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目光深深的看着她,许久,当“我爱你”这三个字即将要溢出口的时候,他浑然清醒。

    此时,他给了林浅浅希望,那么她还会听从自己的安排离开吗?

    不可以!

    绝对不能再让她置身这危险的泥淖之中。

    深吸了口气,他目光一点点的冷下来,“林浅浅,你未免也太贪心了。”

    嗯?

    林浅浅怔忪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陆宸轻嗤一声,“我只是无法抗拒你的身体,而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可以无爱也有性。”

    林浅浅猛地握住了他的手,“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此刻的她,眼眸瞪的很大,眼底有愤怒在萦绕,越来越浓。

    陆宸暗暗想,或许他接着刺激她,羞辱她,那么她就会一气之下远离自己了吧?

    当他再一次将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的时候,“啪啪啪”三声,让他惊怔的瞪大了眼睛。

    林浅浅满脸怒容,“陆宸,我告诉你,我林浅浅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刚刚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明白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

    我林浅浅这一辈子遇上了陆宸,注定了要犯贱一辈子!

    你可以瞧不起我,说我贱,羞辱我,可是你无法阻止我爱你的一颗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可能对你置之不理!”

    她说完,愤怒的转身离开。

    陆宸目送她的背影,久久都没有回过神,只她的字字句句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响着。

    林浅浅怒气冲冲的走出总裁办公室,之后去了楼下助理办公室。

    安娜称刚刚已经按着她的吩咐都安排妥当。

    林浅浅点了下头,抱臂勾了下嘴角,这一出引君入瓮的大戏可要好好唱下来。

    陆欣然回到陆氏的时候,已然恢复了平静,可是,她想到林浅浅的话,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打鼓。

    悄然来到林浅浅办公室所在楼层,正好看到一个安保部的工人扛着梯子还拿着工具走出林浅浅的办公室。

    她心里咯噔一下,“你来这里干什么?”

    “例行检查而已。”

    “例行检查……什么?”

    “探头啊!”工人说完,就要离开,陆欣然急忙挡住他,“这个办公室的探头终端在什么地方?”

    “当然在安保部啊!不过是在部长办公室。”工人看她眼,径直离开,只剩下陆欣然一个人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

    她咬着唇,难道林浅浅的办公室里真的有探头?

    如果被录下来的话,怎么办?

    林浅浅会不会真的将这件事告诉阿宸?

    外面的监控倒是好解释,就说自己去找林浅浅,反正那段时间自己跟她走的很近,就算阿宸不好糊弄,也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事情就是她干的。

    可,林浅浅办公室里的探头……

    一时间,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闪过许多个念头。

    深呼吸,她靠着墙仔细的想着应对的办法,最后眼睛一亮。

    苦苦熬到下班时间,陆欣然感觉度日如年。

    “陆小姐,您还不离开吗?”一个员工讨好的问。

    “我之前耽误了一些工作,一会儿就离开。”陆欣然干巴巴的挤出一丝笑。

    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陆欣然深吸了口气,快速去了安保室。

    她知道这个时间,安保室一般没有多少人,只要能够支开这些人,那么她就能溜进部长办公室将监控视频都删除掉。

    可究竟应该用怎样的办法支开工人着实是难到了她,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时候,安保室的大门打开。

    一个值班工人一脸探寻的看着她,“陆小姐,您有事?”

    “是这样的,刚刚陆总离开前,让你们安保部再例行检查一下电梯。”陆欣然情急之下,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工人皱眉,“今天并不是例行检查电梯的日子啊。”

    陆欣然一脸不耐,“你们爱信不信!”

    陆续又有几个工人听到声音走了过来,几人商量了一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于是,几人将门带上,拿着工具离开了安保室。

    陆欣然高兴异常,恨不能可以为自己点赞欢呼,她能找到这样好的理由,哪个还敢说她没脑子?

    贴着门听了听,确认里边没有人了,她推门进去。

    离开后勤部之前,她偷偷拿了部长办公室的钥匙,快速的开了房门进去,正准备删掉全部视频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

    她脸色乍然一变,看着正满脸深深笑意的林浅浅。

    “你……”嘴唇哆嗦着,竟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林浅浅嘴角半勾,“大姐,你下班后偷偷跑到安保部部长的办公室,想要干什么?”

    陆欣然抿了下唇,“我……”

    “大姐,你想要删掉视频未免想的太天真了!”林浅浅眼眸一利。

    陆欣然皱紧眉头,“你……”

    难道林浅浅已经先她一步将视频都调走了?

    “林浅浅,你故意的!”陆欣然全身抖如筛糠,眼底的怒火越烧越旺。

    “你既然知道是我偷溜进你的办公室盗走了音乐厅案子的初本,你为什么不告诉阿宸,别说什么你念着一起住过这么多年的情分!假惺惺。”

    “大姐,你偷溜进我的办公室偷走音乐厅案子的初本是为了景阳吧?”林浅浅抱臂看着她,并没有被陆欣然的歇斯底里吓到。

    陆欣然咬牙,“这个不用你管!”

    “大姐,我奉劝你一句,景阳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当心将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

    “林浅浅,我不准你这么说景阳!”

    “你最好主动去向董事会坦白一切,否则的话,我真的不会再念着什么情分!”

    “林浅浅,你一个被奶奶从孤儿院带回来的野种,鸠占鹊巢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权利来指教我!”

    林浅浅的手一紧,眼底一抹冷色越来越浓,陆欣然竟是不由哆嗦了几下。

    “大姐,有句话我不说,不代表我傻,到底谁鸠占鹊巢,我不想说的那么明白,但是有一样,三天内,你最好坦白!”说完,林浅浅径直转身离开,离开前手往衣兜里摸了一下。

    听说她设了局要引自己的大姐入瓮,陆宸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毕竟林浅浅现在是个孕妇,若是真的伤害到孩子,他会后悔死,便跟了下来。

    刚刚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他隐隐觉得林浅浅似乎隐瞒了他一些事情。

    鸠占鹊巢……

    他在心底一遍遍的回味着林浅浅刚刚的话,竟是有些想不通究竟这句话代表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