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道寒芒自陆宸眼底流泻而出,他死死的盯着孙耀民,想到刚刚那些臭鸡蛋砸在林浅浅的身上,他眼底熊熊燃烧起两团火,越来越盛。

    他就要再一次将拳头落下的时候,孟飞珩声音缓缓的响起。

    “阿宸,犯不着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陆宸反复深呼吸,才生生忍下这一拳,只那收紧的手,手背上青筋虬结。

    孙耀民依旧咒骂陆宸,“你自己的老婆你不爱,老子帮你爱你还不乐意,竟然搞老子的孙氏!你特么的不让老子舒坦,老子又怎么可能让你舒坦?”

    一声声咒骂如同一根根针一般扎入陆宸的心,就因为他跟别的女人玩暧昧,他就可以这么绞尽脑汁的吃他老婆的豆腐?

    “你特么的放屁呢?”

    他眼底的那两团火“蹭”的一下彻底燃烧了起来,飞起一脚。孙耀民结结实实的挨了他这一脚,后背重重撞在墙上。

    “咔嚓”一声,是肋骨断裂的声音。

    孟飞珩狐疑的看着陆宸,他以前不是特别讨厌林浅浅的吗?什么时候突然转了性子?难道真的像阿离说的那样,他们……

    在陆宸又要飞起一脚的时候,孟飞珩的手落在他的肩上,“跟这种人,拳头多没意思?自己还受累。”

    陆宸斜睨了一眼孟飞珩,而后看向一脸愤恨的孙耀民,“你特么的好好玩。”

    孙耀民的心骤然一揪,只觉得陆宸这话如同地狱的召唤,他看向孟飞珩,“孟公子,这是我跟陆宸之间的事情,您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孟飞珩皱了下眉,而后眉头又舒展开,一脸的玩味。

    “孙耀民,你这么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孙耀民的心稍稍落下些许,可还没来得及那颗七上八下的心彻底落下,孟飞珩又笑眯眯的说道:“可怎么办呢?我跟阿宸那可以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

    什么?!

    孙耀民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没听说过这个?

    陆宸瞪了一眼孟飞珩,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跟他一起穿开裆裤长大?分明孟飞珩是十八岁那年才来凉州的好不好?

    孟飞珩完全无视掉陆宸眼中的怒色,摸了一下孙耀民肥厚的下巴,“那,我给你几个选择,我这里有种新药,你吃了之后如同神仙,你不是喜欢那些小美人吗?”

    孙耀民眸子一瞠,眸中满是惊恐,他也算是在商场上沉浮几十载,怎么能不明白那种新药是什么。

    “看样子,你不太喜欢这一个选择啊!”孟飞珩啧啧两声,声音柔缓,“别着急,还有。”

    “孟公子,你最好不要掺和这件事!”因为惊恐,孙耀民吼出来的这一声声音变了调,异常尖利。

    孟飞珩揉了揉耳朵,捏着孙耀民下巴的手越发用力,“擦!你特么的喊这么大声干什么?”

    孙耀民吃疼皱紧眉头。

    “我听说你一直喜欢潜水,所以呢,这一次,我大方一点儿,让我的人好好教教你。”

    孙耀民脸色惨白如纸,他满脑子都是“潜水”这两个字,“孟公子,您别这样,我不想潜水!”

    “那么你就是想要当神仙了?”孟飞珩脸上的玩味越发浓重,“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两个选择,无论你选哪个,你都赚到了!”

    言罢,他摆了摆手,身后的小弟拖着他就去了他别墅后边的游泳池。

    待孙耀民被拖出去,孟飞珩才一脸八卦的看着脸色黑沉沉的陆宸,“你们真的像阿离说的,睡上了?”

    陆宸狠狠给了孟飞珩一记眼刀子。

    孟飞珩缩了缩脖子,“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说你是专业查户口的?”陆宸绷着嘴角斥道。

    “说说呗,我真的很好奇。”

    陆宸眼睛一眯,而后伸手重重的在他身上擂了一拳,孟飞珩闷哼一声,“陆宸,你真的没有良心啊!老子过来帮你调教人,你竟然这般对老子!”

    “别一口一个老子的,你若是老子,我特么的就是孔子!”陆宸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

    此时的游泳池边,孙耀民被两个小弟摁着脑袋进了水,他惊恐无助,奋力挣扎。然,他越是挣扎,那两个摁着他脑袋的小弟的力道就越是大。

    “咕噜噜”的水泡泡越来越少,两个小弟将他拽出水来,他发出剧烈的咳嗽声,不及他呼吸新鲜的空气,两个小弟再次将他摁进水中。

    挣扎越发激烈,水花打湿了两个小弟的衣裳,两个小弟微恼,干脆直接将他丢进水中。

    孙耀民想要呼救,可是一张口,那水便灌入口中,这样的折磨对他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不知道过了多久,孙耀民如同一只死狗一般被拖到陆宸跟孟飞珩的面前,地上两条长长的水印子。

    孟飞珩单手支着下巴,如同欣赏一件作品一般,“啧啧,孙耀民你可真的不禁折腾啊!”

    孙耀民有气无力的抬头,正对上陆宸一双森寒的眼眸,他收手,咬牙,声音沙哑无比。

    “陆宸,算你狠!”

    孟飞珩挑了下眉,“阿宸,这孙耀民是不是水喝多了?明明教他潜水的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他竟然对着你放狠话!”

    陆宸自然知道孟飞珩这是想要把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心里有些感激于自己这辈子能有他跟裴若离这样好的两个兄弟。

    “行,孙耀民,如果你还能翻身的话,我等着你!”陆宸就要站起来,人折腾成这样,一条命去了大半条,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孟飞珩走到孙耀民的面前,低眉俯视着他,那种高高在上的目光就如同在俯瞰蝼蚁。

    他缓缓蹲下,摸了摸衣兜,从里边拿出一个装糖的小盒子。

    孙耀民神色乍然一变,哆嗦了两下。

    “孙耀民,我这叫占卜糖果,你看看你能抽到哪一种。”孟飞珩笑眯眯的,可是那笑意根本就不达眼底。

    孙耀民怎么敢去碰孟飞珩的东西?

    “擦!你瞧不起老子?”孟飞珩一脸不悦,“那老子帮你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