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30章 不,她最终会选择我
    朱丽叶看着孱弱的林浅浅,眼圈一红,冲到病床前,用力握着她的手,“浅浅……”

    “我没事,嘶……”林浅浅努力的扯动嘴角,却牵动了嘴角的伤。

    “陆宸!”朱丽叶恨恨的攥紧了拳头,“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

    “别去!”林浅浅有气无力的开口,抓着朱丽叶衣角的手却异常有力。

    “可是浅浅……”朱丽叶气的胸口起伏,“我要气死了!哪里有这么欺负人的?”

    外面的两个男人看着病房里的两个女人,彼此对视一眼,孟飞珩留下两个小弟,之后跟着唐奕离开医院。

    两人直奔景阳的酒店。

    门铃声响起,景阳手中拿着红酒杯,迎面一个拳头呼啸而至。

    他向后踉跄两步,手中的酒杯倾斜,嫣红的酒液洒了一身。

    “景阳,我警告过你,不要试图去破坏浅浅的幸福,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唐奕脸若寒冰,目光阴鸷。

    想到昨天浅浅那脆弱的样子,他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

    景阳抬手摸了下嘴角,昨天挨了陆宸的拳头,嘴角还肿着,唐奕刚刚那用尽全力的一拳,更是雪上加霜。

    他忍着痛,嘴角缓缓的扬起,语带戏谑的说道:“唐奕,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说教我?说到底,你跟我,我们都是一样的!失败者。”

    话音刚落,他的腹部又挨了一拳。

    “唔……”景阳捂着腹部,一脸怒意的盯着正在晃着拳头的孟飞珩。

    孟飞珩扬了下眉,“唐奕没理由揍你,可是老子揍人从来不需要理由。景阳,你最好不要再动什么歪脑筋,否则的话,会很惨!”

    景阳盯着他,目光越发阴沉,可是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郁。

    “孟飞珩,你不过就是陆宸的一条狗,还是一条没有脑子的笨狗!”

    “放屁!”孟飞珩满眼怒意,额角的青筋也突跳的厉害,他一把揪住景阳的头发,“我告诉你景阳,别特么的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让老子的女人不开心,老子就有这个权利揍你!”

    他的女人?

    谁?

    景阳皱眉。

    孟飞珩恶狠狠的说道:“如果聪明,就离林浅浅远一些,别特么的像只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还有,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癞蛤蟆可是永远也吃不上天鹅肉的!”

    言罢,他看向唐奕,唐奕说道:“把浅浅的东西还回来。”

    景阳挑了下眉尾,轻声一笑,“浅浅的东西我自然会还回去,不过不是现在。”

    孟飞珩危险的眯了下眼睛,“景阳,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找死!”

    景阳仰头看着他,眼底没有一丝怯懦。

    “孟飞珩,你不就仗着你们孟家的实力吗?只要不把人玩死,你就有恃无恐,可是,我也警告你,别特么的欺人太甚,否则的话,闹出人命,谁都保不住你!”

    “你……”孟飞珩揪紧景阳的领口,“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让你丢半条命。”

    言罢,拳头就要落下,却被唐奕攥住了手腕。

    他一脸费解的看着唐奕,唐奕目光在房间里快速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林浅浅的包,他脸色沉冷的看向景阳。

    “景阳,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如果你还这样妄图破坏浅浅的幸福,别怪我不客气!”

    “好啊!”景阳冲他挑衅的一笑,“浅浅现在只是被陆宸迷惑住了,等到她彻底的顿悟之后,她就会知道谁才是最爱她的!”

    这话,让孟飞珩觉得恶心,愤怒,但却让唐奕心里隐约生出了一丝不安。

    眼前的景阳太过疯狂,他只想得到浅浅,为此不择手段,他忽然有些害怕,担忧。

    “难道你看不到浅浅的伤心吗?”唐奕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

    “长痛不如短痛!”景阳轻蔑的看了两人一眼,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就要去摁警铃,却被孟飞珩给一把按住了手。

    “景阳,你用这种卑劣的方法,就算得到了浅浅,也注定不会长久,更何况,纵然浅浅伤心至极,也依旧不会选择你!”唐奕说完,愤然转身离开。

    不会选择你……

    唐奕的话久久的在景阳的脑海中盘亘着。

    他眉头皱紧,眼底一片黯然之色,摇着头,呢喃着,“不会的,浅浅最终会选择我的。会的!”

    日子过得很快,两天后,林浅浅出院,大夫帮她做过检查,暂时还没有发现胎儿有什么异常,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伏特加属于烈酒,且她那天喝的有些多。

    朱丽叶最近一直都陪着她,出院的时候,她想要林浅浅跟着她回自己的公寓,可是林浅浅坚持要回别墅。

    这件事必须要解释清楚!

    “浅浅,你是不是傻?”朱丽叶一脸的怒其不争,“我就不相信,你消失的这三天,陆宸那个王八蛋会不知道你去哪了,他没有来过医院,你还上赶着去求着他原谅吗?”

    她一直都不看好林浅浅跟陆宸,虽然她喜欢唐奕,可是如果林浅浅能够选择唐奕的话,作为她的好闺蜜,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鼓掌退步。

    但问题是,林浅浅一根筋,非要在陆宸这棵树上吊死,她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劝了。

    林浅浅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手落在小腹上。

    这个孩子是她的,也是陆宸的,最近这几天,她一直在想究竟应该怎么做,要不要告诉他。

    最后,她想明白了,告诉陆宸,毕竟是孩子的爸爸。

    “叶子,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

    “你总说是最后的一个机会,可是你还不是一次次的妥协,受伤,弄的自己现在遍体鳞伤!”朱丽叶语气不是很好的冲她吼着,可是泪水却滚出了眼眶。

    林浅浅面容平静的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孟飞珩似乎对你有点儿意思。”

    “他?”朱丽叶轻哼一声,“烦死了。”

    林浅浅弯了弯唇,虽然她有意撮合朱丽叶跟唐奕,可是唐奕明显对朱丽叶不来电,勉强的爱情两个人都会感到辛苦,索性就让一切随缘好了。

    “走吧。”林浅浅笑着捏了下她的脸,“要快些离开这里,都是消毒水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