子,或许真的像Boris说的,他们应该忙的没有时间回复自己。

    有些心事重重的跟Boris吃着羊肉串,Boris说道:“我追着你来到凉州,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我?”

    朱丽叶好笑的看着他,“Boris,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只是把你当成哥们,哥们懂吗?就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但绝对不是恋人的关系。”

    这么多年,她见证了林浅浅这个好闺蜜辛酸的情路,她不敢轻易将自己的一颗心给任何人,哪怕她对Boris有些许的好感。

    Boris耸了耸肩,“搞不懂你们东方女人,爱了就爱了,不爱就不爱,竟然还有什么哥们一说。”

    朱丽叶撇撇嘴,笑嗔一句,“你搞不懂的事情多了。”

    林浅浅听到有汽车驶离的声音,她赤着脚冲到窗口,完全不顾脚上的凉意,就那么瞠大眼睛看着那辆路虎越驶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他是去找白灵吗?

    林浅浅脑子里这个念头汹涌而来,她慌乱之下冲去了书房,当她嗅着浓重的烟草气味,摸着没有一丝热气的电脑机箱的时候,她笑了。

    可,眼角却有湿润滴落。

    他所谓的收发邮件不过就是借口,他在缅怀白馨吗?

    林浅浅怅然若失的回了主卧,还没有进门,身子便好像被抽空了力气似的,跌坐在地上。

    她试图忍住泪水,但是这空荡荡的别墅,再次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空寂,落寞,委屈……所有的一切情绪纷沓而至,杂揉在一起,让她失声痛哭起来。

    陆宸去了seven酒吧。

    裴若离看到他黑着一张脸,微微皱了下眉。

    “怎么了?”他坐在陆宸的身边,打了个响指。

    陆宸抬眼看他,“阿离,你说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林浅浅?”裴若离挑了下眉尾,“吵架了?”

    “谈不上吵架,只是有点儿莫名的闷堵。”陆宸灌了一口威士忌,灼辣依旧压不住心涩。

    裴若离饶有兴味的看着他,这家伙动情了,绝对的!

    “为什么闷堵?”裴若离拿过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吗?”陆宸凄然又有些自嘲的笑,但见裴若离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他笑的更加厉害,“安全套,避孕药,还有紧急的,倒是门清。”

    裴若离皱眉,而后又扬眉,“你想要个孩子?”

    “当然了。”陆宸完全是不假思索的说道。

    “可你扪心自问一下,这三年,你给过林浅浅什么?”

    裴若离的话虽然很短,却是如同当头棒喝一般,让陆宸瞪大了眼睛。

    是啊,三年,他什么都没有给她,除了羞辱,冷漠。

    裴若离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好好想想,或许她只是觉得你们的关系并没有稳定下来,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你,更遑论是爱情结晶的孩子了。”

    陆宸看着裴若离去招呼其他的客人,眉头越皱越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