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裴若离追了出去,陆宸眉头一点点皱紧。

    他没有说错什么,大家这么多年的朋友,他自认很了解孟飞珩,肯定不出三天就会主动联系他。

    如此想着,问酒保要了杯度数比较小的酒浅浅的喝着。

    裴若离沉着脸进来,陆宸斜睨了他一眼,“别去管他。”

    “阿宸,你这一次真的太过了。”裴若离在他身边坐下。

    陆宸皱了下眉,“我怎么就过了?”

    分明就是孟飞珩多管闲事,去威胁白灵,他说他几句哪里错了?他竟然还说他是情感白痴。

    刚刚被陆氏所有的员工称为情感白痴已经够让人火大了,孟飞珩作为自己的兄弟,竟然也这么说,他难道就真的是情感白痴?

    裴若离很认真的盯着他,“你的确是一个情商比较低的人,不要怪阿飞说话直接。”

    情商低……

    陆宸握着酒杯的手一点点的收紧,说的还真的是好听,其实还不是说他是情感白痴?

    见陆宸黑了脸色,裴若离轻咳一声,“我问你个问题。”

    “说。”陆宸抱臂看着他,周身的气息有些低。

    “你是最近才发现自己爱上了林浅浅的吗?”

    陆宸只觉得好笑,嘴角一掀,“你问我这样的问题不觉得好笑吗?”

    裴若离一脸严肃,“不好笑,请认真回答。”

    陆宸凝眉想了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很久前,久到她第一次来陆家就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之后是爱。

    可是,的确是在最近才发现的。

    不过,这也不能说自己就是个情感白痴,只能说自己在感情的事情上,稍稍反应迟了那么一点儿。

    “你不用回答了,你其实早就已经爱上了林浅浅,但是却的确是在最近发现的,可发现了之后呢?你对林浅浅都做了些什么?”

    裴若离淡淡的笑笑,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如果不想被别人说成情感白痴,好好对林浅浅,她是个好女人,值得你用心呵护。”

    这话让陆宸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他深吸了口气,站起来,离开。

    陆家老宅。

    陆欣然对着镜子试着衣裳,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这些可都是照着林浅浅的喜好买的,景阳如果看到自己穿成这样的话,会不会很开心?

    正想着,陆母推门进来。

    陆欣然怔忪了一下,脸色一沉,“妈,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我都敲了几遍了?”陆母不悦的嗔了她一眼,目光落到她手上的衣裳上,微怔。

    陆欣然赶忙将衣裳塞到衣柜里,“有事吗?”

    “明天你陪着我去医院看看白灵。”

    上回白灵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之后就传出她跑到旅馆里服用安眠药自杀的事情,这丫头可是能够拆开阿宸和林浅浅的关键人物。

    “妈,你就别去管这件事了,为了这件事闹得阿宸不高兴的话,可不好。”陆欣然现在可不希望林浅浅跟陆宸离婚,那样景阳肯定还会追着林浅浅。

    陆母狐疑的看了她一会儿,“你最近很古怪。”

    “没那回事。”陆欣然说着,往外推着陆母。

    陆母赫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她,“你该不会是被阿宸收买了吧?”

    上回,艾美来了,她便临阵脱逃了,这一次,可是不能让她再临阵倒戈!

    “我可告诉你然然,若是不将林浅浅那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赶出去,这陆家以后可是要分她一杯羹的。”陆母言辞凿凿的警告她。

    陆欣然努努嘴,“我知道,你就别说了。”

    林浅浅跟陆宸离婚之前,她必须要得到景阳,之后,林浅浅肯定会滚出陆家,滚出陆氏!

    陆母看着她眼底的那抹恨意,满意的笑笑。

    陆欣然换上了一件衣裳之后,又梳了个跟林浅浅差不多的发型,哼着歌开车去了景阳的酒店。

    当景阳打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心里轻嗤一声。

    真以为穿着跟浅浅差不多类型的衣裳,她就能取代浅浅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简直不自量力,让人恶心!

    陆欣然看着他怔怔的,心里一喜,果然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你难道想要我一直站在门外?”她偏头看着景阳。

    景阳笑笑,“进来吧。”

    “我给你买了一些水果还有酸奶之类的东西,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陆欣然一边走进来,一边问。

    “还好。”景阳嘴角半勾着,“你先忙,我继续开会。”

    “是为了那个音乐厅的事情?”

    景阳皱眉,“你怎么知道?”

    “上回你随口那么一说,我无意间听到的。”陆欣然有些尴尬的挤出一抹笑。

    景阳“哦”了声,走到办公桌前。

    陆欣然知道自己现在跟景阳立场不同,一个代表着LK,一个代表着陆氏,她害怕他会想多,便一直有意避开。

    可是,突然景阳怒吼一声,桌子上的文件挥落了一地。

    她赶忙冲过去,只见景阳额上的青筋突跳的厉害,“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景阳抬眸看着他,对着电脑里的托尼说道:“我给了你们这么长时间,你们就给我弄出这样的一份策划?这样怎么能够中标?”

    托尼一直说着抱歉,景阳粗喘了口气,“立即去修正,如果不能在这次中标,你应该知道我将面临的是什么!”

    “景总,抱歉。”

    景阳烦躁的搓了搓脸,将电脑关上。

    “如果你不能中标的话,会怎样?”陆欣然声音低弱的问。

    “能怎么样?上一次孙氏的那块地原本已经是囊中之物,可是却被陆宸给抢了去,LK高层已经对我意见颇大,别看我有股份,可是也不过是仰人鼻息。”

    陆欣然心口一缩,“那就是说如果无法中标,就要辞职离开LK?”

    “不是。”景阳脸色不是很好,有些疲累的揉了揉额角。

    “那你……”

    “离开LK是肯定的,我如果不能中标,那么就必须回去,从头做起。”景阳望着她,笑的有些苦涩。

    “什么?”陆欣然只觉得脑子里好像炸开了一道雷,如果景阳不能中标,那么就要回去……

    “不行,我不同意!”她大声的冲他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