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景阳盯着陆欣然手中的手机,凝眉沉吟了一会儿,难道跟音乐厅的那个案子有关?

    他有些不确定,毕竟这么短的时间里,陆欣然这个白痴怎么到手的?会不会是陆宸的将计就计?

    “有了这个,你肯定不会离开凉州的!”陆欣然划开屏幕锁,将照片拿给景阳看。

    景阳几乎忘记了呼吸,他看着那些照片,虽然只是初本,不过,估计最终的终本应该与这个相差不会太大。

    就想要传到自己的手机,陆欣然却一把将手机抢了回去。

    他皱眉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景阳。”陆欣然一脸的严肃,“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心思,你不是不知道。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这一次,我为了你,连陆氏都可以出卖,所以你……”

    景阳看着她,“欣然,我没有逼着你为了我做出出卖陆氏的事情。”

    “对,一切都是我的心甘情愿!”

    景阳的话让陆欣然的心异常的痛,可是,她还是想要用这件事来为自己争取一下,哪怕只是他的敷衍。

    “景阳。”她深吸了口气,“我什么都不图,我就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

    “你走吧。”景阳打开门,“如果因为我,而让你这么为难,对不起,你的好意我不能接受。”

    陆欣然咬唇,“景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明知道我既然拿到了这个,就一定会给你,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开心,哪怕只是敷衍我,说一句,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吗?”

    景阳凝着她,“欣然,我们之间隔着太多的东西,不可能的!既然明知道不可能,那么为什么还要一头扎进去?”

    陆欣然愕然,许久,她才声音哽咽的说道:“你跟林浅浅中间又是否隔着太多的东西?你们之间又是否是可能的?既然明知道不可能,为什么还要一头扎进去?你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

    她将林浅浅卷进来,着实让景阳异常恼怒。

    可是现在,他必须要得到她手中的初本,所以,狠话断然是不能说的。

    重重的叹息一声,他很认真的看着陆欣然。

    “欣然,你难道还不明白?”

    陆欣然皱眉,“你不说,我怎么可能会明白?”

    “我们之间,如果我现在跟你,你觉得不尴尬吗?”

    “说到底还是因为林浅浅!”陆欣然忿忿的瞪着景阳,那眼中的恨意是那么的明显。

    “你走吧。”

    景阳觉得陆欣然现在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继续说下去,只会让陆欣然更加恨浅浅!

    陆欣然被他推着进了电梯,电梯门徐徐关上,她用力攥紧双手,咬牙,“景阳!我一定会得到你。”

    过了没一会儿,景阳的手机收到了N张照片,全都是关于陆氏音乐厅装修案子的初本。

    景阳嘴角一挑,终于要开始行动了!

    仔细的看了看,他将这些发给了助理托尼,让托尼赶快去找人分析论证,务必要得到陆氏最终的终本报价。

    他静静的靠在沙发里,想着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进行。

    原本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他调出一个号码。

    “你能不能不要总给我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对方便语气不耐的斥道。

    景阳皱眉,“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特么的上一次也说是最后一次,可是呢?”

    “你愿信不信!”

    “好。”对方粗喘了口气,“我信你,这一次什么事情?”

    “帮我查清楚林浅浅这两天的行程,务必要准确,另外,帮我把她的车做一下手脚。”景阳沉着冷静的吩咐。

    “你有病吧?让我去给她的车做手脚,万一遇到车祸什么的,怎么办?”

    “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景阳说完,阴冷的笑了一声,“除非你想要你的那些丑事公之于众。”

    “你……”

    对方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景阳便挂断了电话。

    三天后,白灵出院。

    原本陆宸不打算出现,可是白灵很坚持,她告诉他如果他这一次出现,那么她会按着他所想的那样,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陆宸拧眉想了想,决定再见白灵最后一次。

    白灵对他提出的要求很简单,送她去那个公寓。

    陆宸犹豫再三,同意。

    一路上,白灵都牢牢盯着他的脸,这让陆宸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心虚。

    手机突然响起,他心里一突。

    见是林浅浅,脸上露出久违的笑意。

    上一次,两人再度陷入冷战,陆宸无论用了多少种方法,面对他的时候,林浅浅都没有一个笑脸,这让他异常懊恼,总不能扯着她的嘴角逼着她笑。

    每每看到她跟别的人笑,他就气的肝疼。

    赶忙接通,林浅浅质问的声音传入耳中,“好多文件等着你签字,你究竟跑到了哪里?”

    陆宸有些火大。

    “如果不是因为要签文件,你是不是不会给我打来这通电话?”

    “你快些回来。”

    林浅浅正要挂断电话,突然听到女人的咳嗽声。

    心口一阵针扎似的痛,因为她很清楚那个声音属于谁。

    一句话没有,挂断电话。

    “特么的!”陆宸狠狠拍了下方向盘。

    “宸哥哥,对不起,我一时……咳咳咳……没忍住。”白灵一脸抱歉的看着他,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你要干什么?”陆宸皱眉看着她。

    “我跟林总解释一下。”白灵调出林浅浅的号码,手机被陆宸一把夺了下来,“什么都不要说!”

    白灵哆嗦一下,“哦”了一声,却在陆宸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到了公寓,白灵坚持要给陆宸做一碗面,吃了这最后一碗面,她就当从来没有出现在陆宸的面前。

    对上她充满期盼的眼神,想着刚刚林浅浅如同命令一般的语气,陆宸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

    白灵笑着进了厨房。

    因为她要搬过来,所以,前几天陆宸便让人过来收拾打扫了一下,有关于他的东西全部搬走,还帮她添置了不少日用品和食材。

    看到冰箱里有很多丰盛的食材,白灵轻声说道:“宸哥哥,干脆做一顿饭好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