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26章 解释是苍白的
    林浅浅此时有些懵,迟迟没有说话。

    景阳挡在林浅浅身前,盯着陆宸的一双眸子如同带着冰碴利刃。

    “陆宸,你不要太过分了!浅浅有选择幸福的权利!”

    “特么的放屁!”陆宸一拳挥在景阳的脸上,直接毫不怜惜的抓起林浅浅的手腕,拽着她便向外走。

    林浅浅撞到了柜子上,疼袭来,可是她就好像没有痛感神经一样,只是紧紧的盯着眼前那个带着无穷无尽愤怒的人!

    “你听我解释!”她哽着声音开口。

    陆宸脚步顿下,冷冷的回眸看着她,一句话未说。

    上了车,林浅浅几欲开口解释,可是陆宸都不给她机会。

    一路飞驰,直到回了别墅,进了主卧。

    他坐在床上,脸若寒霜,一双阴鸷的眸子牢牢锁着脸色苍白的她。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今天,我……”

    “我问,你回答!”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语气森寒,已经没了耐性去听她浪费时间的解释。

    林浅浅咬唇,“好。”

    “为什么去找景阳,而且还是在他的房间里!”他在压抑着怒火,手紧紧的攥成拳,骨节发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林浅浅瞠目,她能说出照片的事情吗?

    看景阳那般肯定的语气,照片肯定没有PS的痕迹,可那照片究竟是什么时候拍的?

    她不知道,完全的……没有一点儿印象!

    如果她亲口说出来,陆宸会相信她是清白的吗?

    她迟迟不说话,让陆宸越发肯定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心虚,理亏。

    眼神一利,嘴角却勾出讥诮的冷笑,“林浅浅,你为什么会睡在景阳的床上,你解释!”

    林浅浅感受到那森冷的,充满了不信任的目光,心中悲痛。

    “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我跟他清清白白!”

    “清清白白?”陆宸轻嗤一声,站起,向着她走近,看着她身上这件睡袍,心中怒意更盛!

    “嘶啦”一声,睡袍撕碎。

    两人同时皱了下眉,刚刚实在是太激动,都没有注意到睡袍之下她衣衫完整。

    林浅浅的心狠狠一颤,这算不算是景阳的百密一疏?

    “我今天之所以会去找他,有不得以的苦衷!”她宛若溺水抓到了救命稻草的人,急于为自己辩解。

    陆宸牢牢盯着她露在外面的脖颈,眼中的怒火如同燎原一般熊熊燃烧着。

    “你为什么半路换乘出租?”陆宸看着她,心中怒气翻涌。

    “车坏了!”林浅浅实话实说。

    “呵!”陆宸眼底讥诮之意愈浓,“坏了?”

    八成是怕他发现她不在陆氏,再通过GPS定位她吧!

    “的确是坏了!”

    心中不安被放大到了极致,林浅浅讷讷的看着他,很笃定的又重复了一遍。

    陆宸粗喘了口气,只觉得空气压抑无比,扯松了领带。

    林浅浅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想着无论是谁看到自己的老婆穿着睡袍睡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都会发疯,所以,现在无论她如何解释,他肯定都不会听进去。

    如果要让他相信,那么就从自己这完好的衣裳入手。

    “陆宸,我知道现在无论我怎样解释都显得苍白。”

    景阳既然敢这样肆无忌惮,就肯定想好了一切。

    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陆宸不由皱眉,为什么不继续说了?

    难道,这样就算完了?

    林浅浅开始动手解身上小西装的扣子,每解开一颗,她的手跟心都在颤抖。

    陆宸浑然意识到了什么,眼底的讥诮更加浓郁。

    “林浅浅,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呢?刚刚跟景阳风流快活完了,现在又想要跟我上|床?”

    这话,如同化作了一根根淬毒的银针,狠狠的扎入林浅浅的心口。

    一阵痛意袭上,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你不用脱,单只是你留在脖子外面的那个痕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你……”陆宸猛地钳住她的下巴,力道之大,恨不能可以捏碎了她的下颌,“真是让我恶心!”

    眼眶异常的酸涩,一行泪顺着眼角滚出。

    滴滴晶莹打在陆宸的手背上,滚烫无比。

    陆宸另一只手用力,再用力。

    他一把将她推开,一拳狠狠砸在墙上,留下一个清晰的红印子。

    目送陆宸的背影,林浅浅的视线开始模糊,她试图冲上去抱住他,无论他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只求他能够相信他。

    可是,他明显不给她这个机会。

    她僵坐在地上,许久,久到太阳下山,天色开始暗下来。

    猛然想起他刚刚说的那句话,她站起,却因为久坐,腿异常的麻,再次跌在地上。

    终于来到了梳妆镜前,看着留在脖颈上的那个红痕,林浅浅有些颓然的将手插入头发中。

    良久……

    她如同发了疯一般,开始解自己的衣裳,身上是完好的,莹白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只除了胸口上他留下的那个独有的印记。

    这是景阳的计!

    好狠!

    抬手搓着脖颈,直到将皮肤搓红,搓破,那红痕依旧刺目。

    她寻找着自己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和包都落在景阳的酒店。

    心中恨意和怒火充斥着,她一双眼睛散发出凶狠的光芒。

    冲下一楼,就要去找景阳算账,座机响起。

    她浑身脊背一紧。

    是陆宸!

    急匆匆的冲过去,拿起话筒,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

    她将听筒移开几分,陆宸幽冷的声音缓缓传来。

    “林浅浅……”

    他才只是开口说出这三个字,便有另一道甜腻的让人恶心的女声传来,“陆少,快点儿吃块水果,我喂你,用嘴好不好?”

    林浅浅的心无法承受这接连的痛,一揪一揪的,好像正有一双手在用力撕扯揉捏。

    她抬起手,很用力的按住心口,想要压住这钝痛,可……无济于事。

    深呼吸,她声音低弱的问:“你现在在哪儿?”

    听筒里传来陆宸和女人打情骂俏的声音,林浅浅抓着听筒的手收紧,再收紧……

    “林浅浅,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在天亮之前找到我,那么今天这件事,咱们就一笔勾销。”陆宸声音透着寒意,缓缓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