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去查。”陆宸将名单丢在桌子上。

    “查什么?”刘强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后背沁出一层冷汗。

    “还用我教?”陆宸皱紧眉头,阴沉的目光牢牢锁着刘强的眼睛。

    “陆总,这根本就不好查,就算查了他们的通话记录,可是万一他们跟景阳的通话是用的别的号码呢?”

    刘强真心觉得总裁特助这个差事太不好干了,还要兼职当侦探。

    陆宸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今天景阳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一个瘪,他怎么也要弄清楚,再给他回敬一个。

    没有拿到这个案子他并不怎么太生气,最让他生气的是,陆氏有内鬼,并且这个内鬼很可能是林浅浅。

    他脑子里又快速闪过林浅浅跟景阳在一起的一幕幕,感觉脑子里就好像有一架轰炸机在轮番轰炸着。

    “陆总,该不会真的是林总吧?”

    刘强想如果不是林总,那么林总的包为什么会在景阳那里呢?

    他话音刚落,陆宸一记冰冷的眼刀子向着他飞射过来。

    刘强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给我立即去查,查监控。”陆宸猛地站起,来到窗口位置,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

    林浅浅是从安娜的口中得知竞标失利的事情的,她犹豫了好久,还是来到了陆氏。

    秘书看到她的时候,都一脸的谨慎小心。

    敲了门,进去,扑面浓郁的烟草味道让她有些嫌恶的捂住了口鼻。

    陆宸闻声回头,“就这么的让你嫌恶?”

    他讥诮的声音让林浅浅的心口又是一闷,缓缓的移开手,胃里的不适让她用力咬住了唇。

    宝宝,你别抗议了好不好?

    陆宸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往下说,可是她突然捂住嘴巴冲了出去。

    这特么的……怎么了?

    陆宸脑子一阵嗡鸣,行动比大脑快的跟着冲了出去。

    林浅浅扶着盥洗台干呕不止,最后掬了一捧水。

    “到底怎么了?”

    陆宸原本想要冲进去看看她,见她停止了呕吐,便抱臂倚靠在门口挑着眉看她。

    林浅浅从镜子里看他眼,他今天被景阳夺了音乐厅的案子,心情不爽,似乎不是说孩子这件事的恰当时候。

    “没什么,上次喝酒中了病根。”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陆宸明显有些不信,可想着那是伏特加,或许真的伤了胃。

    一句话没说的回到办公室,将窗户打开。

    林浅浅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自嘲的扯了下嘴角,他连关心都懒得给她了吗?

    手摸到小腹,那笑容满满的都是苦涩。

    “有没有查到什么?”林浅浅重新开门进了办公室,让人恶心的烟草味已然消失不见,她看向开启的窗户,心里一暖。

    原来,他回来是为了开窗户。

    陆宸抬头,看到她嘴角上翘,皱了下眉,“只是需要冷静一下。”

    林浅浅笑容愈盛,口是心非!

    陆宸抿了下唇,“林浅浅,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

    林浅浅点了下头。

    “音乐厅的案子你知道?”

    林浅浅原本上扬的嘴角一点点变得僵硬,他什么意思,难道连她也怀疑?觉得是她将初本泄露给景阳的?

    看着她一点点的瞪大眼睛,陆宸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件事,与她无关!

    可这偌大的陆氏,究竟谁才是景阳安插进来的内鬼呢?

    林浅浅嘴巴翕张了两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音儿,“你在怀疑我?”

    陆宸清了清嗓子,“我怀疑这份名单上的每个人。”

    林浅浅的目光缓缓的移到名单上,并没有走过去接过。

    她凄然而自嘲的笑笑,“对,的确值得怀疑。”

    陆宸没吭声。

    “我接受任何调查。”

    清者自清,林浅浅没有做过出卖陆氏信息的事情,更加没有将这个案子的初本透露给景阳,并且,她一直以来,都很小心的收好初本,所以,最后一定会水落石出。

    陆宸挑了下眉尾,换位思考,景阳现在最想看到的一定是林浅浅被怀疑,被调查。

    所以,为了麻痹他,给他致命的一击,只能……他抬眸看着林浅浅,目光复杂。

    “既然你这般自信,那么……”

    林浅浅看向他,那双眼睛充斥着许多难辨的情绪,他还是不相信自己。

    她深吸了口气,“我自请调职到下属的商铺,任何一家都可以。”

    上回发现了商铺的很多问题,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整治一下。

    陆宸点了下头,“我这就让刘强发通告。”

    林浅浅“哦”了声,“那我就先离开了。”

    陆宸凝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她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说,还是试图跟他解释?

    现在解释这些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

    靠在椅背里,揉着额角。

    林浅浅调职去了陆氏珠宝的通告一发布,一片哗然。

    安娜打抱不平,“为什么要让林总去陆氏珠宝?”

    “这件事很复杂,一句话两句话的说不清楚。”刘强好心的劝着安娜,没有让林总直接在家里停职接受调查已经算很好的了。

    安娜一脸忿忿的看着他,“狗腿子,陆总要你发这种通告,你就发?”

    她赶忙给林浅浅打电话,可是手机一直关机,她皱紧眉头,“林总的手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关机?”

    “这个……”刘强欲言又止,“不清楚。”

    安娜冲他翻了个白眼。

    刘强去了总裁办公室,“陆总,下边的流言蜚语有点儿多。”

    陆宸冷静自若,现在闹出的动静越大,越有可能知道谁是内鬼。

    “监控查的怎么样了?”

    “还在看。”

    陆宸凝眉沉吟着,景阳有意将这件事推给林浅浅,所以,如果可以排除名单上的这些人泄露的可能,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谁偷溜进了林浅浅的办公室。

    景阳听说林浅浅已经被调职去了陆氏珠宝,心里异常的开心。

    一切都在照着他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经历了这么多,陆宸跟浅浅一定会彻底决裂,到时候,他就可以彻底的从陆宸的身边将浅浅带走。

    电话响起,他接起。

    “Mr.景,恭喜你啊,没有让我失望。”沈怡的声音缓缓传入耳中,景阳有些嫌恶的皱了下眉,“我何时让沈总失望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