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别墅,将保温饭盒放到茶几上,便一直静静的坐着,看着时钟。

    已经十二点了,他没有回来。

    抬起手,用力的压在心口,脸色灰白……

    他真的已经这样嫌弃自己了吗?没有她的时候,他还会回来,即便回来喝的醉醺醺的。可是自己出院回来,他便不回来了!

    林浅浅啊林浅浅,你还真的是失败!

    就这样枯坐了一夜,直到东方现出鱼肚白,外面一阵汽车驶入的声音惊醒了她。

    陆宸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了坐在沙发里浑身散发着悲伤气息的她,之后目光落到一桌子早已经失了热呼气的饭菜上。

    很想开口说点儿什么,可喉间梗塞的厉害,说不出口,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闻声,林浅浅缓缓的如同电影慢放一般扭头看向他,灯光将她的脸映的更加苍白。

    “你……”

    她只是才说出一个字,他便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上了二楼。

    林浅浅只觉得身处冰窖之中,脸上血色褪尽。

    他嫌恶她!

    她虽然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那个眼神究竟代表着什么,可是她肯定,他嫌弃她。

    这比那三年来,他看着她时眼底的憎恨还要让她难以接受。

    客房的衣柜里,他的衣裳收的整整齐齐,陆宸心口一阵闷堵。

    就不应该回来!

    看到这些,心里闷闷的,这不是纯粹找虐吗?

    可那个该死的女人,这般憔悴,为什么不去睡觉?

    一拳用力击在柜门上,他将那些挂的很整齐的西装用力一收,胡乱的塞到衣柜里。

    重新换了一件西装走下楼,林浅浅照旧还坐在沙发里。

    他垂在双腿侧的手用力收紧,面上一片冰冷的向着大门走去。

    “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林浅浅攥紧双手,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静,可依旧难掩颤抖。

    陆宸皱紧眉头,“今天是音乐厅那个案子竞标的日子,你有任何事,等我回来再说!”

    林浅浅心口涌上一股喜悦,他没有直接说什么都不要说,这就说明他还是愿意听她的解释的。

    如果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会不会……相信她?

    陆宸瞥了她一眼之后,离开。

    这一次的音乐厅装修案子的竞标依旧由市政府出面举办,采用的是二次投标,即第一次由各个参与竞标的公司呈交报价,由专业人士进行分析论证,并不是谁报价低,谁就一定竞标成功。

    今天是第二次的正式竞标,陆宸觉得陆氏可以稳拿这个案子。

    景阳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陆宸周身寒气涌动,刘强站在他的身边,不由打了个激灵。

    景阳嘴角一挑,主动跟陆宸打了个招呼。

    陆宸看都不看他一眼,便要进去,却被景阳拉住了手腕。

    他皱紧眉头,眸中阴云瞬布。

    景阳将林浅浅的包塞到他的手里,“陆宸,这个案子,你拿不到!”

    托尼找到的专业人士,一共出了五个方案,之后,他们又有针对性的,出了一个最有利,最万无一失的方案,陆氏今天除了退出竞标,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否则……

    刘强看到陆宸手中的那个包,心里打了个突儿,那不是林总的包吗?

    陆宸冷笑一声,“景阳,你可以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景阳仿佛看一个笑话一般斜挑着眉看着陆宸,“上次孙氏的那块地,我被你抢了先,这一次,我可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你就自求多福吧。”

    他说完,冲陆宸又是别有深意的一笑,走了进去。

    “陆总,您没事吧?”刘强很小声的问了一句。

    陆宸深吸了口气,脸色铁青的回了句,“没事。”

    竞标开始,陆氏和LK集团压轴。

    当LK的竞标方案出现在LED大屏幕上的时候,陆宸呼吸乍然一沉,手也用力收紧。

    怎么可能!

    刘强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会?

    LK集团的竞标方案跟陆氏的竞标方案基本一样,如果不是LK在陆氏有内应,或者是他们之前看过陆氏的竞标方案,根本就不可能会出这样的一个竞标方案。

    陆宸的手背上青筋虬结,他脑子里都是景阳刚刚说的那句话,绷着嘴角对刘强说道:“退出竞标。”

    刘强愣了下,“陆总!”

    “我叫你退出竞标!”陆宸低喝一声,之后站起,大步离开。

    景阳跟托尼低语了几句之后,紧跟着离开。

    “陆宸,失败的滋味不太好受吧?”景阳一脸的胜利者的笑容,手插在裤兜里,“我不妨告诉你,我之前的确看过陆氏的竞标初本。”

    陆宸胸口起伏不定,有些怒火中烧。

    “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事跟浅浅脱不开关系。”

    “你特么的闭嘴!”陆宸不想再听下去,一拳就要挥出去,却被景阳用力握住了手腕,“陆宸,不要以为你次次都可以凌驾于我之上,你那种不屑的眼神,让我很不爽!”

    陆宸眯了下眼睛,景阳亦也不输气势的与他对视。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火花迸射。

    刘强申请了退出竞标之后,匆匆追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些懵逼。

    景阳收了手,掸了掸身上的褶皱,不屑的上了自己的车。

    “陆总,您没事吧?”刘强很小心翼翼的问。

    “立即给我查,究竟是在哪里出的问题。”陆宸薄唇缓缓开启,说出口的话冰冷如刃。

    刘强点了下头,“我刚刚已经片面的问过,是否是在第一次初审的时候泄露出去的,对方说,不可能,而且很肯定的说,LK之前的竞标方案与今天的不一样。”

    陆宸呼吸一滞,难道景阳真的有看过音乐厅的初本?

    “先去查查看,知道音乐厅初本的都有什么人?”陆宸一边上车,一边沉着冷静的吩咐。

    来到陆氏后,当陆欣然听说陆宸要追查竞标的初本泄露的事情时,心里慌得厉害。

    刘强很快便拿了一份名单进了总裁办公室。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林浅浅。

    他眯了下眼睛,“这个案子一直是我跟进,为什么……”

    “您之前去了美国,然后林总就让安娜把这个的相关文件都拿了过去。”刘强观察着陆宸的脸色,低声说。

    陆宸靠在大班椅里,接着向下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