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目光灼灼的盯着林浅浅。

    此刻,一滴晶莹挂在她长长的羽睫上,欲落不落,看着让人心疼。可是那执着哀伤的眼神,倔强不输气势的微抬着的下巴,却又勾的人心中气血翻涌。

    他不清楚,林浅浅的身上为什么总是有如此矛盾的情绪,长吐了口气,“朱丽叶的事情我会再考虑,白灵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随即心口又是一阵闷堵。

    “会再考虑是什么意思?不要我再插手又是什么意思?”她追问。

    陆宸皱眉,不发一语的发动车子。

    林浅浅忽然就轻笑出声,“我懂了,会再考虑那就是一切还存有变数,要看我的表现。不要我再插手便是怕我会再去找白灵那朵可怜兮兮的白莲花的麻烦,原来如此……”

    陆宸一个急刹,“林浅浅,你不觉得你最近变得太尖锐了吗?”

    林浅浅只觉得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是他将她的贪婪给勾了出来,现在她还什么都没有做,他就说她变得尖锐。

    不,准确的说,她刚刚甩了白灵两巴掌,可,那也能称之为……尖锐?

    心口如同针扎火烧,额角也开始嗡鸣的厉害。

    陆宸目光直直的凝着她,见她脸色苍白若纸,皱眉伸手。

    林浅浅脸色微变,如避蛇蝎的避开。

    陆宸心中不悦愈盛,他一手握着她的肩,一手摸着她的额头,手上如同触电,心里恨得不行。

    竟然又发烧了!

    车子一拐,直奔医院。

    林浅浅这一路上都静静的闭着眼睛,然而,嗅着独属于他的气息,原本让她异常安心的气息,在此刻却让她越发的压抑甚至是心绪难宁。

    她不断的问着自己,究竟自己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这一辈子才会爱的这么辛苦。

    如果当初没有爱上,那么是否现在可以潇洒的放手。

    这些问题困扰了她一路。

    到了医院,陆宸要抱着她下车,被她倔强的推开,她扶着墙,脚步虚浮的走进医院。

    量了温度之后,比上午还要厉害,陆宸脸色黑沉如墨,“让你逞能!”

    林浅浅只是掀了掀眼皮,看都不看他一眼。

    陆宸粗喘了口气,“你不打算让朱丽叶在凉州待着了是不是?”

    林浅浅的心重重一扯,她倏然睁开眼睛,声音微哑的质问:“你在威胁我。”

    “是怎样?”

    陆宸原本不想说这三个字,可是看着她这跟自己置气的样儿,莫名其妙的便变成了这三个字。

    医生的意思是住院观察,林浅浅打了点滴之后坚持要回去,陆宸实在是拗不过她,只能同意她回去。

    依旧一路无语,陆宸不时斜睨她几眼,最后将音响打开,并将音量调到最大。

    声音震的耳膜有些疼,脑子里原本稍稍减轻的嗡鸣声现在又加重了。

    陆宸半勾嘴角,等着她开口让他将声音关小,奈何,林浅浅依旧不发一语。

    他气的咬牙。

    到了别墅,林浅浅依旧自己开车门下车,全程好像陆宸是空气。

    陆宸目光锁着那道挺直纤瘦的背影,心口剧烈起伏。

    陆氏。

    陆欣然的心情简直可说是好到爆。

    林浅浅跟陆宸今天又吵架了,长此以往,这林浅浅铁定是要从陆氏滚蛋的。

    “妈,你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那个白灵?”陆欣然在楼梯间给陆母打了个电话,“看样子,阿宸似乎很在意这个白灵,因为她,阿宸跟林浅浅那个贱丫头今天又吵得不可开交。”

    陆母凝眉想了想,“你先不要管,按兵不动。”

    上次艾美出师不利,她们跟阿宸的关系有些紧张,如果这时候再去关心白灵,难保会让阿宸生了逆反心,倒不如顺其自然。

    陆欣然一时有些不明白陆母的意思,语气略有些不耐的说道:“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

    陆母嗔她一句,“你别不耐烦,我这可是放长线钓大鱼。”

    母女两人又说了会儿,陆欣然才回到办公室。

    自从回到别墅,林浅浅无论怎么难受,都没有跟陆宸开口说一句话。

    陆宸气怒不已的去了seven,好在,裴若离回来了。

    他狠狠一拳擂在裴若离的胸口,“不是说老爷子给安排了相亲吗?怎么又回来了?”

    “随便找了个女人回来,应付一下,过段时间再说。”裴若离桃花眼中一片潋滟波光,“你看上去不是很好。”

    “是啊,不太好!”陆宸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杯,晃了晃,一口饮尽。

    “难道又跟你老婆吵架了?”

    裴若离其实想问是不是那个白灵又耍什么手段了,但他等着陆宸自己说。

    一杯酒下肚,陆宸以为自己心中的那些烦恼可以被消减不少,但是酒入愁肠愁更愁。

    “好了,别喝了。”裴若离在他接连喝了三杯之后,按住了他的手,“上回那一招可不能总用。”

    “我们应该是冷战了吧。”陆宸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冷战?!

    裴若离眸子一眯,这么严重,上回看上去还好好的,怎么就会冷战?

    “是那个白灵对不对?”虽是问话,可裴若离的语气很肯定。

    “白灵其实真的很善良,跟白馨一样的……善良。”陆宸长吐了口气,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裴若离静静的听着,不时灌上两口酒。

    “林浅浅如果承认了是她怂恿朱丽叶的话,我也不会生气,那说明她在意我,可是她就是不说,不承认的样子真的是让人很无力!”

    裴若离凝眉沉吟了一会儿,“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怀疑白灵?”

    “她?”陆宸笑着摇头,“朱丽叶这样对她,她还替朱丽叶求情,可是你知道吗?林浅浅竟然还甩了她两巴掌。即便这样,白灵还在为朱丽叶求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问题?”

    裴若离并没有去反驳陆宸,他之前警告过白灵,不要轻易耍手段,并且之后他也的确是调查过这个白灵,但没有任何问题。

    或许是他太过多疑,没有任何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哎呀,这么巧!”两人正默然无语的时候,一道轻佻的声音缓缓传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