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毫无所动,亲完了这边的脚踝又去亲另外的一只,林浅浅头皮发麻。

    “陆宸,你真的不要这样。”

    他抬头看着她,“还生气吗?”

    她懵了一瞬,他这是……在意她的感受?!

    心里快速的涌上一股暖流,可随即又好像有一桶冰水从头浇下,他既然在意她的感受,又为什么要让白灵进陆氏?

    陆宸自然不清楚她究竟这般生气是为了什么,见她咬着唇,一句话不说,他继续向下吻去。

    就在他的吻即将落在自己的脚背上时,林浅浅疯了。

    他是这样骄傲的男人,为了不让自己生气,竟然选择去吻自己的脚背!

    那是脚,即便洗干净了,她也还是觉得不能够碰到他的唇。

    “我不生气了!”为了阻止他,她违心的说。

    陆宸皱眉,“是实话?”

    或许她只是一时想不通,毕竟任是谁看到被砸成那般的办公室,心里都会觉得堵的,何况是她?

    她是他老婆,以前没有维护她,没有给过她温暖,他觉得很对不起她,所以今天,他愿意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告诉她,他在意她,甚至于可以去吻她没有洗的脚。

    陆宸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脑子被酒精给麻痹了,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就低贱。

    林浅浅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我真的不生气了,我们回家吧。”

    “都已经这样了,解决完了再说。”陆宸扬眉,笑容在嘴角漫开。

    林浅浅原本心里涌上的那种暖意顷刻间消失无踪,他刚刚说……解决?

    陆宸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恨不能可以抽自己几个大嘴巴,看着她的眼神一点点的暗淡下去,他抿了下唇,“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浅浅目光平静的看着他,“我知道。”

    这三个字,叫陆宸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她可以说“你混蛋”,“你禽|兽”,可她偏偏说“我知道”,倒是让他觉得无颜面对她。

    他默了默,“我刚刚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林浅浅直直望入他的眼睛,依旧还是那句“我知道”。

    这三个字就跟当初她嘴角始终挂着的淡然浅笑一样,只不过那笑扎了陆宸的眼,而这三个字刺了陆宸的耳,但最终,却是痛了他的心。

    他静静的看着她,俯身,接着铺天盖地的吻再次落下,可是这一次,林浅浅毫无所动,就好像一块木头。

    他让她伤心了!

    陆宸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从她身上起来,端了酒杯又灌了自己一口酒,整个人身上除了散发着醉人的酒香之外,还有那种让人心悸的压抑的气息。

    林浅浅僵躺了一会儿,眼睛一直盯着包间的某一处,最后她坐了起来,准备去捡被他丢在一旁的裤子。

    陆宸却又灌了一大口酒,以极快的速度将她抱在怀中,紧跟着攫住她的唇。

    “唔唔……”

    她怔然瞪大了眼睛,还不及开口说话,便有醇香的酒液进了口中。

    她抗拒着想要吐出来,可是陆宸牢牢封住她的唇,她只能被迫吞咽。

    直到一口酒都进了腹中,陆宸才松开她。

    林浅浅怒瞪着他,“你……”

    陆宸捏着她的下巴,“都说酒后吐真言,林浅浅,我应该是真的爱上你了!”

    嗡——

    林浅浅的大脑在鸣叫,双耳也在疯狂的鸣叫,他刚刚说了什么?!

    眼睛越瞪越大,可是为什么视线越来越模糊?

    陆宸贴着她的唇,“我确信,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林浅浅突然觉得心口涌上一股酸涩,她等了这么多年,他终于亲口跟她说了这句话!

    泪水如同汹涌的洪水般顺着眼角不停的滚出来,陆宸慌了,抬手帮她擦着。

    “你哭什么?”

    语气不是很好,就好像小时候,他看到她哭的时候,也会不停的帮她擦掉眼泪,顺便再这样恶声恶气的吼上两声一样。

    林浅浅突然展开双臂勾住了他的脖颈,陆宸后背紧绷成一线,抿唇看着她。

    “我……”她嘴唇颤抖着,愣是发不出一个音。

    陆宸凝着她,“你想说你也爱我?”

    林浅浅哽着声音“嗯”了声,她还是第一次品尝这种深爱的人亲口承认是爱着她的感觉,真美妙。

    “我刚刚只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她柔软的唇封堵在唇齿之间。

    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吻如同最强的催情药,空气之中除了酒香还有男人跟女人散发出来的荷尔蒙的香味。

    “别这样。”林浅浅的声音有些喑哑,眼神有些迷离。

    陆宸勾唇笑着,“别这样是哪样?这样……”

    “嗯……”林浅浅此时跨坐在陆宸的腿上,陆宸还使劲儿按着她的肩将她往下压。清晰的硬度抵在她的那里,她止不住溢出声。

    陆宸这次充分吸取上次的经验,绝对不再说“解决”两个字。

    “老婆,今天我喝酒了,如果怀上了宝宝,会不会也是个酒鬼?”

    “我不知道。”

    “老婆……”

    “嗯?”

    “没事。”

    ……

    当激情褪去,林浅浅瘫软在沙发里,迷离着眼睛看着他,“会不会被裴若离笑话?”

    陆宸扬眉,裴若离的招数还真的是高明,也不知道他用这种方法骗到了多少纯情少女。

    他给她倒了杯红酒,恶声恶气的挤出两个字,“他敢。”

    林浅浅没有接他递过来的酒杯,“还是不喝了吧。”说着,她弯身去捡自己的衣裳。

    “那么着急干什么?”陆宸再次将她抱到怀中,“有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要好好探讨一下。”

    林浅浅的脸色微变了下,难道又要跟她提白灵的事情?

    她刚刚已经想的很清楚了,白灵不是白馨,他将她安排在陆氏,或许只是出于对白馨的那一份感情,他是陆氏总裁,而白灵,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安娜突然不在办公室,或许她今天也不会看到她。

    “还是不要说了。”

    唯怕他会开口跟她说白灵的事情,她如此说道。

    陆宸皱眉看了她一会儿,怎么都觉得她今天真的太奇怪了。

    “我想要跟你说的事是……”

    “都说了,让你不要说!”她有些激动的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结实的怀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