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恨恨的瞪着景阳。

    “你若是报警的话,陆宸可就知道这件事了。”

    景阳感觉自己马上就可以从陆宸的身边抢走林浅浅,此时有些疯狂。

    林浅浅眉头紧锁,“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应该知道陆宸现在在哪里,即便是这样,你也还是死心塌地的守在他的身边?”景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浅浅,可目光却充满了控诉。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想要拂开他牢牢扣在她肩头的两只手,奈何,他力气实在是太大。

    “景阳,你听好了,我跟陆宸之间,不是因为白灵!自始至终,陆宸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闭嘴!”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景阳愤怒的吼声给打断。

    林浅浅毫无畏惧,直视着他的眼睛,“我真正生气的只是他对我的那些善意的谎言,如果你遇到相同的问题,我相信你绝对做不到他那种程度!”

    也曾经怨恨过陆宸,可是后来想想,如果是别人别有用心的制造了一个假的陆宸出来,她或许也会一头扎进去,忽略了自己的本心。

    “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只是一个备胎,连陆宸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景阳异常愤怒。

    浅浅可以不爱他,却不可以轻视他。

    这么多年,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她,可是她却如此几次三番的这般对他!

    心,很痛。

    林浅浅感受到他逼人的气息,心里有些慌,她心思快速转动,狠狠的拂开他的手,冲向门外。

    然而,手腕再度被景阳给握住,“你放……”

    她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后颈上一阵钝疼袭来,整个人软倒在景阳的怀中。

    “对不起,浅浅。”景阳将她抱起,快速帮她穿上一件睡衣,放在床上。

    而他自己,也动作快速的换了一件同款睡袍。

    陆宸在海边平静了一会儿心情之后,开了手机,一堆未接提醒狂轰乱炸般,他定睛看了看,刘强的,秘书室的,还有……负责盯着林浅浅行踪的那个人的!

    眉头一拢,难道林浅浅出了什么状况?

    赶忙打了通电话过去,那人急道:“陆先生,您总算打电话了。”

    陆宸心口一阵揪紧,“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当时雇佣这个人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是要盯着林浅浅有没有私会情夫,而是告诉他务必确保林浅浅的安全。

    他极力告诉自己冷静。

    “陆太太急匆匆的开车离开陆氏,半路上将车停在鲁迅路,之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鼎豪酒店,至今还没有出来。”

    鼎豪酒店?!

    景阳暂住的那个酒店!

    陆宸的心口如同被一双手用力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他按着对方告知的线路先开去了鲁迅路,叫了道路救援队来,却被告知车子根本就没有一点儿问题。

    他凝眉想了想,难道林浅浅是害怕他用GPS追踪她的行踪?

    可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可以在陆氏的时候就不开车出去的。

    扯松了领口,他极力保持冷静的给安娜打了通电话,让安娜将林浅浅的行程发了过来。

    看了眼,他给林浅浅准备去见的客户打了通电话。

    得知林浅浅已经取消了约见,他心口一股怒火直冲大脑。

    上了车,直接开去了鼎豪酒店。

    门迎一脸笑意在看到他那张沉如滴墨的脸时,所有恭迎的话全都闷堵在喉间。

    陆宸进了电梯,垂落在双腿侧的手越收越紧。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陆宸想着千万别让景阳捡了笑话,于是先去了监控室。

    对方跟陆氏有一些商业往来,听说他来了,要看监控,二话不说,退了出去之后,让陆宸一个人在监控室查看监控视频。

    当陆宸看到林浅浅跟景阳在房间外就迫不及待的吻了起来,更过分的是,他们的动作……

    他一拳狠狠砸在屏幕上。

    巨大的响声,众人进了监控室,陆宸周身寒气迫人,他薄唇轻启,“去陆氏,照价赔!”

    众人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只觉得好像要有一场山崩地裂的事情发生,至于他为何会这般生气,不得而知。

    陆宸直奔景阳的房间,在门口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刚刚两人抱在一起的一幕。

    呼吸粗重,眼睛猩红一片,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听到门铃声,景阳挑了下眉。

    看了眼床上躺着的林浅浅,穿着睡袍去开了门。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陆宸一把揪住了景阳的领口,“你特么的竟然敢碰我老婆!”

    景阳一脸的似笑非笑,手轻轻的按在陆宸的手上,之后用力扯开。

    “陆宸,你未免也太自信了,真以为浅浅会一心一意的守在你的身边?”

    陆宸额角的青筋狠狠突跳了一下,他目光在房间里快速扫过,一眼就看到了内间里躺在床上的林浅浅。

    大步就要冲过去,却被景阳一把拉住手腕。

    他呼吸乍然一沉,回眸,狠狠的一眼,如同数九的寒冬可以将人瞬间冻成冰碴。

    景阳佯装不敌他,被他成功摆脱,他跟在后边,嘴角却勾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陆宸看着林浅浅睡得沉,毫不怜惜的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看到她穿着睡袍,眼睛更是如同火烧一般。

    “林浅浅!”

    “啪——”

    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她的脸上,她茫然惊醒,头偏在一侧,嘴角有血丝。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着,掌心好像被蜂子蛰了一般,针扎一般的疼。

    这大力的一巴掌,痛了景阳的心,他大步冲上来,狠狠给了陆宸一拳。

    林浅浅不顾火辣辣的脸,看到愤怒的陆宸,以及此刻穿着睡袍的自己,满脸的困惑。

    “林浅浅,你这个贱货,破鞋!你振振有词的对我说要坦诚,可是你自己却跑到这里来风流快活!你这个贱货!”陆宸就要再给她一巴掌时,被景阳牢牢抓住手腕。

    林浅浅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一颗心激荡着,嘴唇颤抖的越发厉害。

    “我没有!”

    “你没有?”陆宸冷笑一声,带着鼻音,浓浓的鄙夷和不信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睡在景阳的床上?你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