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脚步一顿,心突然慌了一下。

    “那个楼上的主卧正在弄衣帽间,工人们说可能还要两天,所以,你需要什么衣裳,你告诉我,如果要洗澡,就先去客房吧。”林浅浅冲他温柔一笑。

    陆宸长长的吁了口气,他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呢。

    他们俩手牵着手去了二楼,林浅浅帮他拿了换洗的衣裳,领着他去了客房。

    面对如此贤惠的她,陆宸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浓,不过,他告诉自己,只要等到刘强找到另外一间公司,那么一切都过去了。

    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腕,却是突然被硌了一下,拉起她的手腕,皱眉,“这是什么?”

    林浅浅脸色蓦然一变,竟然忘记了在工人们离开后将这个手链放到那个小箱子里。

    陆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脸,到底是什么?

    不及她开口说话,他一把撸起她的袖子,当那条唐奕为她手工制作的手链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眉头皱紧,“这是哪里来的?”

    林浅浅抿着唇,“这是叶子送给我的。”

    陆宸目光充满研判,明显不信,但他又不好去给朱丽叶打个电话求证。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林浅浅催促:“你快点儿去洗澡,一会儿饭菜又凉了。”

    陆宸去了卫浴间,洗好澡之后,林浅浅正在跟朱丽叶通电话,他有一种冲动,上前去,就当是开个玩笑般,抢过手机,一问便知那手链究竟是不是朱丽叶送的。

    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林浅浅看到他下来,笑着对朱丽叶说了句“再见”,然后弯着眉眼说道:“叶子的事情谢谢你。”

    “谢就拿出点儿实实在在的。”陆宸在她身边坐下。

    林浅浅自然清楚他指的是什么事情,冲他翻了个白眼,默不作声的吃着饭。

    陆宸忍俊不禁的笑,这一刻,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林浅浅。

    他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做了一盘糖醋肉,味道还挺不错,在她颊边亲了一下,起身收拾碗筷。

    林浅浅上了楼,进了客房的卫浴间,就在她拿起陆宸的西装时,发现了一根女人的长发,却绝对不是自己的。

    她脸色骤然一变,却是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过是一根头发而已,或许是在哪里不小心粘到的。

    这一晚,陆宸有点儿生猛。

    林浅浅被他折腾的筋疲力竭,最后什么时候睡去的,都记不得了。

    第二天,她感觉浑身如同被压路机碾压过,扶着腰恨恨的瞪着陆宸,正好陆宸睁开眼睛。

    她微慌,准备起身,却再度被陆宸一把拽到了怀中。

    “你别这样,不是说今天要举行孙氏的挂牌会吗?”林浅浅手横在他的胸口,单手使劲儿的想要挣开他的怀抱。

    陆宸按着她的头,她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最后放弃了挣扎。

    自始至终,陆宸一句话都没说,两个人只是静静的躺了一会儿,然后起来。

    林浅浅要准备早饭,陆宸坚持可以路上吃,当她坐上副驾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好像踩了什么东西。

    她颦眉,目光下移,看到一支口红。

    她的口红都是名牌,不可能有这种低廉的牌子,玫红色……她在脑子里快速的想着谁比较喜欢用这种口红的颜色。

    长发,口红,酒吧,晚归……

    林浅浅止不住扯动嘴角,笑容有些复杂,有些苦涩。

    陆宸正在发动车子,见她如此,探寻的看过来。

    “怎么了?”

    “没什么。”林浅浅将口红放到衣兜里,极力维持着平静,可是一颗心就如同被什么用力抓着。

    陆宸隐约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不过他没问,只等着她主动跟他说。

    两人路上买了肯德基早餐,然而林浅浅只吃了几口。

    陆宸抬手覆在她的额头上,“没有发烧,是不是还难受?”

    林浅浅神色恹恹的拂开他的手,“没事,就是没有胃口。”

    陆宸凝眉沉吟了一会儿,难道怀上了?

    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快啊。

    这时候,手机响起,是一串外地的座机号。

    陆宸按下车内蓝牙,电话接通,裴若离声音慵懒的问道:“阿宸,你昨天打电话给我有事?我人在外……”

    “没事。”陆宸脸色微变,“我们以后再联系。”

    林浅浅看着陆宸,忽然笑了。

    陆宸脸色铁青,有一种谎言被戳穿的感觉。

    “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林浅浅冷冷的看着他,声音也同样冷冷的。

    陆宸看着她,“昨天其实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林浅浅冷声截口打断,“这些,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陆宸的眉头一点点拧紧,脸色一点点变得僵硬,他宁愿她此刻可以质问他为什么裴若离会在外地,为什么他昨天要撒谎,可是她没有,她只有一句,习以为常。

    “你听我说,是……”

    林浅浅怒瞪着他,“停车。”

    陆宸没有停车,反而还按下了车门锁,“你先冷静一下,你听我说。”

    林浅浅深呼吸,可是依旧无法阻止心口的闷疼。

    “我问,你答。”

    陆宸点了下头,将车靠停。

    “你昨晚没有去seven?”林浅浅的声音在颤抖。

    “我是没有去,但是……”

    “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林浅浅目光灼灼的逼视着他,一双眼睛里充斥着很多陆宸看不分明的情绪。

    “是。”他声音艰涩的挤出这一个字。

    “你送了一个女人回家?”这话问出来的时候,林浅浅感觉心好像被撕开了,那些之前已经愈合的伤口,似乎在此刻又开始隐隐痛了起来。

    如果,他只是单纯的送一个女人回家,她可以大度的不去往深处想,可是他撒谎,并且这个女人明显是故意将这支口红“遗落”在车里的。

    心机够深,真的以为她林浅浅是一个只知道隐忍的受气包?

    陆宸没有想到林浅浅是怎么如此肯定的就问出的这个问题,但是,当他清楚的感受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愤怒,他只能坦白的承认。

    “是!但是……”

    “够了。”林浅浅冲他淡淡的一笑,语气低弱而无力的说:“可以了,今天不是孙氏要重新挂牌吗?开车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