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最后灌了一口酒,离开seven,开车准备回别墅。

    就在红灯变绿灯,他猛踩油门的时候,一道倩丽的身影突然横冲出来,他惊得心跳几乎骤停,猛踩刹车。

    刺耳的轮胎擦地的声音后,那道身影在眼前一点点倒下。

    曾经亲眼目睹了白馨被汽车撞飞倒在血泊中的陆宸用了两年才走出心里的阴影,此番再看到活生生的生命在眼前倒下,心就好像突然停止了跳动。

    他在车上呆坐了许久,才终于回过神,下车去看看人怎么样了。

    当他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时,他愣了,准确的说,魂魄尽失。

    白馨死于车祸,而眼前的白灵会不会赴后尘?

    而这一次,刽子手是他!

    向来冷静的他,慌乱而无措。

    脑子里白馨的那张染满血色的脸迅速闪过,紧跟着又是白灵的,最后两张脸幻化成一张。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陆宸终于回过了神,将白灵抱到车上,飞速向着附近的医院驶去。

    他不时回头看看白灵,车子就要到了医院,他浑然想起自己刚刚喝了酒,如果陆氏总裁被曝出酒后驾车对于陆氏而言是个致命的打击。

    情急之下,他打给了裴若离。

    裴若离听说陆宸撞到了人,心下一凛,匆忙安排,一面找了信得过的代驾,一面还帮陆宸安排了医院。

    陆宸先是带着人去了裴若离说的那家医院,而后裴若离也带着代驾匆匆赶来。

    这家医院是家私立医院,除了医疗仪器高精尖,药费也贵的离谱,但是就有一条,绝对的保护患者隐私。

    当裴若离看到从急救室推出来的女人时,懵了。

    “那是白馨?”裴若离问。

    “你也觉得很像是不是?”陆宸声音有些沧桑的问。

    “也就是说不是?”裴若离眯了下眼睛,若不是白馨,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相像的女人?

    “是白馨的妹妹,白灵。”

    裴若离眉头一拢,“你之前就已经见过她?”

    陆宸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的?”

    陆宸便将之前的一些事情都简明扼要的说给了裴若离听。

    裴若离眉头越皱越深。

    他和陆宸从小一起长大,跟林浅浅关系并不热络,那是因为只要有男生对林浅浅表现的稍微热情一些,都会被陆宸狠狠修理。

    一开始疏远林浅浅,是因为不想毁掉他与陆宸的友情,后来他出国,与林浅浅也就彻底断了。

    但是,白馨的存在他是知道的。

    “这个有点儿怪,白灵为什么要在最近给你用白馨的用户名发邮件,你不觉得奇怪吗?更何况,白馨当时的邮箱,三年VIP还会被很好的保留着?”

    陆宸怔忪了一下,当时他也是太过震惊了,真的没有很好的去理清楚这些事情,如今想来,那个邮箱虽然用户名是白馨,但是并不是VIP邮箱。而且,三年时间,如果没有付费,早就会封掉VIP邮箱。

    两个人,彼此对视,气氛凝滞,最后,裴若离说道:“事出反常,好好调查一下,别是什么人的别有目的。”

    陆宸点了下头,“你放心吧。”

    裴若离凝眉想了会儿,“不如这件事就交给我,我会帮你妥善处理。”言罢,他又抬腕看了眼时间,“你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让代驾开我的车先送你回去。”

    陆宸摇头,“只不过小半杯酒,如果不是她突然冲出来,我是不会撞到她的。”

    裴若离饶有兴味的看了眼病床上静静躺着的白灵,意味不明的甩了句,“还真的是好巧。”

    陆宸不傻,自然听得出来裴若离这话中的阴阳怪气,他抬手握了下裴若离的肩膀,“一切拜托了。”

    的确是耽误了太久,他只怕林浅浅会多想。

    那个女人,有什么都愿意藏在心里,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情绪外露,他开始有些担心她。

    速度极快的开车回了别墅,主卧的灯依旧亮着,他的心重重拉扯了一下,脚步匆匆的冲进了别墅。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

    陆宸看到她赤脚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眼角还有泪痕,心里酸酸的。

    林浅浅闻声,动作迟缓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低哑的说道:“你回来了。”

    那语气很平静,无波无澜。

    陆宸眉头紧拧成一团,这女人,他出去这么久,她不问一句,甚至连责备都没有,就这么一句就完了?

    林浅浅撑着就要站起来,但是不知道是坐久了,还是伤心过度,她竟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勉强站起来。

    陆宸目光森冷的看着她,一步步的向着主卧那张床蹒跚而去,心里的火气终于不受控制的冒了起来。

    他大步走上前,将她打横抱起,丢到床上。

    在林浅浅准备撑着坐起来的时候,他箍住她的下巴,压抑着怒火问:“我出去了这么久,你难道就只会如此平静的说这么一句话吗?”

    林浅浅望着他如同覆着寒霜的眼睛,心里自语:难道我要问什么自取其辱的话吗?

    如果不是她悲伤至极,绝对不会让如此狼狈哀伤的自己展露在陆宸眼前的。

    陆宸捏着她下巴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她微微蹙眉,却是一语不发。

    “你难道就不好奇我去干什么了吗?”陆宸更是心中涌上一股无名的怒火。

    林浅浅眼神恍惚了一下,刚刚她没有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这会儿他凑近了,她清楚的嗅到了几种不属于他的味道。

    女人的香水味,医院的消毒水味,酒味……

    她想了想,哦,原来他陪着白灵去医院了。

    陆宸目光牢牢锁着她的眼睛,但见她露出一种恍然彻悟的眼神时,心里一阵惊疑。

    “你在想什么?你说出来。”他声音有些暴躁。

    林浅浅看着他,突然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陆宸眸色幽暗了些许。

    “我笑你在强人所难。”林浅浅嘴角又是那抹淡然的笑,陆宸心里的躁意越发浓烈了几分,止不住用力掐了下她的下巴。

    “唔……”林浅浅止不住闷哼出声,可很快她便又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陆宸,你真的在强人所难,你难道没有察觉出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