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198章 跟我说句话
    选择性失语症?!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陆宸眉头紧锁,盯着林浅浅,“我不相信你会得什么选择性失语症,你跟我说句话!”

    他这般急切隐带着慌乱的语气在此刻朱丽叶听来,等同于在吼林浅浅。

    原本他带着人来医院里抢人,让林浅浅又一次的慌乱惊恐,已经让朱丽叶很生气了,这一下,如同点燃炮仗的引线。

    “陆宸,你这个王八蛋,你特么的还是人吗?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浅浅每天都是怎么过的?你还这样对待她!”朱丽叶此刻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得罪陆宸,用力的撕扯着他的衣裳,拍打着。

    陆宸抱着林浅浅的动作岿然不动,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林浅浅,“浅浅,你跟我说句话,哪怕只有一句,一个字。”

    他哽着声音,有些像乞求。

    林浅浅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目光复杂,说不出一句话。

    孟飞珩也冲了进来,他拉开愤怒的朱丽叶,却没有想到朱丽叶一旦疯起来还真的是不好弄。

    “你冷静一点儿,行不行?”孟飞珩瞪着她,“再怎么说,他们是夫妻,你一个外人跟着掺和干什么?”

    朱丽叶被孟飞珩这一吼给弄懵了,短暂的怔忪之后,她脸上怒色更重,“你这混蛋!你跟陆宸都是混蛋。”

    孟飞珩还是第一次被人又打脸,又辱骂,粗喘了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朱丽叶又是一怔,下一瞬,双脚悬空,竟是被孟飞珩扛在了肩头。

    “你特么的放开我,来人啊,耍流氓了!”朱丽叶一拳拳用力捶着孟飞珩的后背。

    孟飞珩皱眉看了眼陆宸,在朱丽叶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闭上嘴巴。”

    言罢,如同一阵风一般快速离开了医师办公室。

    原本还闹哄哄的办公室里,此刻异常安静,只是这安静透着几许诡异,几许压抑。

    大夫对上陆宸那一张阴郁气息浓郁的脸,尽量让声音平静,“这种病人一般是因为受到了刺激,所谓心病需要心药医,多多开解,保持心情愉悦,还有就是一定不要再这样的粗暴了。”

    之前送来医院的时候,就是这个大夫帮林浅浅做的检查,所以,他笃信陆宸一定是那方面太暴虐,所以才会导致林浅浅受到刺激。

    陆宸低眉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浅浅,目光充满了自责,抱歉,怜惜,他不发一语的抱着林浅浅离开了医师办公室,每迈出一步,都仿佛千斤之重。

    上了车,帮她系安全带的时候,林浅浅满眼的戒备,惊恐。

    陆宸恨极了自己,到底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还是个人吗?

    一路无语的将车开回了别墅,开了车门就要抱着林浅浅下车的时候,林浅浅却按下了车门锁。

    陆宸心里一骇,拍着车门,“你要干什么?”

    林浅浅来到了主驾位置,她上回因为车祸心里有了阴影,只要手握上方向盘,脑子里便会闪过大货车冲向自己的画面,此刻依旧如此。

    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陆宸笃信,一旦这一次让林浅浅离开,那么他很可能就将会彻底失去她。

    林浅浅开始发动车子,当年亲眼目睹母亲死亡都没有击垮她,只是一次车祸,林浅浅你可以的!

    深呼吸,踩油门,车子向前驶去……

    就在她终于摆脱了心里巨大的阴影时,猛然看到陆宸伸出双臂挡在车前。

    脸色刷的一下退了个干净,她猛踩刹车。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传入耳中,车子在距离陆宸不足5cm的位置停下。

    林浅浅后背满是冷汗,如同被抽空力气般瘫坐在主驾座椅上。

    他是傻子吗?

    车子驶过来,为什么不躲?

    如果撞上去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是想要让她成为千古罪人,永生永世受着心里的折磨吗?

    陆宸吞咽了下口水,瞥见地上有一块石头,赶忙拿起来,大步走到车门前。

    “你开车门,否则的话,我要砸车了。”

    林浅浅与他隔着一块玻璃相望着,彼此的眼中都有着无法名述的千言万语。

    陆宸抿了下嘴角,见林浅浅没有开车门的意思,毫不犹豫的握着石头砸向后车窗。

    巨大的玻璃碎裂声唤回了林浅浅飘远的神思,当她看到他的手被碎玻璃划破,有血滴落时,脸色更加的惨白。

    见她依旧没有下车的意思,陆宸深吸了口气,手高抬,就要再次落下的时候,“咔哒”一声。

    陆宸的动作停下,如同雕像一般,怔怔的看着林浅浅。

    车门打开的瞬间,他长长的吁了口气,将林浅浅用力抱住,很用力。

    林浅浅由着他抱着,只是依旧说不出一句话来。

    陆宸抱着她回了别墅,输入密码的时候,他看向她,目光温柔的说道:“我们一起。”

    林浅浅没吭声。

    他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说着,握住她的手指,按下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之后,两人进了别墅。

    陆宸就要抱着她去楼上时,林浅浅摇头。

    “你不想去楼上?”他温声问。

    林浅浅点头。

    陆宸压下心里的苦涩,嘴角极力上扬,将她抱到沙发里。

    林浅浅站了起来,陆宸皱紧眉头。

    她看着他,去找出应急箱。

    陆宸愣了下,嘴角的笑容弧度加深了些许,“你还是关心我的。”

    一句话让林浅浅恍惚了一下,她如同做错了什么事情般,放下应急箱,大步上了楼。

    她贴着门,凄然的笑,放肆的哭。

    林浅浅,你是不是贱?

    明明已经有了答案,明明知道离开他,或许会痛,却一定会好过现在,为什么还是狠不下心,为什么还要关心他?

    陆宸目送她有些仓皇的背影,心里涌上一股酸涩,看了眼自己的手,简单处理了一下,上了楼。

    “浅浅,老婆?”他轻轻的敲了敲门,“不要这样好不好?跟我说句话。”

    林浅浅听到他的声音时,脊背一紧,她嘴唇嗫嚅着,最后,用被子将自己包成一团。

    可为什么还是能听到他的声音?

    门外,陆宸有些颓然的贴在墙上,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到底该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