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凉州的一处小旅馆里,环境不是很好,窗帘紧闭,光线昏暗。

    孟飞珩慵懒的坐在椅子里,痞痞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孙耀民。

    “姓孙的,看来你真的是不长脑子啊。”他的声音虽然痞,虽然轻,却透着冷寒。

    孙耀民一双小眼猛然瞠大,“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孟飞珩挑了下眉尾,手上一个用力,手中的啤酒易拉罐瞬间变了形,他用力向着孙耀民丢了过去,“别特么的跟老子拽词!”

    孙耀民冷哼一声,“孟飞珩,你们不要太过分!”

    “啪——”

    他身后的孟飞珩的小弟狠狠扇了下他的头,孙耀民怒吼道:“孟飞珩,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帮着陆宸那个杂种,你是不是承认你是他的走狗了?”

    孟飞珩眼睛危险的眯了下,“走狗?”

    孙耀民吞咽了下口水,“你就是他的走狗,他亲口说过的!”

    孟飞珩气息乍沉。

    孙耀民心中涌上一股窃喜,只要他可以离间他们两个人,那么说不定孟飞珩会放他离开。

    然而,孟飞珩跟陆宸之间的关系又岂是孙耀民这三言两语的就能离间的呢?

    “给我好好教训一下他。”孟飞珩声音沉沉的开口。

    很快,这狭小的房间里,便传来如同杀猪一般的嘶嚎声。

    孟飞珩掏了掏耳朵,“吵死了。”

    一个小弟赶忙找了胶带粘住孙耀民的嘴巴。

    当旅馆房间门打开的时候,陆宸一身冷寒气息,瞥了一眼鼻青脸肿,已经被折磨的头发凌乱滴着汗水的孙耀民。

    “阿宸,你特么的总算是来了。”孟飞珩嘴角一挑,声音隐约透着几分嗔怪的味道。

    陆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不知道,这该死的狗东西,竟然说我是你的走狗,还说是你亲口说的,你说了吗?”孟飞珩扬着眉尾,问。

    陆宸脸上顿时寒霜再次凝结,他冷睇着孙耀民,“你哪只耳朵听到的,嗯?”

    孙耀民已经被折磨的精疲力竭,他耷拉着脑袋,发出“呜呜”的声音,如同受伤野兽的哀鸣。

    孟飞珩冲架着他的两个小弟递了个眼色,其中一个撕开了粘在他嘴上的胶带。

    胶带撕开,撕扯着皮肉的痛让孙耀民猛然瞪大眼睛。

    喘了两口气,他哀声求饶:“陆总!您饶了我吧,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我刚刚都是胡言乱语。”

    陆宸冷酷的勾着嘴角,“孙耀民,你让我放了你?”

    孙耀民眼睛肿的睁不开,“陆总,求您了!”

    陆宸大步向着他走去,脚步沉稳有力。

    他俯视着孙耀民,如同在俯瞰一只渺小的蝼蚁,“孙耀民,你说让我怎么放了你?”

    孙耀民心悸了一下,仰头看着他。

    “我老婆,被你的臭鸡蛋砸,还因为你,抽了200cc血,你说,让我怎么放了你?”

    声音幽冷,孙耀民脸色顿时抽离,一时不知道应该说点儿什么。

    如果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对陆宸有任何影响,他就不该动这些歪心思,而是应该拿着钱好好的找一个地方挥霍,度过余生。

    就因为心中的那份不甘,却让自己如今如此的狼狈不堪。

    陆宸嘴角缓缓的翘起,“孙耀民,你说让我把你当个屁放了,那么好,我可以放了你。”

    闻言,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愕然。

    “阿宸……”孟飞珩皱眉,想要劝陆宸千万不要妇人之仁,想想上次,如果一下子将孙耀民踩入云泥之中,他就不会有机会再算计他。

    陆宸嘴角一挑,“我老婆被臭鸡蛋砸,你就应该被泼粪。”

    孟飞珩笑了,笑声很是开怀,他冲两个小弟递了个眼色,其中一个赶忙出去找他想要的东西。

    很快,一股臭气袭来,孙耀民脸色惨白,“陆总,孟公子,你们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回凉州来了。”

    孟飞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只胡言乱语的狗,能够改得了吃屎的本性吗?”

    随着他话落,其中一个小弟向下按着孙耀民的头,眼见着他的脸就要贴上那污秽的东西,孙耀民声嘶力竭的大叫,“不要……”

    那个小弟堵着鼻孔,失了耐性的用力,孙耀民沾了一脸屎,恶臭让孙耀民几乎快要吐出来。

    就想要咒骂陆宸,对上陆宸阴鸷的目光,只能生生将那咒骂的话咽了回去。

    忍下去,自己还能全须全尾的活着离开这里。

    陆宸看着他这副吃屎的模样,心中没有半分的惬意。

    孟飞珩道:“阿宸,林浅浅抽了200cc血,让孙耀民还五倍好不好?”

    孙耀民心脏骤然一停,一个成年人最多可以献400cc的血,抽五倍,1000cc,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他赶忙磕头,可是根本就没有丝毫用处。

    孟飞珩对两个小弟说道:“给他清洗干净,这般模样,可别把抽血的人给吓到了。”

    两个小弟闻言,拽着他的头发将他塞入一旁的水桶里。

    上一次,孙耀民被逼着学习“潜水”,对水有着一种畏惧,此时,虽然已经憋着气了,还是呛了几口水。

    反复几次,他脸上沾着的污秽物终于冲洗干净,孟飞珩看向陆宸,“听你的意思,已经带了人来?”

    陆宸“嗯”了声。

    很快,便传来敲门声。

    陆宸逼着孙耀民签了一份自愿献血的声明,而后看向扎针的男子。

    男子面无表情的帮孙耀民消毒,而后针头扎入血管之中,嫣红的血不停的流了出来。

    孙耀民此时异常的紧张,以至于那血抽到一半,便抽不动了。

    陆宸一脚踩在地上的空易拉罐上,飞起一脚,易拉罐撞在墙上,发出的声响吓得孙耀民哆嗦了一下。

    “抽干了!”陆宸声音凌寒,嘴角带着笑,如同一只欣赏猎物垂死挣扎的猛兽。

    孙耀民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陆总,1000cc,我抽!”

    陆宸凝着他,“孙耀民,我不要你这条狗命,你以后最好夹着尾巴好好做人,无论你藏到哪里,我都会将你找出来!”

    言罢,他看了眼时间,“阿飞,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去陪我老婆参加会长的生日宴会了。”

    孟飞珩扬了扬眉,回味着陆宸刚刚说的自然而然的“我老婆”这三个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