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板亲自服务,朱丽叶这顿饭吃的有些局促,林浅浅看向老板,“你先下去吧。”

    朱丽叶也让两个小弟退离的远一些,这才终于如同解脱一般长吁了口气。

    “你对孟飞珩真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林浅浅一眨不眨的盯着朱丽叶的眼睛。

    朱丽叶险些被噎着,她喝了口汤,“你觉得我会对这种男人有意思?我可不是你!”

    林浅浅抿唇笑笑,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她问出了困扰自己多日的问题。

    朱丽叶重重叹息一声,“如果是我的话,毫不犹豫的去流掉孩子。”

    这个回答明显出乎林浅浅的意料,她颦眉,“为什么?”

    “陆宸对你忽冷忽热的,而且还是一个没脑子的白痴,你给这样的男人生儿育女,万一有一天,他突然又发神经,你觉得对孩子对你,有好处吗?”朱丽叶提及陆宸,便是怎么都压不住火气。

    林浅浅怔忪了一会儿,“算了,不聊这些了。”

    “我去下卫生间。”朱丽叶穿着这身衣裳,怎么都觉得身上不舒服。

    “要不要陪着你?”

    “不用。”

    她刚刚站起来,那两个小弟便准备跟上,朱丽叶皱眉,一脸的凶狠,“你们别跟过来,否则告你们一个耍流氓。”

    两个小弟彼此对视一眼,又站的笔直。

    朱丽叶去了卫生间,林浅浅看着窗外的风景。

    叶子说如果是她,她会毫不犹豫的流掉孩子,可是她不知道陆宸的心思,而她知道。

    如果冒险一次的话……

    真的是对孩子的不公平吗?

    她想着,下午要跟大夫再好好约一下,假如执意生下孩子的话,究竟会对孩子的以后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迟迟没有等到朱丽叶回来,林浅浅不禁觉得疑惑,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十多分钟了。

    心里突跳了一下,她去了卫生间。

    喊了两声,没有听到应声,心中的不安被瞬间放大到了极致。

    两个小弟明显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他们跟了上来,却是因为女卫生间,而无法进去。

    林浅浅一间间隔间推开看,都没有朱丽叶,意识到事情不妙。

    如果朱丽叶今天约自己来,是为了让她打掩护好成功逃离孟飞珩的话,也一定会跟自己说一声,断然不会这么不吭一声的就利用自己。

    快速拿出手机调出朱丽叶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迟迟无人接听,林浅浅有些紧张的攥着手机走来走去。

    “陆太太,嫂子她究竟怎么了?”一个小弟问。

    林浅浅没应声,不停拨打朱丽叶的电话。

    这一次,只响了一声便直接关机。

    “叶子出事了!”林浅浅脸色铁青一片,冲出卫生间,“你们快些去调监控。”

    两个小弟面色骤然一变,其中一个赶忙给孟飞珩打电话,听闻朱丽叶不见了,孟飞珩低咒了一句,“这个不消停的女人,就特么的是一只白眼狼!”

    开着车,一路狂奔,冲进港式餐厅的时候,对上林浅浅一脸的沉色,他皱了下眉。

    感受到那种低沉的气息,他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吞吐着问:“不是朱丽叶那个女人自己偷偷的逃跑吧?”

    林浅浅狠狠瞪了他一眼,原本就已经沉冷的脸色此刻更加阴沉。

    “孟飞珩,叶子就算是要逃跑,也绝对不可能利用我这个好姐妹!”

    孟飞珩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抿了下唇,看向两个小弟,“有发现什么吗?”

    “这个……因为是在卫生间,所以监控里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一个小弟低垂着头,吞吐着。

    孟飞珩一脸的怒意,重重的一拳擂在桌子上。

    上次白灵也是在卫生间里被人掳走,难道朱丽叶也是被景阳给掳走的?

    可目的呢?

    一时间,孟飞珩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感觉空气有些窒闷,他扯松了领口。

    林浅浅虽然此刻也很乱,可是她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卫生间的监控如果没有什么发现的话,其他地方的呢?”

    闻言,众人赶忙行动起来。

    林浅浅又看向餐厅老板,在她们吃饭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出现。

    老板蹙眉想了想,“因为是孟先生包场,所以,今天并没有什么人,不过后厨刚刚倒是来了个推销自己蔬菜的。”

    林浅浅眼睛一亮,“后厨有监控吧?”

    一般的餐厅里,为了杜绝厨师偷偷夹带食材,通常都会安装监控,陆氏的酒楼就是这般。

    “的确有,我这就调取监控。”

    孟飞珩看着监控上的那个人,眯了下眼睛,竟然是阿坎!

    这件事竟然跟白灵有关!

    那这么说,之前白灵在咖啡厅洗手间被人掳走,根本就是她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林浅浅观察着他的神色,“你认识这个人?”

    孟飞珩抿着唇“嗯”了声,“我这就让人送你回去,朱丽叶的事情交给我!”

    林浅浅也知道此时自己留下只能给他添乱,“我自己可以回去,你放心好了。”

    孟飞珩又接连打了几通电话,之后便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阿坎带着昏迷不醒的朱丽叶回到了自己租住在郊区的仓库,他盯着朱丽叶,想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就能让陆宸爱上。

    虽然说眉眼精致,不过也谈不上长相多么惊艳,还不如那个跟她一起来的女人。

    想到那个女人,他皱了下眉。

    很快白灵的手机便响起了提示音,自从接完了景阳的电话,她一直心绪不宁,总担心阿坎会在今天动手。

    听到声音,赶忙拿起手机看了看,登时脸色一变。

    “你发过来的照片是怎么回事?”白灵语气急促。

    “你不是让我帮你吗?”阿坎挑了下眉。

    “可是你抓错了人!”

    白灵这话刚落,阿坎猛地想到了什么,“你是说那个跟她在一起,穿着珠宝销售员工装的那个才是林浅浅?”

    “对!”白灵虽然心里气怒,可是心里却长吁了口气,幸好掳错了,否则的话,景阳怪罪下来,她铁定吃不了兜着走。

    “那这人是谁?”阿坎觉得跟林浅浅如此亲密的人,一定是林浅浅非常重要的朋友,一条毒计慢慢在脑海中浮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