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没能阻止白灵,重重吐出一口气,心里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朱丽叶几次都想要过去,但都被林浅浅给阻止住。

    陆宸终于回来,看着林浅浅依旧面色平静的吃着菜,心里莫名的又涌上一股火气。

    唐奕看向他,“你跟我出来一下。”

    “快些吃,吃好了,该回去了。”陆宸并没有理会唐奕,对林浅浅说道。

    林浅浅脸上没有一丝焦急,只不过,以前吃着东西的时候,她会完全不顾形象。但是此时,她吃的慢条斯理,很专注,然,脸上没有一丝一毫享受美味的表情。

    陆宸见她没有应声,眉头越发皱紧了几分,看着林浅浅,寒声道:“你耳朵又出毛病了吗?”

    朱丽叶一直压着火气,听到陆宸这话,眸子一瞪,“陆宸,你帮了我,我感激你,可是你不能这样对浅浅冷嘲热讽!你如果心里还有那个白馨,你就不要招惹浅浅!”

    陆宸不怒反笑,讥诮而阴冷,“朱丽叶,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这是我跟我老婆之间的事情。”

    “你放屁呢!”朱丽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声音引来不少人望过来。

    “叶子,我们吃饱了,今天谢谢你。”林浅浅慢条斯理的拽了纸巾擦了下嘴角。

    她确信,白灵此时正在这周围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如同一条美人蛇,她不想被白灵看到这样的一幕。

    站了起来,看向陆宸,“走吧。”

    从陆宸追着白灵离开的那一刻,唐奕一直在压着心里的火气,他一把扣住陆宸的肩膀,对林浅浅说道:“浅浅,我有几句话必须跟阿宸说清楚,你放心。”

    林浅浅心里涌上一股不安。

    刚刚陆宸回来,唐奕就说有话要跟陆宸说,她暗暗猜测着一定跟自己有关。

    此时的陆宸心情很是不好,不管谁说什么,只要跟白灵,跟她有关,必然会引来大乱子。

    她不想连累唐奕,这件事,她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完全可以在不连累任何人的情况下,自己解决。

    “表哥,有什么话,要么就在这里说,要么就不要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说出来,也应该可以明白的。”

    林浅浅说完,径直离开。

    陆宸横了眼唐奕,毫不客气的甩开他的手。

    唐奕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一前一后的两道背影,心情复杂。

    “唐先生,今天……”朱丽叶面对唐奕的时候,刚刚还如同一个女汉子一般,现在立即变成了娇羞淑女。

    “一会儿我送你吧。”

    唐奕向来绅士,而且朱丽叶又是林浅浅的闺蜜,他应该送她回去。

    朱丽叶烦躁的吐了口气,让服务生过来打包后,上了唐奕的车离开。

    暗处,白灵面无表情的勾了下嘴角,对那个领着自己来这里的男人道谢。

    “谁让我曾经欠了景先生一个人情呢。”男人很客气的说道。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白灵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尽可以说。”

    “接下来的几天,我中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不管方便不方便,您一定要帮忙。”

    男人凝眉想了想,“可以,你随便吧。”

    陆宸跟林浅浅回了陆氏之后,林浅浅直接拿着各种文件离开总裁办公室,全程,陆宸没有开口阻止。

    林浅浅背对着他,苦涩的扯了下嘴角。

    她刚刚离开,陆宸便按了内线打听白灵是否回来了。

    而他问这个的时候,林浅浅正好就在白灵所在的部门,他的关切一点儿也不加掩饰。

    林浅浅暗暗想,如果白灵再早一些出现的话,她或许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成为他的女人。

    “林总,您要的数据报表。”部门经理没有想到林浅浅会亲自来这里,见她恍了神,再次出声提醒。

    林浅浅快速收敛神思,拿着报表离开。

    白灵急匆匆的回来时,正好跟林浅浅撞上,她唯唯诺诺的跟林浅浅道歉时,恰恰好被陆宸看到。

    陆宸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会背着他来到白灵所在的部门,更加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让白灵跪在地上捡文件,且一口一句“抱歉”。

    一阵冷风拂面而来,林浅浅抬眸的时候,正好跌进陆宸那一双冰冷幽深的瞳眸中。

    “林总,我会快些将这些整理好,送给您。”白灵越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心里却是无声一笑。

    林浅浅再一次的从陆宸的眸中看到了质疑,她扯了下嘴角。

    八成他现在一定觉得,她在公报私仇,觉得在海鲜馆里憋着气,所以想要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儿羞辱白灵。

    可是,她不屑!

    不发一语的转身离开,那背挺的很直,将她骨子里深深烙印的骄傲和淡然表现的淋漓尽致。

    陆宸目光锁着她挺直的背,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淡然的什么都无所谓的林浅浅。

    他深呼吸,试图压住胸中燃烧起的躁动怒火,可越是压着,越是难以控制。

    “林浅浅。”

    林浅浅顿足,深呼吸,嘴角挂着淡然的笑容,“有事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过分了吗?”陆宸寒声问。

    林浅浅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她并没有刁难白灵,是白灵自己撞上了她,她愿意装白莲花,她给她这样的一个机会,哪里过分?

    闻声而至的陆氏员工越来越多,陆宸冷眸横扫过去,“都不用工作了吗?”

    一众员工只觉得呼吸困难,赶忙噤声不语的回到自己的座位里。

    “刷、刷、刷——”

    走廊里静的可怕,只有白灵跪在地上捡拾散落的报表资料时纸张摩擦的声音不时响起。

    陆宸对白灵低吼:“你不用捡了,去总裁办公室等着我。”

    林浅浅闻言,脸上的血色瞬间抽离。

    她愕然看着他。

    白灵没吭声,依旧捡着。

    陆宸心里的莫名怒火终是被挑到了极致,一个女人倔强的让人心烦,一个女人淡然的让人同样心烦,他粗喘了口气,拉着林浅浅去了会议室。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陆宸幽深的眸子牢牢锁着林浅浅,“你之前难道只是说说而已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