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没过午休时间呢。”陆宸霸道的将手指再度塞进她的指缝。

    “最近积压了很多文件。”

    林浅浅实在是不想跟着他一起疯,从美国回来,她总是觉得全身乏力,很想快些处理完文件,晚上可以早早的回家休息。

    “去商场突然巡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陆宸领着她去了地库。

    林浅浅皱眉,不解。

    “我之前听说,陆氏旗下有不少店铺,中午的时候通常都会有员工不准时回来,还有不少员工因为轮岗吃饭发生过争执的事情,所以,正好趁着今天去看看。”

    说话间,陆宸开了车门。

    林浅浅看了眼时间,陆氏跟那些店铺的午餐时间是不一样的,他们今天吃的比较快,如果现在去,倒的确是能发现一些问题。

    快速上了副驾,陆宸载着林浅浅直奔陆氏的几个商铺。

    “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些问题?”林浅浅问。

    陆宸轻咳一声,“最近。”

    林浅浅点了下头。

    下了车,两人先去了陆氏珠宝,几个吃饱饭的员工正在玩手机,有顾客过来挑选首饰,也爱答不理的。

    林浅浅不悦的皱了下眉,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之后是陆氏的其他几个店铺,除了酒店之外,其余的几个店铺,基本上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上了车,林浅浅说道:“今天下午,我会让安娜通知各个店铺的店长来陆氏开会。”

    陆宸看着她一脸疲色,有些担忧,“不行的话,就交给别人好了。”

    “发现错误就必须要尽快纠正,否则的话,会越来越严重。”

    “可是你……”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我没事,可能还是时差的问题,幸好马上就要到周末了,我也能好好睡个懒觉。”

    陆宸捏了下她的脸。

    下午,林浅浅在会议室开会,陆宸则让刘强去了医院。

    “白小姐,这是陆总给您的相关文件。”刘强一脸严肃。

    白灵眉头皱的很深,踟蹰着翻开看了看。

    “这是什么意思?公寓过户给我,难道他是想要跟我划清界限吗?还有这张支票,我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为了钱的女人吗?”

    刘强抿了下唇,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是不好回答。

    “白小姐,陆总交代我这样做的,你跟我说没什么用。”

    白灵将东西摔给刘强,“我要见他!”

    “陆总说了,不会见你。”刘强脸色沉了下来。

    以前那些女人,但凡看到了支票,都会喜笑颜开的离开,绝对不会再纠缠,怎么轮到这个白灵事情就这么多?

    钱一点儿不少,还有那么好的一套公寓,这分明就是赚到了!

    他有些轻视的将白灵上下打量了一下,真的没有林总漂亮,如果他是陆总的话,他也选林总。

    轻咳一声,“白小姐,陆总说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白灵拿起床头柜上的那一大束花向着他丢去。

    刘强眼睛一瞠,快速退了出去。

    回了陆氏,他一脸苦逼的跟陆宸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情,陆宸眉头拢紧,揉了揉额角。

    这个白灵为什么就这么的倔强呢?

    再见,他还是跟刘强说一样的话。

    这时候,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是医院的电话。

    皱了下眉,犹豫了一下,挂断。

    可是,那铃声一直响个不停。

    陆宸实在是没了办法,接通。

    “陆先生,白小姐情绪失控在医院又割脉自杀了,幸好护士发现及时,人已经抢救回来了,她一直念叨着您的名字,您看您是不是可以来一趟医院?”

    陆宸呼吸一滞,自杀?!

    霍然站了起来,“我马上来。”

    大步走出办公室,正好吴爽送文件进来,“陆总,您要出去?”

    “我……”陆宸犹豫了一下,“要去见一个客户。”

    吴爽皱了下眉,似乎陆总下午并没有什么行程,难道是临时约的?

    “文件……”

    “一会儿拿给我老婆。”说着,他便一阵风一般的离开。

    冗长的会议结束后,林浅浅疲累的揉了揉额角。

    安娜敲门进来,“林总,您如果难受就去陆总办公室的休息室躺一会儿,或者是提前回家。”

    林浅浅恹恹的摇了摇头,“没事。”

    回了办公室,吴爽拿着文件进来,“陆总离开前让我把这份文件交给林总。”

    “陆宸离开了?”林浅浅皱了下眉,接过文件看了下,拿出笔签了字,“他下午约了什么客户?”

    “可能是临时约的,挺着急的。”吴爽说道。

    林浅浅点了下头,“没事了。”

    拿出手机想了想,最后还是放下了。

    医院里。

    陆宸看着脸色苍白的白灵,那手腕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地上的地砖缝隙里还清晰可见已经呈现出暗褐色的血迹。

    白灵幽幽醒转,看向陆宸,眉间涌上一抹喜色,可是随即眼圈便是一红。

    陆宸现在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白灵。

    照顾她,会给她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会让林浅浅介怀。

    跟她划清界限,她又要死要活的。

    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宸薄唇缓缓开合,明明心中异常生气,却又不敢语气太重,唯怕再刺激到她。

    泪水顺着白灵的脸颊滚落,阳光折射下,那泪水刺痛了陆宸的心,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白馨。

    他重重叹了口气,“白灵,你姐姐虽然看似柔弱,可是很坚强,你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真以为狠狠心,在胳膊上划一刀,一切就都能解决了?”

    白灵倏然睁开眼睛,泪水沾在眼睫上,湿漉漉的。

    “宸哥哥,我不要解决,我要的是解脱。”

    她哽着声音,手想要抓住他的手,却好像又怕他会嫌弃她,僵在半空中,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人看着我见犹怜。

    陆宸叹息一声,握住她的手。

    “白灵,我跟你之间,不可能的。”

    “我知道。”

    泪水越来越汹涌,陆宸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啊!”白灵反握住他的手,很用力的握住,就好像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白灵,大夫说你的手现在不能用力。”陆宸猛然想起林浅浅,想起今天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抽开手。

    白灵眸光闪烁的看着他,凄然一笑,“宸哥哥,你永远都不会懂,暗恋一个人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情。”

    陆宸嘴巴张了张,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