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朱丽叶气的咬牙,“你特么的,姑奶奶才不会求你这种人渣。”

    孟飞珩被她气得肝疼,他抬手捂着肝部,“林浅浅怎么会有你这种闺蜜!”

    朱丽叶轻哼一声,来到窗口,看了眼,头晕目眩。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

    掀了床罩,牙咬手撕的,最后结成了长长的一条,试了试,还挺结实。

    将绳子绑在床腿上,顺着向下滑去。

    幸好自己是个导游,这些野外求生,攀高什么的都经常做,否则的话,三魂七魄铁定会吓的丢掉一半。

    孟飞珩贴着门听了听,“嘶啦”声不断,凝眉想了想,嘴角一挑,快速下了楼。

    就在朱丽叶以为自己可以成功逃离的时候,一双手臂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腰上,紧跟着是戏谑的声音幽幽响起,“真是能耐啊。”

    朱丽叶脊背一紧,愕然回眸。

    “你……”

    “我怎么?”孟飞珩已经被朱丽叶成功挑起了兴致,他满脸的笑意,“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说着,直接将朱丽叶打横抱起,大步进了别墅。

    “你放开我。”朱丽叶奋力挣扎,“你信不信我报警了?”

    “你没听说过我孟飞珩的名字?”孟飞珩扬了扬眉尾。

    朱丽叶一怔,这凉州,谁不知道孟飞珩的名号,那进警察局,根本就像是逛大街。

    见怀中的女人终于安静下来,孟飞珩吁了口气,“我跟你说件正经事。”

    他将她按坐在沙发里,语气凝重,神色肃凛。

    “你……你说……”

    朱丽叶知道了孟飞珩的身份,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脾气。

    孟飞珩突然有些失落,相较她安静的样子,他还是愿意看她张牙五爪的样子。

    他清了清嗓子,将刚刚裴若离跟他说的那番话说给朱丽叶听。

    朱丽叶皱眉,随即轻嗔一笑,“作为浅浅的闺蜜,她爱陆宸我绝对相信已经到了发狂,到了深入骨髓,成了习惯的地步。但是陆宸那个渣,爱浅浅?”

    这话听起来真特么的刺耳,孟飞珩眉头紧拧。

    “他如果不爱林浅浅怎么可能在听说她得了选择性失语症的时候那么的悲伤?”

    一句话让朱丽叶无从反驳。

    她抿了抿唇,转了话题,“那么你希望我做什么?”

    “带着林浅浅去我们安排好的地方。”

    孟飞珩觉得裴若离的想法真的是足够浪漫,一定可以让他们和好如初。

    朱丽叶瘪嘴,“我巴不得浅浅这次可以摆脱陆宸那个人渣。”

    孟飞珩呼吸一沉,“你如果让我再听到你这样说阿宸,我可是会生气的。”

    朱丽叶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陆宸那个Racaille(法语人渣的意思),我就说。”

    孟飞珩皱眉,知道她说的这个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可是他听不懂。

    “你别跟我拽英语。”孟飞珩没好气的嗔了句。

    “才不是英语。”朱丽叶一脸愉悦的笑。

    “那是什么?”孟飞珩扬了扬眉尾,一脸好奇宝宝的问。

    “世界这么大,语言又这么的博大精深,你自己慢慢参悟。”朱丽叶觉得此刻心中因孟飞珩而生出的恶气终于消减了些许。

    孟飞珩也懒于跟她继续追究这些事情,“今天晚上你就先留在这里,明天早上我送你过去。”

    朱丽叶霍地站了起来,“我说你凭什么?”

    “凭什么?”孟飞珩眉尾一挑,“凭我是孟飞珩,我怕你嘴快,时刻想要看着你。”

    “我不同意。”

    “别跟我BB。”孟飞珩脸色一沉,抓着她的手去了自己的主卧。

    主卧这里的阳台上有监控,只要她敢有什么异动,马上就会有人上来。

    “我不要睡这里。”朱丽叶无意间看到床头柜上还有女人的耳环,心里一慌,失声喊道。

    “由不得你。”孟飞珩说完,关了门。

    朱丽叶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来到阳台上,很快下边便出现了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小弟。

    她嘴角抽搐,这根本就是在坐牢嘛!

    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孟飞珩开了门,叫朱丽叶下来一同吃饭,吃饭前,他将一份清单递给朱丽叶。

    “这是什么?”

    她快速看了眼,那字迹不是特别好看,不过却透着男人的刚劲,当她看到金额的时候,眼睛瞪大。

    “你什么意思?一个破床罩就要两万块,你怎么不去抢?”她将那两张清单拍在桌子上。

    孟飞珩也不着恼,“丝绸的材质,英国设计师亲自设计,印花完全纯手工,你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他每说出一个字,朱丽叶的眼睛便瞪大一分,最后,她撇撇嘴,“我看你是被骗了,根本就不结实。”

    “是吗?”他扬眉,“不结实的话,竟然还能承受你的重量。”

    朱丽叶懊恼无比,“那你说怎么办?”

    “暂时还没有想好,不过上边不是写的很清楚么,要么赔钱,要么答应我三件事情,你自己选。”孟飞珩说完,开始吃着菜。

    朱丽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不许故意难为人,整蛊人,也不许逼着我做出卖自己的事情。”

    “不会。”孟飞珩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算计得逞的光芒。

    “那我就选三件事情,再跟你强调一遍……”她就要继续唠叨下去,孟飞珩皱了下眉,“快吃饭。”

    别墅里。

    陆宸订了清淡的饭菜,他敲了敲门,“饭菜我放在外面。”

    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开了房门。

    看到外面放着的四菜一汤,她心口闷闷的疼。

    端起饭菜关上房门,只是吃了两口,便再也吃不下去。

    她叹了口气,又躺了回去。

    陆宸一直躲在角落里,看到林浅浅开了房门,将饭菜端进去,他悬着的心稍稍落下。

    黑夜之中,身边突然一沉。

    林浅浅呼吸一滞,眼睛因为惊恐瞪得滚圆。

    一只手臂环上她的腰,紧跟着火热的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上。

    她一动不敢动,生怕会一不小心就激起身后男人的野性,就这般静静的待了一会儿,发现陆宸只是拥着她,她因为紧张紧揪在一起的心才慢慢舒缓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