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唐奕一路开的飞快,他之前就千叮万嘱一定要裴若离看好了孟飞珩。

    那就是个不管不顾的主儿,现在还一门心思围着朱丽叶转,朱丽叶对白灵存有敌意,他脑门子一热,肯定会做出什么不经过大脑的事情。

    可是,还是出事了。

    远远的就看到林浅浅那瘦削的背影,不知道为何,他竟然从林浅浅的身上看到了一丝丝哀伤无助。

    心口用力一扯,他将车停在她的身边。

    瞄到她身边的两个行礼,他皱眉,难道说……陆宸跟她一同回来了?!

    那么陆宸现在在哪里?

    正想要问,林浅浅说道:“表哥,后备箱开一下。”

    唐奕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小会儿,开了后备箱,帮她将两个行李箱放进去。

    “进去吧。”她声音平静。

    唐奕叹了口气,跟上她。

    到了病房,林浅浅并没有进去,她只是透过门玻璃向里看了看。

    陆宸正坐在床边,白灵趴在他的怀中哭的肩膀耸动不止。

    林浅浅垂在双腿侧的手一点点的收紧,指骨处血色全无。

    这已经不是陆宸第一次对白灵表现出关心了!

    唐奕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手就要落在她的肩头,想想作罢。

    “走吧。”林浅浅声音淡淡,却透着一丝疲惫。

    唐奕愣了下。

    “你已经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没必要。”她加快了脚步,如同逃离一般,大步走出医院。

    唐奕又是重重的一阵叹息,大步跟上。

    病房里,陆宸推开白灵,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

    “白灵……”他只是刚刚唤出她的名字,白灵便再度抽噎起来,他心中甚是无奈,轻轻推着她。

    “宸哥哥,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的。”

    陆宸眉头一拢,她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该来到这里,来到这里也不该出现在你的眼前,我活该,我多余,多年前,我爸妈将我送走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就是多余的。”

    陆宸心里涌上一股酸苦,“你别这样想,没人说你是多余的。”

    “不,我是多余的。”白灵抬头看着他,“孟先生说的对。”

    孟先生?阿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宸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我只求离开凉州之前,你能够跟我一起去姐姐的坟前祭拜一下,我就心满意足了。”白灵说完,用被子蒙住头,抽噎着。

    看着那一耸一耸的身影,陆宸心口窒闷无比。

    他来到走廊外,压着火气给孟飞珩打了通电话。

    “阿飞,你现在立即来一趟仁济。”

    病房里,白灵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冷笑。

    先生还真的是厉害,将计就计,不但能够离间他跟林浅浅,还能打掉他身边的一个好帮手。

    电话另一端,孟飞珩死死瞪着朱丽叶,“你这个女人怎么就是不能消停一点儿呢?这都砸坏第几只碗了?”

    陆宸皱眉,他在跟他说正经事,阿飞竟然在吼女人!

    “孟飞珩,你一天不放我离开,我就砸坏你一只碗!你不是说,这只碗很名贵吗?”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朱丽叶那个男人婆的声音?

    他们还牵扯不清?!

    猛然想到林浅浅跑到美国,之后孟飞珩来找白灵,白灵在陆家老宅住的好好的,应该不会主动搬出去,难道又跟林浅浅有关?

    他烦躁的揉了揉额角,“阿飞,半小时之后,来仁济。”

    从门玻璃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白灵,他抱臂仔细的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林浅浅骨子里那么骄傲,并且那天她在海边喊得那么凄厉,怎么可能就会跑到美国去找他呢?

    由不得他不去多想,实在是林浅浅这一次抛下一切,追到美国让他太惊讶!

    半小时后,孟飞珩来了医院,对上陆宸那张阴沉如墨的脸,皱了下眉。

    “叫我来干什么?”

    向病房里看了眼,脸上浮上一抹嫌恶,“这女人白长了一张瓷娃娃一般的脸,你竟然还来关心她?”

    “是不是你威胁她什么了?”陆宸脸上未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眸光牢牢锁着他的眼睛。

    孟飞珩心中涌上一股怒意,“你在为了这个不相干的,心肠恶毒的女人来质问我?”

    陆宸薄唇紧抿成刃。

    “你在质问跟你这么多年交心交肺的兄弟?”孟飞珩咬牙又质问了一句。

    陆宸望着他,缓缓站了起来,“我只是问你,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孟飞珩咬牙切齿,心口如同火烧,他收紧拳头,很想一拳挥向陆宸,可是他怕这一拳,彻底打散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

    “砰”的一声,一拳重重落在墙上,雪白的墙上,一串嫣红的印记。

    陆宸眉头一拢。

    孟飞珩恨恨的瞪着他,“陆宸,别怪兄弟没有提醒过你,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简单,所有人都相信她是景阳一手创造出来的,可是偏偏你不相信!”

    陆宸脸色彻底沉了下去,他看向他,“证据。”

    “卧槽!”孟飞珩忍不住爆粗口,“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就不要胡言乱语。”陆宸眼底一片阴云密布,“我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是白馨的妹妹,所以,请你们不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孟飞珩只觉得这四个字异常的刺耳,他喉结上下滚动着,点头,“好,很好,算我孟飞珩特么的瞎了眼睛!”

    言罢,他如一阵风一般脚步匆匆的离开,走出去约莫十米远,他脚步顿下,回眸看向陆宸,“这个女人不简单,别因为一个已经死去那么多年的女人,而伤了真正爱你,爱到体无完肤,没有了尊严的女人!”

    陆宸心口一震。

    他在说谁?

    林浅浅?

    白灵开了门,很低弱的唤了声,“宸哥哥……”

    陆宸呼吸沉了沉,回眸看向她,“既然你已经被开除出陆氏了,那么我也不好再让你回去。

    你就去之前的那个公司当个秘书,虽然小,可是工作挺轻松,还有你住的地方,实在是太简陋,我一会儿就交代刘强,将我名下那个原来为你姐姐准备的公寓过户给你。”

    “宸哥哥,你这是想要……摆脱我?”她眼底快速氤氲上一层水雾,咬着唇,“还说我不是多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