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颦眉,难道是因为她提及了“吾爱”,戳到了会长夫人的痛处,所以,她才会这般表情僵硬?

    陆宸握了下她的手,又跟会长夫妇聊了几句之后,两人告辞。

    林浅浅吐了口气。

    “怎么了?”陆宸关切的问。

    “觉得自己似乎好心办了坏事,刚刚你注意到了会长夫人的表情了吗?”林浅浅有些担忧的看了眼会长夫妇方向。

    陆宸把玩着她的纤纤素手,正好有侍应生经过,他顺手拿了两杯香槟,“他们看上去并不如表面那么和谐,那条‘吾爱’……”他贴着她的耳畔,“其实是会长打算送给外面的女人的,被会长夫人发现,不得不送给会长夫人。”

    林浅浅愕然,难怪会长夫人会舍得捐出那条“吾爱”,想不到这里边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

    不远处,沈怡扬着眉尾看着交耳低语的两人,“Mr.景,你看他们之间似乎感情真的很好。”

    景阳一脸冷酷,“沈总,希望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提起他们。”

    “吃醋了?”沈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样子,你对林小姐也称得上用情至深呢。”

    景阳灌了一口酒,“沈总,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商会会长说吗?那就过去吧。”

    沈怡笑着点了下头,“Mr.景不跟着一起?”

    “我去下洗手间。”景阳只觉得心口闷堵的厉害,扯松了领口。

    林浅浅觉得这宴会当真是乏味无趣,正好陆宸跟陆氏交好的客户在谈着事情,她便一个人来到了花园一角,晃着杯子欣赏着夜空。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很轻,林浅浅心生戒备。

    “你来这里干什么?”

    景阳扬眉,目光落在她露在外面的脖颈上时,脑子里快速闪过那天拥着她的一幕,眸色幽深了些许。

    林浅浅突然有一种好像剥光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抬脚就要离开。

    景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林浅浅面色遽然一变,“你放开我。”

    这里宾客众多,她不想被什么人看到。

    景阳看穿了她的心思,更是有恃无恐的拽着她。

    “你是不是还想被我踹?”林浅浅一脸怒容。

    “你何苦对我如此无情?”景阳目光充满控诉。

    “我们之间根本从来就没有过情,你如果还对我纠缠不清,我真的不客气了。”林浅浅咬牙。

    “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登山的事情吗?”景阳望着天上的星星。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耐性已然被他耗尽,就要抬脚,景阳却将她往怀中用力一带。

    正好陆宸寻着林浅浅而来,就看到景阳拥着林浅浅,两人隐在一片暗光之中,看不清表情,不过从动作上看,应该是彼此深情相望。

    陆宸心中一片怒气翻涌,分明当着他的面儿,林浅浅看着景阳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之前他仅仅只是提及景阳,她便也异常恼恨,现在背着他,竟然……这到底算什么事情?

    难道是因为刚刚看到了景阳跟沈怡,所以,她又动了心?

    陆宸此刻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已然失去了判断力。

    林浅浅异常懊恼,她不喜欢被景阳纠缠,更加不喜欢被他威胁。

    “你如果再不放开我的话,我真的要不客气了。”林浅浅向陆宸那个方向看了眼。

    然而,因为慌乱,因为陆宸隐在暗处,她并没有看到陆宸。

    可是,陆宸以为她看到了他。

    原本,他想冲出来,拆开两人,并且狠狠教训一下景阳,但是,鬼使神差的他没有。

    “好啊,你如果敢,那么我就跟所有人说,你跟我,我们早已经睡过。”

    景阳的声音轻飘飘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林浅浅不寒而栗,恨不能可以将他撕烂了。

    “景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明明他跟沈怡……

    虽然不太相信景阳为了向上爬,去跟女上司玩暧昧,但是,刚刚沈怡看着景阳的眼神,两人分明关系不同一般。

    她讨厌男人的朝三暮四,更加讨厌景阳的卑鄙无耻。

    曲膝,用力一踹,景阳猝不及防被她又撞了一下,痛意袭来,林浅浅趁乱脚步凌乱的离开。

    陆宸眯了下眼睛,这是因为看到了自己,所以,她才会这般吧?如果没有看到他,是不是她就贴上去了,并且缠上景阳的脖颈?

    这个想法浮上脑海的时候,陆宸倏然一惊。

    他确信林浅浅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要相信她!

    在林浅浅向着自己跑来的时候,陆宸躲到了樱花树后,在她走远后,来到景阳的面前。

    用了全力,一拳狠狠击在景阳的腹部。

    景阳吃疼跌在地上,价格不菲的手工西装沾了泥土。

    “景阳,如果以后你再纠缠我老婆,我就不仅仅是这样的一拳了。”陆宸偏头居高临下的睨着地上的景阳。

    景阳倒抽了口气,却是不服输的发出一阵轻笑声。

    “我跟浅浅,我们早就已经睡过,她在床上美的就像个妖精,是你说不纠缠就可以不纠缠的吗?”

    妖精?

    那是他才能享受的!

    陆宸周身气息骤然一变,他一把揪住景阳的领口,“你已经有了沈怡,别再打别的女人的主意。”

    言罢,狠狠将他丢在地上。

    他才是林浅浅的第一个男人,景阳只是因为嫉妒,所以才会这般说,陆宸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

    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缓缓离开。

    景阳盯着陆宸的背影,抓着草的手越收越紧,眸中满满的都是憎怒!

    林浅浅白着一张脸,在四下里快速寻找着,没有找到陆宸,她心里有些慌。

    就在这时候,熟悉的气息随着呼吸涌入肺腑,她慌乱的心彻底落了下来。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陆宸佯作不知的问。

    林浅浅抿了下唇,“我有点儿不太舒服,可以先回去吗?”

    陆宸拧眉,“好。”

    跟商会会长夫妇打了个招呼后,两人离开。

    路上,陆宸一句话不说,林浅浅也沉默着望着车窗外。

    陆宸几次想要打破这种让人压抑的静默,可是想了想还是作罢,只是他将车开去了海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