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喝了这么多酒,也难怪身上酒味那么重。

    林浅浅回眸看了眼卫浴间的方向,叹了口气。

    当陆宸走出卫浴间的时候,四下一片整洁。大步走到林浅浅身边,将她拥入怀中。

    “现在一点儿也不臭了。”

    林浅浅脊背一紧,有些紧张。

    陆宸察觉到她的细微变化,心口一闷,越发自责,他将下巴落在她的头顶,“累不累?”

    林浅浅颦眉,以为他指的是那件事,脸色突然变白,呼吸也有些乱。

    陆宸松开了她,“如果不累的话,我们出去逛逛,顺便吃个饭。”

    林浅浅看着他,点了下头。

    陆宸换了一件休闲装,握住林浅浅的手的那一刹那间,林浅浅想要抽回手,可是陆宸抓的很大力,她轻易抽不开手。

    盯着那两只手,她犹豫了一会儿,忍住心底深处的抗拒,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直线向下,她的心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陆宸规规矩矩的,唯一的动作就是将手指一根根塞入她的指缝,与她紧紧的十指相握。

    两人去了酒店的西餐厅。

    陆宸帮她切着牛排,就要倒酒的时候,林浅浅按住了他的手。

    他扯了扯唇,“好,我不喝。”

    看着她默然无声的吃着,不说一句话的样子,他的嘴巴里涌上一股苦味。

    是他将她变成了这样,对着别人都能说出话来,只有对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陆宸犹豫了一会儿,“我上次明明撕了你的护照的,你怎么跑来的?”

    林浅浅张了张嘴,她觉得自己可以说出话来,可是还是不行。

    拿过手机,在上边写了几笔。

    陆宸皱眉,笑容有些苦涩,“你还真的是只狐狸,竟然瞒过我让安娜帮你补办。”

    林浅浅笑笑,虽然笑容很寡淡,可是陆宸心头的阴霾却消散了些许。

    她终于笑了!

    两人吃饱了之后,陆宸要带着她去逛逛夜晚的美国,林浅浅很是无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之前出差又不是没来过。

    陆宸低眉看她眼,“你是不是累了?”

    依旧无声。

    陆宸心中有些闷,他领着她去了附近的一家台球室。

    林浅浅皱眉,有些不解他为什么会带她来这里。

    在他们走进这里的时候,不远处,几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便注意到了林浅浅。

    这是一个相貌端庄的东方女人,美的让人心悸。

    陆宸去前台买水,独留林浅浅一人。

    那些人有些有恃无恐的来到林浅浅身边,询问她是否愿意交个朋友。

    林浅浅嫌恶的看着他们,试图离开,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牢牢的将她围拢在中间。

    “你们最好让开!”林浅浅深呼吸。

    “我们只是想要跟你交个朋友而已,你怎么这么不友好?”为首的男人身材魁梧,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邪恶。

    “我老公一会儿就来!”林浅浅眉头皱的深。

    “这里是美国,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那人甩了狠话,便开始动手动脚。

    林浅浅奋力反抗,就在这时候,一个矿泉水瓶向着那人的头狠命砸来。

    那人眼睛一瞠,赶忙向后闪避。

    陆宸大步冲了上来,一拳狠狠挥落在那人的嘴边。

    那人切实的挨了陆宸一拳,眸露凶光,抬手摸了下嘴角,搓着指尖的猩红,冲所有人递了个眼色。

    那些人向着陆宸围拢,林浅浅心下一骇,看到远处有球杆,毫不犹豫的握住,狠命的向着那些人的腿挥去。

    “你们这些人,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吗?”林浅浅一张小脸遍布寒霜,眸光凌厉。

    那些人着实吃了一惊,尤其为首那人,更是止不住惊叹。

    “这个女人,真的是有意思!”

    陆宸眼睛危险的一眯,一拳一个,速度奇快的冲到林浅浅的身边,接过她手中的球杆,就要落向那人的头。

    却被那人牢牢抓住球杆。

    陆宸冲林浅浅递了个眼色,林浅浅赶忙掏出手机就要报警,手机却被一个人给抢了去,这时候,有人开始去关门。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就是这么欺负外国人的吗?”陆宸眉头紧锁,死死盯着那人。

    那人挑了下眉尾,“谁说我们在欺负外国人,我们分明是在交朋友,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的难听。”

    陆宸轻嗔一笑,“美国人就是这么交朋友的吗?”

    那人指着林浅浅,“只要这位美女能够胜了我,我们就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喝酒也可以。”

    陆宸心中怒意更盛,林浅浅根本就没碰过球杆,怎么可能将球打进去?还有喝酒,以为他老婆是陪酒女郎?

    “我希望你可以说话算话。”林浅浅盯着那人的眼睛,声若寒冰。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你别胡来。”

    林浅浅回眸看他眼,那一眼自信张扬,宛若世间最美的琉璃。

    陆宸看直了眼睛。

    所有的男人也看的目瞪口呆。

    林浅浅拿过一支球杆,动作娴熟的在球杆头上涂着枪粉。

    那人饶有兴味的看着林浅浅如此专业的动作,挑了下眉尾。

    陆宸的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皱紧,她竟然还懂得涂枪粉?难道她会打台球?

    林浅浅冲那人挑了下眉尾,“九球,花式还是斯诺克?”

    知道的还挺多。

    陆宸嘴角微微上扬,欣赏的看着林浅浅。

    那人皱了下眉,难道自己遇到了个行家?

    “女士优先。”那人冲林浅浅比了个“请”的手势。

    “九球吧。”林浅浅冲男人挑了下眉,毫不客气的说道:“女士优先?”

    那人点了下头。

    “说话算话,赢了你,放我们走。”林浅浅下巴微扬。

    那人又点了下头。

    林浅浅将球杆横在虎口处,快准稳的出杆,白球击打在球上,发出一阵脆响,紧跟着排成三角形的球被打散,在球台上散开。

    四个彩球碰到台边,接着彩球进袋,林浅浅稳得开球权。

    陆宸目瞪口呆,更准确的说是难以置信,他老婆竟然真的会打台球,而且还打的不赖!

    林浅浅扬眉看了眼那人,无意间接触到陆宸的视线,脸上一抹红晕飞窜而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