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门打开,唐奕没有看到林浅浅,一脸焦色的冲了进来,就要冲上二楼,安娜追上来,“唐总,您别这样,林总已经睡了。”

    唐奕脚步顿下,回眸狐疑的看着安娜,“有没有事情?”

    安娜心里无声一叹,她跟在林浅浅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清楚林浅浅跟唐奕之间的事情,唐奕对林浅浅是真的好,但是他们注定没有结果。

    “可能最近工作太忙吧,林总没有休息好。”安娜只能这般说。

    唐奕皱眉“嗯”了声,嗅到厨房有熬阿胶的味道,进了厨房,“你买的这些阿胶不是顶级的?”

    安娜皱了皱眉,“说是顶级的啊。”

    “你先别熬了,我去买阿胶。”唐奕叹了口气。

    “哦。”安娜目送唐奕的背影离开,抿了下嘴角。

    门铃再度被摁响,安娜以为是唐奕落了什么东西,开门看到一脸焦急的景阳,就想要关上别墅大门,却被一只手牢牢握住门边。

    “你最好别惹我。”景阳脸色阴沉,一双眼睛也好像要吃了人似的。

    安娜微一怔,竟是被景阳得了机会冲了进来。

    就要去抓住景阳的手,却被景阳用力推出了别墅大门。

    看着林浅浅脸色苍白,景阳的心一阵阵的抽疼着。

    他的手微有些抖,就想要去摸一下林浅浅的脸,可是又怕会吵醒她。

    林浅浅睡得很沉。

    景阳看着她微微张开的红唇,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的羽睫,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他不由打了个激灵。

    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他深吸了口气,一不做二不休。

    浅浅为了陆宸,为了陆氏,耗费了这么多青春,付出了这么多,陆宸不值得浅浅去付出!他要从陆宸的手中抢走浅浅。

    手一点点的解开衬衣纽扣,赤着上身,晃了晃林浅浅。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他皱了下眉,当目光落到床头柜上的安眠药上时,他嘴角一挑。

    真的是老天都帮他!

    解着林浅浅衣裳扣子的手有些抖,他喉结上下滚动着,当褪去林浅浅外衣,看到她白皙的肌肤时,他目光有些僵直。

    很想抚摸她如雪的肌肤,可是想到楼下安娜必然不会任由他长时间待在别墅,于是,他掀了被子,在林浅浅身边躺下,将她拥入怀中,拿出手机,一顿疯狂拍摄。

    快速起来,帮林浅浅整理好衣裳,安娜也打电话找来了保安。

    房门打开的时候,景阳旁若无人的说道:“浅浅睡得很恬静。”

    安娜目光在他以及林浅浅的脸上快速掠过,没有发现任何不同,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景总,你是不是应该走了?”安娜声音极其冰冷,态度更是不好。

    景阳挑了下眉,“那就麻烦你好好照顾浅浅了。”

    安娜微诧,竟然没有试图留下来?!

    虽然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可是想着这种讨厌的人走了才好,她便也没有多加追问。

    景阳走出别墅的时候,正好看到唐奕的车驶进来,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的时候,目光似乎可以碰撞出火花。

    唐奕薄唇缓缓开启,声音冷若寒霜,“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景阳挑了下眉尾。

    唐奕脸色彻底阴了下来,大步走到景阳面前,“我警告你,最好别试图破坏浅浅的幸福,否则的话,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幸福?”景阳嗤之以鼻,“我们都不是浅浅最爱的那个男人,你说我们为什么非要剑拔弩张的呢?有没有时间,去喝一杯?”

    唐奕轻嗔一声,“我面对讨厌的人没有任何一点儿的胃口。”

    景阳也不着恼,他的敌人不是唐奕,他很清楚,所以,他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对付唐奕。

    越过唐奕,上了自己的车,快速驶离别墅。

    驶出去很远,景阳拿出手机,看着刚刚拍摄的照片,他的心不受控制的飞速跳动起来。

    虽然只是那样拥着她,可是指尖似乎还留有她身上的馨香,手指轻轻的搓动着,他闭着眼睛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唐奕问安娜刚刚为什么会放景阳进来,听说景阳跟林浅浅单独待了十多分钟,唐奕心里突然涌上一股不安。

    快步上了二楼,见林浅浅睡得恬静,想着景阳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便又将门轻轻关上。

    又有门铃声传来。

    安娜跟唐奕相视一眼,安娜去开了门。

    “浅浅——”朱丽叶语气焦急的喊了一声,当看到正在厨房熬着阿胶的唐奕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唐奕喜欢浅浅,她一直知道,却没有想到看到浅浅主动带头献血后,唐奕会来的这么快。

    心里不是没有一点儿发酸的感觉,可是旋即,她便释然了。

    唐奕不过只是跟她一同吃了顿饭,送她回了一趟家,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只是朋友。

    “你怎么来了?”唐奕率先打破沉默。

    朱丽叶笑容灿烂的说道:“我看到浅浅献血的报道,担心浅浅,你也知道,她向来很怕抽血的。”

    唐奕薄唇微抿了一下,“我也没有想到她为了陆氏会这么拼。”

    朱丽叶叹息一声,“她哪里是为了陆氏啊,也是为了陆宸好不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唐奕的眼底快速闪过一抹黯然。

    朱丽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僵僵的扯出一抹笑,“浅浅怎么样了?”

    “正在给她熬阿胶,睡得还挺沉。”唐奕笑答。

    “那我先上去看看她。”朱丽叶觉得再面对唐奕那双温柔的眼睛,自己会因为心跳加速而死掉,快步上了二楼。

    守在林浅浅的身边,她不停的叹气。

    林浅浅睡醒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人,着实吃了一惊,“不过是献个血,你们不用紧张成这样吧?”

    她只以为唐奕是跟朱丽叶一同来了,心里还挺为他们开心的。

    唐奕说道:“天色不早了,我已经熬好了阿胶,一会儿让安娜给你端一碗,好好照顾自己。”随即,他看向朱丽叶,“朱小姐,我们走吧。”

    朱丽叶微一怔,很快便明白了唐奕这么说的意图,心中又是无声一叹,“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