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193章 找到了答案
    “砰砰”的敲门声一声跟着一声,“林浅浅,你怎么还不出来?”

    林浅浅此刻听不到所有的声音,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悲伤,自怜,无助,纠结……

    陆宸贴着门听了听,没有一点儿声音。

    他心急之下,一脚踢开了门,当他看到她目光空洞的坐在马桶上,周身被哀伤的气息笼罩着,眉头一拢。

    “那么拍门,你为什么不吭一声?”

    林浅浅倏然收回神思,仰头看着他,“还值得吗?”

    陆宸愣了下,十分费解的看着她。

    林浅浅缓缓站了起来,看着他,目光无波无澜,“到底还值得吗?”

    说完,她缓缓的越过他走出去。

    陆宸一人僵站在原地,一颗心如同接受凌迟。

    他追出去,看到林浅浅不在主卧,愣了下,主卧的门打开,只见她正站在客房的门口。

    那里,是为白馨布置的房间,壁纸是专门定制的蒙奇奇图案,书桌上也放着蒙奇奇,床单也是……

    林浅浅突然间找到了答案。

    陆宸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走上前,“先吃粥吧。”

    他的手只是落在她的肩上,她浑身僵硬,如同避开毒物一般快速闪避开。

    陆宸表情有些受伤,“我不碰你,我以后都不这样对你了。”

    林浅浅讷讷的看着他,缓缓的开口,“不值得了。”

    陆宸皱紧眉头,“我保证以后都不这样对你了。”

    林浅浅贴着墙边向着主卧挪去,眼神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陆宸看着她这副畏惧的样子,心口像是堵着一团棉花。

    看着她安静的躺下,他大口大口的呼吸。

    去了厨房,用微波将粥热了一下,“吃点儿粥吧,你这身体,大夫说要好好调养着。”

    林浅浅在他试图靠近她的时候,浑身再度紧绷成一线。

    陆宸心里涌上一股怒火,“林浅浅,你非要我发火,才肯吃吗?”

    “你出去,我会自己吃。”林浅浅不去看他,只是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陆宸烦躁的吐了口气,“好。”

    他去了客厅,给裴若离打了通电话。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她现在似乎有些怕我,我宁愿她像以前那样,自信张扬,淡然无所谓,也好过现在她看着我时,目光充满了恐惧。”

    裴若离没有说话,良久后,他说道:“你不觉得你这一次太过分了吗?”

    “过分?”陆宸皱眉重复了一句,“是过分了,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不管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我一句劝,白灵那个人不简单,你如果还珍惜林浅浅,就不要再去接近白灵。”

    裴若离挂了电话之后,看向身边的孟飞珩,“去调查一下白灵,最好去白馨的老家调查。”

    孟飞珩点了下头,脸上没有玩世不恭,狠狠将酒杯放到吧台上,“如果让我知道景阳那小子还敢纠缠林浅浅,废了他。”

    “景阳那儿,你别轻易动手,他不是个怂包软蛋,我一会儿去趟医院。”裴若离提醒。

    孟飞珩“嗯”了声,“虽然我知道阿宸是智商高情商低,可我没有想到,这一回,连智商特么的也低到谷底了。”

    “当局者迷。”裴若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随意,我去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护士告诉裴若离,景阳刚刚醒过来,第一句话就问林浅浅有没有什么事情。

    裴若离点了下头,敲了病房门进去。

    景阳原本闪亮的眼睛在看到裴若离的时候徒然黯淡了下来,“怎么会是你?”

    裴若离轻笑一声,拉了一把椅子在病床边坐下,“怎么说也是车祸受了伤,你别激动。”

    景阳一脸戒备的盯着他。

    “我们好好聊聊……”

    裴若离刚开了个头,便被景阳冷着一张脸打断,“抱歉,我觉得我跟裴先生之间没有什么可聊的。”

    他记得很清楚,当初陆宸伙同他以及孟飞珩将他打断了三根肋骨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对这三个人恨之入骨。

    裴若离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我们来聊聊林浅浅。”

    景阳讥诮的笑了笑,因为笑扯动了伤口,他不由“嘶”了声,深吸了口气。

    “还记得吗?当年你们三个在路上堵住我的时候,也是这句话。”

    “看样子,你很记仇。”裴若离扬眉,眸中一抹冷锐一闪而逝。

    景阳有些激动,“别特么的废话了,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打搅我休息。”

    “林浅浅现在精神有些不太正常。”裴若离将事情往严重了说,就是想要试探下景阳。

    闻言,原本躺着的景阳挣扎着就要坐起来,手上的吊针因为这剧烈的动作回血。

    裴若离按住他的肩膀,“你冷静一点儿。”

    景阳看着裴若离的目光凶狠的宛若一头狼,“陆宸那个杂种又把浅浅怎么了?”

    裴若离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很在意林浅浅,并且,你的爱不比阿宸的少,甚至还有可能比阿宸的多的多。”

    景阳闻言,眉头皱紧,心下快速分析裴若离说这些的意图。

    “但是,你的爱不是林浅浅想要的,你这样从中作梗,受到伤害最严重的只能是林浅浅,难道你愿意看着深爱的人受到伤害吗?”

    景阳冷讽一笑,原来裴若离今天来是帮陆宸做说客的啊!

    或许,也是在试探他。

    如此想着,他的眸中多了些许的警觉,“裴先生,我很累,没有精力应付你。”

    “景阳,你可以不听我的,但是,你对林浅浅无论做了多少,都不可能会分开他们,不信的话,你试试看!”

    裴若离语气虽轻,可是每一个字都如同重锤般在景阳的心口狠狠的敲了一下又一下。

    “裴先生,浅浅会选择对自己最好的,大自然的生物,都有着趋利避害的意识。陆宸不适合浅浅,跟陆宸在一起,她只有痛苦欲绝。”景阳甩了话便闭上了眼睛。

    裴若离挑了下眉尾,“那么你又怎知道林浅浅跟你就没有痛苦欲绝?”

    景阳倏然睁开眼睛,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这不是你该关心的,还是好好顾及好你自己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