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开门声,林浅浅皱眉抬头看去,她以为还会是白灵,但当她看到是陆宸的时候,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可那眼底一闪而过的神色没有逃过陆宸的眼睛,他盯着她看了会儿,“你怎么了?”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刚刚他与白灵应该碰面了吧?一前一后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陆宸问。

    “没什么。”

    林浅浅原本想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只是刚刚垂首看着眼前的文件,便又改变了主意。

    “她……”

    陆宸以为是陆欣然,便道:“你如果不愿意她留在陆氏的话,我现在就让她离开。”

    林浅浅的眼睛蓦地瞪大,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离,原来那天,她在陆氏大楼外看到白灵……果然是陆宸安排白灵进的陆氏!

    手越攥越紧,心好像被一只手用力拉扯。

    那惨白的脸让陆宸越发疑惑,如果她不愿意大姐留在陆氏,实话实说就好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浅浅用力深呼吸,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没什么了。”

    这特么的叫什么话?

    陆宸心里涌上一股怒火,“你如果不愿意,你说出来,做什么要这样?”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她什么样了?

    还有,她实话实说有用吗?

    有用吗?!

    分明就是他安排跟白馨长得那么像的白灵出现在陆氏的,他已经安排了,她反对有用吗?

    心里的一团火越烧越旺,她霍地站了起来。

    那一双饱含愤怒和控诉的眼睛着实让陆宸愣怔不已。

    “你想干什么?”

    这话,他莫名其妙的竟然说的没有一点儿底气。

    林浅浅看着他,好多话,都即将脱口而出,可是她说不出口,她浑身颤抖不止,最后,只是越过他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陆宸愣在原地,低咒一声,“这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别扭?”

    林浅浅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扶着楼梯间的扶手上了顶楼平台,风拂来,她终于觉得胸口的那种窒闷感稍稍减轻了些许。

    陆宸想要追上林浅浅,可是刘强却拿着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过来,“陆总,您签个字。”

    他皱紧眉头,“放那放着。”

    “可这是很重要的文件,签个字就行!”

    刘强猜测着这夫妻两人八成是又吵架了,为了不当炮灰,他觉得应该让陆宸快点儿签字,他好避开这一波暴风骤雨。

    陆宸很是烦躁的瞪了他一眼,匆匆扫视一遍,没有问题,接过笔签下名字。

    因为憋着闷气,最后一笔,戳破了雪白的纸张。

    刘强有些紧张的吞咽了口口水,赶忙拿着文件匆匆离开。

    陆宸上了顶楼平台,看到她抱紧双臂站在那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轻咳一声,向她走去。

    “我们好好谈谈,如果你……”

    “不必了。”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林浅浅冷着一张脸打断,见他眉头又紧拧在一起,她抿了下唇,“该回去了。”

    陆宸心里有些堵,他特地上来找她,想要跟她好好说说陆欣然的事情,她这是什么态度?

    “你至于这么的别扭吗?”陆宸低吼。

    “我别扭?”林浅浅蹙眉看着他,随即不掩讥嘲的笑了,“是,我是别扭。”

    明知道白灵不是白馨,可是她还是在意,还是觉得心里堵,还是……莫名的嫉妒。

    陆宸是真的被林浅浅惹怒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林浅浅嘴角的笑容弧度又加深了些许,“没必要。”

    “你!”

    林浅浅没有再去看他一眼,脊背挺直的离开顶楼平台。

    陆宸僵在原地,他反复深呼吸,才终于勉强压住心里的怒火。

    两个人很是别扭,这种别扭一直持续到下班。

    陆宸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想要说留到明天在做,可是想着这接近一天的时间里她都没有给自己好脸色,连话都不说一句,便觉得他凭什么要一直这样低三下四的求着她跟自己说清楚?

    这陆氏原本就是家族企业,后来才发展成为股份制,陆欣然如果不是因为好逸恶劳,早就已经来陆氏成为高层管理了,她倒好,既然这么在意,当初就不要装什么大度!

    蹙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转身,脚步沉沉的离开。

    林浅浅抬头看着他充满怒气的背影,抬手揉了揉额角。

    原本这些文件可以留到明天再处理,可是林浅浅不想那么早下班。

    知道她别扭,陆宸特地等在陆氏地库,只要她走出来,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可是,他等了足有二十分钟,都没有看到她。

    一巴掌狠狠拍在方向盘上,紧跟着猛踩油门,驶出陆氏地库。

    他一路飞奔,来到seven酒吧,裴若离看到他这一脸的黑色,皱眉,“跟她又发生不愉快了?”

    陆宸绷着嘴角,“给我最烈的酒。”

    裴若离摸着下巴,探寻的看了他一会儿,“你们肯定吵架了。”

    陆宸猛地抬头,“你烦不烦?给我烈酒,如果不给的话,我去别的地方了。”说着就要起来。

    裴若离抬手按住他,“你我什么关系啊?当然会给你,不过,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我说你……”陆宸接过他递过来的酒,仰头灌了一口,“你可是开酒吧的,对客人说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不觉得可笑?”

    “你跟我什么关系?”裴若离又是这句话。

    陆宸连续喝了三杯酒,可是心里的那种闷堵感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还越发严重。

    “你少喝点儿,不是准备要孩子的吗?”裴若离温声提醒。

    “要个屁!”陆宸扯松了领口,“你知道她……”

    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老婆的事情还是不要说给他听好了,虽然他们从小一同长大。

    他这样子更是让裴若离肯定了他们吵架的这个想法,凝眉看了他一会儿,拽着他去了包间。

    一路上,陆宸嚷嚷着,“你松开我,去包间干什么?”

    “你们都够别扭的了,得用点儿法子,否则这火气如果留到明天,时间长了会出事。”裴若离将他拖去seven最大的一间包间,意味深长的一笑,“一会儿她就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