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动作很轻的开了休息室的门,果然就看到林浅浅那道纤瘦的背影。

    他轻轻的走上前去,自身后将她环住,“这间休息室如果你真的很介意的话,砸了,按着你的风格重新装修。”

    林浅浅回眸看着他,“你刚刚的话……”

    “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陆宸将下巴落在她的发顶,“她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真的这么介意的话,我马上就让法务终止与她的合作。”

    “那样你投入的,恐怕就收不回来了。”林浅浅声音平静的说道。

    “你觉得我会在意?”陆宸扳过她的肩。

    “我只是实话实说,欧黛现在的影响力其实还是蛮大的,她的势头还没有消减下去的时候,我不赞成跟她终止合作。”

    林浅浅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和理智,如果不是刚刚的一幕那样的真实,陆宸都几乎以为那或许是一场梦。

    “还有这间休息室,也留着吧。”林浅浅沉声说完,走到那张暗灰色系双人大床边,“陪我躺一会儿吧。”

    陆宸如同石化,有些不明白她究竟什么意思。

    林浅浅笑着向他伸出手,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特么的,不管了!

    大步走过去,与她相拥一起躺在这张床上。

    “老公。”林浅浅枕着他的胳膊,声音低低的唤。

    “嗯?”

    “你刚刚的话……”

    陆宸的心一紧,难道她只是表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深处还是介意的?

    想想,他便也释然了。

    自己只是看着她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便怒火中烧。她那天可是亲耳听到了欧黛的叫声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陆宸目光写满诚挚的看着她。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林浅浅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又在飞速跳动起来,虽然她的第一次充斥着痛和羞辱,但是她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很多人都说,其实男人跟女人都差不多,对自己的第一个人有着难忘的感情,虽然他那天说好像是爱上自己了,但是她愿意给他时间,等着他将“好像”两个字去掉。

    陆宸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点头,“对。”

    林浅浅眼眶又是一酸,她将头埋入他的胸膛,没有再说一句话。

    陆宸只是轻轻的环着她的腰,静静的陪着她躺着。

    LK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景阳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原本心不在焉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雀跃,一双眸子闪烁不定。

    “你……刚刚说什么?”

    “陆欣然来到陆氏大闹了一场。”对方明显有些不耐的又重复了一遍。

    景阳攥着手机的手有些抖,为了缓解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他扯了扯领带。

    真的是天助他!

    白灵现在已经成功入职陆氏,陆欣然如果也能在陆氏的话,估计很快就能够将陆宸跟浅浅之间的矛盾最大化!

    对方见他迟迟没有开口,语气不耐的说道:“这个忙我已经帮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了?”

    “这个目前还不行。”景阳薄唇轻启。

    他好不容易在陆氏找到这么一个人当自己的眼线,怎么可能轻松就放弃了呢?

    “景阳,你特么的耍老子呢?”对方恼羞成怒。

    景阳轻哂一笑,“我奉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你在陆氏这么多年,应该比我了解陆宸的脾气,一次不忠百次不忠,你倒不如就不忠到底了,说不定,到了你落难的时候,我会帮你呢!”

    “你!”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挂了。”景阳不及对方开口,他便挂断了电话。

    靠在大班椅里凝眉想了许久,他按下内线,让托尼帮他查找一下陆欣然的具体位置。

    托尼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便敲门进来,“景总,陆小姐现在在陆氏附近的一家米其林餐厅。”

    景阳点了下头,“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打给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景阳开车来到了那家米其林餐厅,透过通透的玻璃窗向里望去,便看到陆欣然一身正装,红肿着眼睛,一边抽泣着打着电话,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那样子……

    他不禁嘲讽的翘了下嘴角,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开了车门下车,大步走进去。

    陆欣然猛抬头的时候,整个人如同石化,那个是景阳!

    “景……”陆欣然使劲儿嚼了两口,吞咽下去。

    景阳佯装才看到她,皱眉,“你怎么在这里?”目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不是自诩从来不会穿正装的吗?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陆欣然此刻很激动,在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的时候,能够碰到景阳,这对她而言,就是莫大的安慰,没有跟陆母再多说一句话,直接掐断通话。

    “你怎么会来这里?”陆欣然现在是又激动,又懊恼。

    也不知道自己这副鬼样子有没有让他更加的嫌恶。

    “在这附近见个客户,有点儿饿了。”

    “你最近还好吗?”陆欣然抬眼看着他。

    “还不错,你怎么会穿成这样?是去应聘?”景阳在她对面坐下,这让陆欣然的一颗心再度飞速跳动起来。

    景阳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心里不屑的轻嗤一声。

    “我不是。”陆欣然只有面对景阳的时候,才会收起骄纵的性子,宛若一个淑女般轻声的说道。

    “那你……”景阳皱眉看着她,即便已经知道她为什么会穿成这样,他依旧不露分毫。

    “还不是……”陆欣然想起这件事,心里的火气就怎么也压不住,“还不是林浅浅!”

    景阳面无表情,陆欣然颦眉,难道过了这么多年,景阳对林浅浅已经成了路人?

    “她怎么了?”景阳声音异常平静。

    陆欣然深吸了口气,将林浅浅的几大罪状添油加醋的说给了景阳听。

    景阳面上极力维持着平静,可是心里却恨不能可以将对面坐着的嘴巴不停张合的女人给捏死,竟然敢如此的诋毁他爱的女人!

    “如果我是你,我会重新回去。”景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截口打断了她。

    陆欣然愕然,“你说……让我回去?”

    可是她已经闹得那么僵了,还能回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