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拿起自己的东西,匆匆离开。

    拦了一辆出租,就要直奔医院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小姐,要去什么地方?”

    她凝眉沉吟了一会儿,直接回了别墅。

    虽然今天很忙碌,不过,她的工作效率向来很高,想着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不过看样子,又要泡汤了。

    看了眼时间,八点一刻,她对自己说,如果陆宸可以在十点之前回来,她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他没有回来,再说。

    吃了两片全麦面包之后,便没了胃口。

    她开了电脑,热搜榜上并没有关于今天陆宸英雄救美的事情,她舒了口气。

    关了电脑,开了电视。

    新闻上也没有,她不清楚这是不是陆宸的手笔。

    静静的坐在沙发里等,虽然看着电视,可是眼睛却时不时的瞟着时钟。

    还有一分钟十点,林浅浅感觉心口一阵闷疼。

    她凄然笑笑,在心里又给他宽限了两个小时,如果十二点之前他可以回来,那么她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坐着有些累,她偎在沙发里,眼睛盯着时钟,看着指针一圈圈的走,眼皮有些沉。

    再次醒来的时候,阳光顺着窗户流泻进来。

    她揉了揉脖子,心口如同针扎。

    这时候,别墅大门打开。

    陆宸一脸疲色的进来。

    看到林浅浅坐在沙发里,皱了下眉,勉强挤出一抹笑,“你这么早起来看电视啊!”

    林浅浅没吭声。

    “有什么好节目吗?”陆宸有些心虚的又问了句。

    林浅浅一眼就看到了他衬衣上沾着的血迹。

    “昨天约了什么样的客户,竟然彻夜未归?”她声音很平静,就好像是在跟他闲话家常。

    “说了你也不知道。”陆宸扯松领口,见饭桌上没有早饭,眉头皱紧,又看了下她的脸色,还有衣裳……

    难道她等了一晚上?

    睡在沙发里?

    “你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上楼去睡觉,万一在下边着凉了怎么办?”他想要走到她身边,又怕她嗅觉太敏锐,会闻到自己身上的消毒水味。

    林浅浅心口一阵阵的针扎,她深吸了口气。

    “你实话告诉我,究竟昨天去了哪里。”

    她在心里跟自己说,如果他可以对自己坦言,那么她绝对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我说了昨天是去见一个客户。”陆宸皱紧眉头,语气有些不耐。

    “客户……”林浅浅冲他笑笑,“很好,客户。”

    她越过他上了楼,快速的洗漱,化妆,之后开着自己的保时捷去了陆氏。

    陆宸听到汽车驶离的声音时,正在洗澡,脱衣裳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衬衣上沾着血迹。

    狠狠的一拳擂在墙上,他粗喘了两口气。

    她看到自己的衬衣上沾着血迹,却没有误会是自己的血迹,这说明她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昨天去医院的事情。

    她问了自己两次,最后上了楼,一句话没有,这会不会是她对自己失望了?

    快速冲掉身上的浴液,换了衣裳之后,向着陆氏驶去,想着她早上没有吃东西,顺便买了数样早餐。

    林浅浅今天的状态很糟糕,安娜一眼就看出来了。

    “林总,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林浅浅将杯子放下,“谢谢提醒。”

    “这是今天的行程,您看如果您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减少几个?”

    林浅浅看了一会儿,“下午一点到三点有空闲时间?”

    安娜点头。

    “排满!”

    说完,林浅浅再度埋首于桌子上关于音乐厅装修案子的文件。

    安娜瞠了瞠目,林总这是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吗?难道跟陆总又闹不愉快了?

    “您……”

    “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排满!”这是林浅浅这几年中,第一次用这样命令的口气跟安娜说话。

    安娜怔忪了一下。

    办公室的门推开,陆宸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冲安娜递了个眼色,安娜出去。

    “我买了早餐,一起吃,不吃早餐,人会变得浮躁。”陆宸将早餐放到茶几上。

    “没有顺便给白灵买一份?还是你已经安排人送去医院了?”林浅浅这一刻,心中压抑的所有情绪爆发了。

    她最不能容忍的是陆宸一次又一次的撒谎。

    他可以选择完全的相信白灵,毕竟白灵现在与白馨这么像,她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为什么陆宸却不能跟她坦诚一点儿?

    陆宸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嬉皮笑脸,卖乖耍宝,只要她能消气。

    走上来,抱住她,“老婆别生气了,我们一起吃早餐。”

    林浅浅僵着没动。

    “你长得这么漂亮,生气会长皱纹,会影响内分泌,快,笑一笑。”

    “你以为我是什么?”林浅浅如坠冰窟,“陆宸,我之前跟你说了很多,该怎么做,你好好想想。我这里……”她指着自己的心口,“不是铜墙铁壁,也会疼!尤其是你一次次的谎言之后。”

    她说完,感觉办公室里有些压抑,开了门离开。

    陆宸追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专用电梯。

    陆欣然这几天有些浮躁。

    因为林浅浅的建议,她已经转为陆氏的正式员工,不过陆宸依旧没有将她从后勤部调离。

    当她看到昨天陆宸勇救白灵的那条视频时,便猜想着他们两人肯定又会逃不掉一顿争吵。

    她想过好多方法,可似乎没有一种能够得到林浅浅的电脑密码。

    走出电梯,看到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专用电梯,心中一阵窃喜。

    看了眼秘书室方向,没有人留意到她,她拿出钥匙,正准备将钥匙捅进锁孔里,却发现这门根本就没有锁。

    心突然狠狠一阵跳动,所有的血液直冲向大脑,她快速推门进去。

    电脑依旧有密码,似乎超过几分钟不操作就会自动待机,陆欣然烦躁的吐了口气。

    目光落到桌子上的文件时,她眼睛一亮,反复看了好几遍,确定的确是音乐厅装修案子的初本!

    这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景阳有了这个,一定可以稳拿音乐厅的案子。

    这样他也就不会离开凉州!

    就要掏出手机拍照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有脚步声,赶忙躲到桌子下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