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人是林浅浅的闺蜜,你立马把人送回去。”白灵皱着眉,语气不耐,“最近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你我都会死的很惨!”

    阿坎挑了下眉尾,“这件事不用你管了。”

    “你……”

    白灵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通话便被掐断了,她将手机摔在沙发上,气的狠狠吐了口气。

    阿坎盯着朱丽叶看了又看,刚刚这个女的看到了他的脸,如果现在放她离开,他照样落不得什么好。

    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手指挑开她的领口纽扣。

    朱丽叶只觉得后脑疼的厉害,她皱眉“嘶”了一声,幽幽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上阿坎一双色眯眯的眼睛。

    霍然坐起,厉声呵斥:“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坎狞笑一声,“你没必要知道!”

    朱丽叶看着自己领口大敞开的衣裳,心中羞愤无比,抬手准备给阿坎一拳,却被阿坎抓着手腕用力一拧。

    “啊!”朱丽叶感觉手腕好像断了,疼的她倒抽了口凉气。

    阿坎毫不怜惜的将朱丽叶推搡开,她跌在地上,感觉特别无助。

    “我告诉你,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是林浅浅的闺蜜!你活该。”

    “你们这些人都会得报应!”

    朱丽叶已经大概猜到是谁想要抓林浅浅,但是却误抓了她,此刻,她不怨林浅浅,只恨这些人太缺德。

    阿坎狞笑着向她靠近,朱丽叶慢慢向后挪着。

    “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朱丽叶一边挪动着,一边快速梭巡着,希望可以找到能够阻挡他靠近的东西。

    但是,没有。

    阿坎看出了她的意图,一巴掌狠狠甩在她的脸上,“贱人!”

    朱丽叶嘴里涌上一股腥甜,嘴角也痛的厉害,她视线落在自己的高跟鞋上,猛地抓起,尖细的鞋跟就要砸在阿坎的头上时,阿坎动作敏捷的避开,同时抓着朱丽叶另一只手腕,用力一折。

    这一下,他几乎用了全力,“咔嚓”声之后,朱丽叶的手根本就动不了。

    她忍着痛,依旧气势不减的怒视着他。

    阿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抵死反抗的女人,心中升起一个变|态的恶念,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扇在朱丽叶的脸上,很快那张清丽的小脸上便青肿一片,还有血顺着嘴角滴落。

    对于这些,朱丽叶都能忍受,只要能够保住清白。

    可是,阿坎明显就是一个变|态。

    衣服被撕的“嘶拉”声让朱丽叶眼底终于升起了恐惧,阿坎心情异常雀跃,他用力掐着朱丽叶的下巴,“小贱人,你终于害怕了是不是?”

    朱丽叶怒瞪着他,冲着他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你会遭报应的!”

    阿坎皱眉,“你还嘴硬!”

    这一下,他被彻底激怒,一脚跟着一脚的踢着朱丽叶。

    看着她在地上痛的打滚,他笑的异常愉悦。

    “你帮着白灵那个贱人做恶,你不会有好下场!”朱丽叶觉得此刻度日如年,气息越来越微弱,视线也有些涣散。

    闭上眼睛之前,她最先想到的竟然是孟飞珩那一脸的坏笑。

    朱丽叶扯了扯嘴角,难道真的像浅浅说的,其实,她心底是对孟飞珩有好感的?

    孟飞珩现在异常焦躁,如同一只压抑着愤怒的老虎,车速飞快的向着郊外的仓库驶去,从来没有觉得这条路这般长,红灯这般多!

    “阿飞,你别太担心,如果真的像我们猜测的那样,只是抓错了的话,很有可能不会伤害朱丽叶。”裴若离感觉车速快的已经可以赶上云霄飞车了。

    “闭嘴!”孟飞珩眉心深锁,脸若寒冰,“抓的不是你女人!”

    裴若离抿着嘴角,正好林浅浅给他打来电话,问及朱丽叶的事情,他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毕竟今天幸好抓错了,否则林浅浅这个孕妇肯定承受不了阿坎的凶残!

    数辆警车也向着郊外的仓库飞驰而去,却不及孟飞珩的车速。

    当他一脚踹开仓库大门的时候,只见朱丽叶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阿坎没有想到人会这么快找到这里,也不顾去拿自己的东西,从后门快速冲了出去。

    裴若离上前,五指成爪,用力扣在阿坎的肩上,阿坎毕竟混在道上十几年,也不弱。

    两人过了几招,阿坎一个虚晃,竟然越过裴若离冲了出去。

    裴若离面色一骇,快速冲了出去,这仓库之后便是深山,一旦人跑了进去,根本就不容易搜到。

    孟飞珩的几个小弟外加警察也赶来,裴若离领着人进了山。

    “小叶叶!”孟飞珩摇着朱丽叶,看着她脸上身上青青紫紫的,嘶嚎一声,抱起她冲出仓库。

    一路疾驰去了最近的医院,大夫检查,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两只手腕一只折断,一只严重扭伤,会不会有后遗症,还不好说。

    孟飞珩从来没有这般愤怒,感觉心口好像烧着一团火,他眼睛猩红一片,发誓一定要将阿坎还有白灵以及景阳碎尸万段。

    林浅浅接到通知后,匆忙赶来医院,“叶子到底怎么样?”看到孟飞珩眼底一片血色,她心里一骇,“是不是很……严重?”

    此刻,她心里异常抱歉,如果她没有跟朱丽叶在一起的话,朱丽叶就不会受到连累。

    孟飞珩脸色铁青的看了眼林浅浅,“小叶叶麻烦你在这里守着!”

    紧随而至的陆宸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冷静一点儿。”

    “冷静?!”孟飞珩一直压抑的愤怒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口子,他猛地甩开了陆宸的手,“抓的不是你女人,你自然可以让我冷静,如果今天抓走的是林浅浅,你还会冷静吗?”

    闻言,林浅浅脸色骤然惨白一片,脊背贴在墙上,心口窒闷无比。

    陆宸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狠狠瞪着孟飞珩,“阿飞!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是你还是要冷静!”

    “老子冷静不了!”

    孟飞珩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如此动心,朱丽叶是第一个。

    冲进仓库的那一刹,看着她那般凄惨狼狈,他就恨不能可以亲手宰了阿坎,如果知道阿坎会伤害朱丽叶,他绝对不会听陆宸跟裴若离的什么鬼放长线钓大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