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掬了一捧水之后,走出卫生间。

    “先喝杯牛奶。”陆宸帮她热了牛奶。

    林浅浅想了好久,踟蹰着开口,“陆宸,我反复想了好久,还是决定要告诉你。”

    陆宸皱眉,感觉她似乎要告诉他那件很重要的等着她做决定的事情。

    “你说。”

    他蹲在她的脚边,手握住她的手,看似是在给她勇气,可是唯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更加需要她给他的安抚和勇气。

    “我之前喝了大半瓶的伏特加,虽然表哥将我及时送到了医院,可是大夫说孩子可能会受到影响,建议流掉。”林浅浅说着这些的时候,手心里满是汗水,身体也在颤抖。

    陆宸脊背一紧,脑子里接连炸开数道雷。

    伏特加……

    那是他逼着她喝下去的!

    他抬手按着心口,感觉如果不牢牢的按着心口,这颗心随时会崩碎掉。

    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林浅浅咬着唇,并没有催促他现在就告诉她决定。

    “流掉吧。”许久之后,陆宸声音平静的说道。

    林浅浅愣怔不已,“你说……流掉?”

    陆宸点了下头。

    这段时间,她反复想过很多种可能,他这么的喜欢孩子,每次做之前都问这一次会不会怀上,为什么听到了这件事之后,会如此平静的告诉她……流掉!

    心口一阵窒闷,她木然的轻“哦”了声。

    陆宸抿着嘴角,好多话都想要告诉她,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你想吃点儿什么?”

    “没什么想吃的。”林浅浅将牛奶喝光之后,去了二楼。

    陆宸长长的叹了口气,别怪他,既然这个孩子这么折腾她,且还有不健康的可能,那长痛不如短痛,流掉对她是最好的。

    她狠不下心,那他帮她做这个决定。

    陆宸开了主卧的门,看到她已经躺下,他握着门把手的手紧了紧,“什么时候去医院,告诉我一声。”

    林浅浅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好。”

    又是一阵长久的静默,只有彼此粗重的呼吸声。

    陆宸去了客房,给裴若离打了通电话。

    有湿热的液体滴落在膝盖上,在裤子上晕染开,越来越多。

    裴若离感觉心口似乎堵着什么东西。

    作为陆宸的兄弟,他自然知道这个孩子对于陆宸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不过,他赞成他的决定,与其孩子生下来会有问题,倒不如现在流掉,再好好怀一个。

    “阿宸,这一切你也不能都怪在景阳的头上,你也有责任。”裴若离依旧沉着而冷静。

    陆宸深吸了口气,“对,如果我可以在问题发生的时候保持冷静的话,一切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但,我至今想不通,景阳究竟是怎么……”

    他犹豫了一下,照片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

    两人聊着聊着,陆宸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黑夜中,林浅浅感觉身边一沉,紧跟着一双手臂将她拥入怀中。

    她一直保持放松的状态,呼吸也尽量平稳,所以陆宸并没有察觉到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他的手紧紧的贴在她的小腹上,一遍遍的轻轻摩挲着。

    林浅浅咬紧牙关,他明明是这般爱着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让她流掉?

    第二天上午,陆母收到了一份快递,她以为又会是什么关于林浅浅泄露音乐厅案子的事情,可是当她看到了里边的东西时,肺都要气炸了。

    陆欣然昨晚担惊受怕了一晚上,顶着两个黑眼圈请了假,下了楼。

    看到陆母僵坐在沙发里,一张脸铁青一片,皱眉,“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陆母抱臂,“立即给我打电话。”

    陆欣然眉头皱的更深,“妈,给谁啊?”

    “阿宸,还有林浅浅!”陆母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句话后,抚着胸口不停的倒腾着气儿。

    陆欣然狐疑的又看了她一会儿,给陆宸打了电话。

    陆宸闻言,没好气的说道:“你告诉妈,没有时间。”

    就要挂断电话,陆母一把抢过话筒,“阿宸,林浅浅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还当成了宝,你头上都多了一顶绿帽子了,你还不赶快给我回来!”

    陆宸周身气息登时变了数变,“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陆欣然狐疑的皱眉,想着之前林浅浅明明好像怀孕了,却愣说自己没有,又听闻水性杨花这四个字,首先想到的就是林浅浅怀的不是陆宸的孩子!

    哈,这还真的是因果轮回,昨天她林浅浅设计算计她,今天就被人给摆了一道。

    她幸灾乐祸的伸手去拿起茶几上放着的照片,眼睛一瞠,这是……景阳!

    林浅浅竟然跟景阳睡在一起!

    “妈,这怎么回事?”陆欣然气炸了,就要去撕了照片,被陆母一把给夺了过来,“你是不是傻?这么重要的证据,你怎么能够给撕了?”

    电话还处在通话中,陆宸眉头皱紧,重要的证据,撕了……难道是照片?

    心里咯噔了一下,景阳这是出了第二招,非要将他跟林浅浅拆开才满意是不是?!

    没好气的挂断电话,给林浅浅打了过去。

    “一会儿无论是妈还是大姐,谁给你打电话都不要接。”他沉声说完,都没有给林浅浅时间去回应,便匆匆挂了电话。

    林浅浅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屏幕完全暗了下来。

    刚刚陆宸那急迫且压抑着怒火的语气让她心中异常不安,她凝眉想了想,跟店长请了假,开车直奔陆家老宅。

    陆宸下车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林浅浅那辆红色保时捷。

    他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大步向着她的车走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快速停了车,开了车门。

    “你来这里干什么?”陆宸开了车门,将她塞进去,“立即回去。”

    林浅浅一脸费解,摇下玻璃,“你到底怎么了?”

    “别管那么多,让你……”

    “既然来了,为什么还不回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走出来的陆母沉冷的话给打断。

    陆宸烦躁的吐了口气,看了眼陆母,“妈,你到底什么意思?”

    陆母宛若刀子一般的目光缓缓的移到车上的林浅浅的脸上,“进门说,陆家丢不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