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一开始抱着不忤逆他的心理,以为这样就能尽快摆脱他,可是他却变本加厉。

    她心里异常愤怒,觉得他根本就是在借着这件事来消遣她,羞辱折磨她。

    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夺门而出。

    陆宸猝不及防,竟是一下子跌在浴缸里。

    他满身湿透,追了出去,留下一地水渍。

    林浅浅回到主卧,关上门,并且上了锁,后背贴着门,一点点的滑下,用力抱住自己,似乎这样就可以驱散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寒意。

    “砰砰砰——”

    房门被陆宸砸的异常的响,每一下都让她的心沉下一分。

    “林浅浅,你以为你锁上门,我就进不去了是不是?”陆宸愤怒的冲她吼。

    林浅浅长吁了口气,开了房间的窗户,将头探在外面。

    陆宸气怒不已,使劲儿撞着门,当他终于撞开了,看到她大半个身子都探在外面,心口骤然一闷,大步冲了进来。

    他抱着她,紧紧的拥在怀中。

    林浅浅懵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被他的湿衣裳浸湿。

    “以为我想寻短见?”许久后,林浅浅戏谑的回眸看着他。

    陆宸神色僵硬了些许,放开她,言不由衷的说道:“我不过是怕……”

    “怕什么?”她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怕你摔下去,如果出了人命,晦气。”他抓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再度将她拖入客房的卫浴间。

    “我告诉你林浅浅,你如果听话,时间久一点儿,我或许会消气,可如果你继续这个样子,跟我别扭,跟我玩个性,你给我等着!”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帮他涂抹着沐浴露。

    被她一双柔滑的手抚过,陆宸心里涌上一股躁意,脑子里旖旎的画面不断闪过,一股热流快速向着某一处涌去,他心里低咒一句。

    林浅浅的手慢慢的向下,突然摸到了……脸上登时一阵烧烫,如同被电到一般快速将手移开。

    陆宸呼吸沉了沉,脑子里两个想法矛盾的叫嚣着,要她,不要她?

    林浅浅清楚的看到他眼底闪烁着的越来越盛的情|欲,心口发紧,大夫说过,现在孩子弱,绝对要小心。

    快速站起,准备离开,却被陆宸再度抓住。

    他霍然站起,身上还沾着没有冲干净的沐浴露。

    “下边的饭菜还没有收拾。”她仓皇无措之下,竟是找了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

    陆宸看着她,眯了下眼睛。

    “你在逃避什么?”

    林浅浅止不住哆嗦了一下,“我没有逃避什么,只是害怕会脏了你。”

    “林浅浅!”

    愤怒的吼声在耳畔响起,震耳欲聋。

    林浅浅甩了甩头,陆宸继续命令,“趴过去!”

    只要不看着她那张脸就绝对不会想起景阳,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纾解一下体内的躁意。

    林浅浅就好像被揭开了伤疤,两次,他从后边,以一种让她异常羞耻的姿势要她,她得了选择性失语症,心伤无比。

    她以为,他总会有所改变,就算不相信她,不想听她的解释,也绝对不会再一次的用这种姿势!

    可是她明显想错了。

    “陆宸,你真的要这样对待我吗?”

    她眼圈通红,泪水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滚出来,可是她却倔强的瞪大眼睛,忍着,只是身体在颤抖,声音也哽咽的厉害。

    那颗心,更是千疮百孔,不停的滴着血。

    “林浅浅,你一个脏了的女人,被我上应该感到荣幸,起码,就算你脏了,我也还是上了你,不是吗?”他捏着她的下巴,说着无情的话,瞬间将林浅浅冻成了冰碴。

    许久后,她凄然的笑了笑。

    “陆宸,你有选择不相信我的权利,同样我也有拒绝的权利,我刚刚说离婚,你不同意,但是这样子,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意思?”

    倒不如,离了婚,或许再见了面不会觉得尴尬。

    如果两个人再继续这样凑在一起,只能彼此都伤痕累累。

    身体上的伤可以愈合,可是心灵上的伤要如何愈合?

    陆宸看着她,“林浅浅,要是再让我听到‘离婚’这两个字,你给我等着。滚!”

    林浅浅如释重负,快速离开。

    陆宸烦躁无比,站在花洒下,兜头的凉水浇下,熄灭了他体内的怒火。

    林浅浅原本想要看看那些珠宝资料,可是真的太累了,便一头倒在床上睡了。

    迷糊之中,身边一沉,一条手臂伸入她的脖颈下,将她圈入怀中。

    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向着那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中偎了偎。

    借着月色,陆宸低眉看着怀中的女人。

    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不想说那些狠话,可是根本就管不住嘴巴!

    说了,不但伤了她,也让他追悔莫及。

    烦躁的吐了口气。

    温热的气息拂在林浅浅的脸上,她努了努嘴,嘀咕了两声。

    看着她那张诱人的小嘴,陆宸轻轻的碰了一下。

    第二天醒来,林浅浅很是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段日子以来,从未有过的好眠!

    思及昨晚的梦,她摸了下身边的位置,没有一点儿热呼气。

    自嘲的一笑,林浅浅,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把话说的那么狠了,怎么可能还会跑到你的床上,跟你相拥而眠?

    只是,那梦好真实,真实到她以为真切的发生过。

    开着车去了陆氏珠宝,因为堵车,差一分钟险险迟到。

    几个陆氏珠宝的员工听说了她泄露公司机密的事情,再加上之前怨恨她,不阴不阳的说着风凉话。

    “之前站着说话不腰疼,轮到自己,也还不是险些迟到?”

    “就是!”

    ……

    对这些,林浅浅充耳不闻,她来这里只是暂时的,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

    店长走过来,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都在这儿站着干什么?”

    那些人不耐的轻哼一声,快速回到各自的位置。

    店长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

    林浅浅没吭声,“我是不是也要站柜台?”

    “不用,您就待后边就好。”

    店长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数声不服气的轻嗤声。

    林浅浅冲店长弯了弯唇,“给我安排个位置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