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欧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讪讪的笑笑。

    林浅浅不动声色的将她的不甘尽数纳入眼底,为了让欧黛消停,她才会拿着茱蒂的资料,其实,陆氏根本没有想签茱蒂。

    所有工作人员准备就绪,现场记者也已经到齐,活动正式开始。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失笑摇头。

    人的习惯真的是可怕,习惯了陆宸的怀抱,一旦离开了,竟是连觉都睡不踏实。

    安娜关切的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浅浅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那林总,我去给您倒杯咖啡吧。”安娜脚步匆匆的离开。

    林浅浅觉得现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打算去外面透透气,就在她抬脚的时候,现场突然一片嘈杂。

    她心里突跳了一下,回眸看向大屏幕,只见原本应该是陆氏珠宝的宣传片,竟然变了。

    大屏幕里,孙耀民正拿着一份陆氏珠宝的鉴定书在发布陆氏珠宝铅超标的消息。

    导播完全乱了阵脚,手哆嗦着迟迟没有关闭视频,林浅浅沉着冷静,快速冲到后台,动作麻利的关闭视频。

    然而,现场还是一片喧嚣。

    “林总,我之前检查过的,一切都是好好的,我……”导播急于解释。

    林浅浅脸色沉冷的横扫了导播一眼,“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言罢,她快速来到台前,向所有追问不停的记者解释,之前孙氏的孙耀民因为不满被陆氏并购,所以这都是不实的。

    但是,现场或许有孙耀民安排好的人,在林浅浅话音刚落的时候,将镜头对准林浅浅。

    “林总,那么您就一定能够保证陆氏珠宝没有铅超标的这个问题吗?”

    林浅浅目光逼视着那个人。

    “陆氏珠宝那可是国内有名的珠宝,在欧洲市场上的销量也一直不错。众所周知,欧洲对于珠宝的铅含量检测一直都非常严苛,陆氏也一直都选用最好的材质,做最有良心,最优质的珠宝。如果陆氏珠宝真的铅超标的话,是如何进入欧洲市场的?”

    这话话音堪堪落下,现场再度响起一片议论声。

    那人继续追问:“可是也不排除陆氏珠宝将样品跟现有产品区别对待的问题,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不知道。”

    林浅浅眼睛一眯,声音冷冷的问:“你的意思是陆氏在弄虚作假了?”

    那人面色一骇,不过很快便又恢复如常。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有这个义务让民众了解事实的真相。”

    林浅浅讽笑一声,“对,的确有这个义务。”

    “那么请林总跟我们好好解释一下。”那人嘴角一挑,透着几许胜利者的欢欣。

    林浅浅目光横扫过一众记者,“我可以以个人名誉做担保,陆氏珠宝绝对没有铅超标的这个问题,对于这条消息,陆氏很快就将做出正面回应,到时候,我们记者发布会上再见。”

    “可是,林总,您为什么不佩戴陆氏珠宝?”

    这话让林浅浅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她不喜欢珠宝首饰这些俗物,却不承想被这些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

    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随即她笑出了声。

    举起手,手指上那枚结婚戒指在灯光的映射下折射出瑰丽的光芒。

    “按着这位记者的意思,做珠宝生意的,如果一定要穿金戴银,那么陆氏投资领域甚广,是不是要背着楼盘和锅?

    我个人没有戴首饰的习惯,但是手上的这枚戒指,相信大家都应该认得。”

    “这就好笑了,陆氏珠宝的女主人竟然不喜欢陆氏珠宝。”那人一脸戏谑,硬生生曲解了林浅浅的意思。

    这话,无论她怎么接,都不妥当,现在也只能先想办法将这些记者打发走。

    安娜跟在她身边多年,已经开始让人送这些记者们离开,对于记者所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林浅浅再也没有回答,沉默着以不变应万变。

    美国。

    陆宸刚刚结束一个冗长的会议,正想问问刘强凉州那边的活动进展怎么样,便见刘强一脸焦急的走进会议室。

    “陆总,出事了。”

    陆宸眉头一拧,却依旧沉着冷静的问:“什么情况?”

    “您看一下。”刘强点开笔记本电脑。

    当陆宸看到活动现场的相关报道的时候,他的脸色沉如滴墨,周身的气息也异常骇人。

    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他给孟飞珩打了通电话,孙耀民这么不老实,那么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给他可以随便蹦跶的机会。

    至于林浅浅在台上的发言,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些人揪着她不喜欢佩戴珠宝首饰来向她发难,也真的是做足了功课。

    孟飞珩接到陆宸的电话之后,表示立即就会去找孙耀民,绝对不留任何一点儿蛛丝马迹。

    “陆总,要不要现在回凉州?”

    刘强觉得这件事绝对是一件大事,闹不好会影响到欧洲市场的销售量。

    陆宸靠在椅背里,手指在会议桌上敲击出有节奏的声音,“先不用。”

    发生事情这么久,林浅浅都没有给自己打来电话求助,可见她应该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他绝对相信她的能力。

    “可是,如果林总是因为不想让您分心才没有打来电话的话,您觉得林总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吗?”刘强追问。

    在他以为,先订机票,如果事态严重,可以随时回去,也不至于太过手忙脚乱。

    陆宸斜睨了他一眼,“十几个小时,你觉得我们回去了能做什么?已然错过了黄金八小时,没用的。”

    凉州,活动结束之后,林浅浅召集相关人员商量对策。

    所有人都挠头皱眉,一时间会议室里愁云惨淡。

    林浅浅霍地站了起来,所有人均是一怔。

    “安娜,将刚刚孙耀民发布的那个视频再播放一遍。”林浅浅声音清冷,而后目光横扫过众人,“都坐直了,陆氏成立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有看到过?”

    所有人闻声直了直身子,林浅浅表情专注的盯着投影仪幕布,听着孙耀民的每一句话。

    众人唉声叹气,林浅浅的嘴角却是缓缓的勾起。

    安娜眼睛一亮,小声的问:“林总,有办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